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十二集 太平洋岛国 Western Pacific 西太平洋(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0
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十二集 太平洋岛国 Western Pacific 西太平洋(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部的某个小岛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托雷斯海峡将澳大利亚最北端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分隔开来,六万五千平方公里的海域中暗流涌动,沙洲影绰,珊瑚礁林立,这里危机四伏。

这里是托雷斯海峡,将澳大利亚最北端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分隔开来,六万五千平方公里的海域中暗流涌动,沙洲影绰,珊瑚礁林立,这里危机四伏,虎鲨槌头双髻鲨,牛鲨在海中称王称霸,更别提黄貂鱼,海鳗以及致命的水母也藏身其中,很是刺激吧。这里有上百座岛屿,大多数都荒无人烟,我将前往其中的一座无人岛。

从远处看这的景色棒极了,但请不要被表面假象蒙蔽,人们往往把荒岛想象成人间天堂,但事实上这里往往是终极地狱。古往今来诸多的船只失事早已证明此类的岛屿神秘面纱之下隐藏着无尽杀机,我将向您展示千古智者如何脱离险境。

我的首个任务是上岸,苍茫大海无处着陆,我必须跳入水中,现在15米近岸处,暗礁太多,水位太浅,所以我将跳进外围深蓝色的水域。好的,贝尔出发。

看来我得从海浪里游出去了,我想尽快离开这危险的深海域,但这意味着我将必须破浪前行,我和尖锐的珊瑚礁相隔仅仅几英尺,若不幸被划伤情况将十分凶险,因为水中的血腥味能把鲨鱼引来,但很快我突破重重困难进入浅滩。

我一直在担心鲨鱼应该很喜欢这样的海域,它们能够将鱼群赶到此处围猎进食,你需要非常的警惕,眼观六路。这种近岸沙洲或暗礁区域是鲨鱼袭击事件的高发地带,鲨鱼可在此捕食,却偶因退潮再次搁浅,但是它们并不是这里唯一的危险因素。看,一只僧帽水母,它们和葡萄牙军舰水母属同一种属,都能够置人于死地,它们能够在几个小时内要了你的命,你一定不想被这家伙刺到吧,你一定得小心那蓝色的触须,我们赶快上岸去。

自人类航海事业发展以来,海难幸存的船员经常就这样被冲上岸,筋疲力尽但气息尚存,能够上岸感觉真好,尤其是在突破重重阻碍穿过布满危险生物的水域后成功登陆更让人开心,就在我刚才上岸的那片海滩里有条鲨鱼,他在浅滩里寻觅下一顿美餐,很可能轻而易举的咬掉我的一大块肉,真是死里逃生。

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得做,人们常常会犯这样的错误,大家总会等待很久之后才采取求生行动,最好的求生时间就是当你感觉自己还身强力壮思维清晰的时候。

对于荒岛求生者而言必先找到栖身之处寻求救援,寻找水源和实物,但首先要适应环境明确逃生方案要做到这一点我建议你找到全岛的制高点鸟瞰全岛。

快看这有个垂直的狭窄裂缝直通向山顶,爬它就像爬烟囱一样,山脚到山顶约30米,想要攀登上去极具挑战性,从这里看这实在太陡了,山体陡峭容易松动,久经海风侵蚀攀登这样的山壁最好分成几个步骤,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用手抓住岩壁不容易而且还得小心脚下的突发状况。事实证明攀爬时很难找到手能抓稳的地方,我得最大限度的伸展身体才能一步一步向上爬,我完成了第一步。好的,我们再爬高点终极的挑战来了,这根"烟囱"的顶端艰巨任务从此刻正是展开,这个极陡峭的崖壁直通峰顶最关键的时刻到了,那上面还有个支点我应该能登上去的,攀登松动的石壁尤其需要倍加小心,同时也最考验登山技巧唯一的,可行的攀爬方式就是这样用力向上,只要用力拉一下这里整个石壁就会垮塌,借助手推岩壁的反作用力我顺着石壁爬上山顶,就像河道变窄一样我别无选择。这实在太窄了,我得往外边来一点儿绕过这个烟囱,我要试着转身,这样就能到烟囱这边来,好了,开始吧,一,二,三。这是攀爬最危险的部分在我身下有30米的死亡垂直高度,爬过这个小裂口上去,再上去,然后就成功了,一,二,三!好了,登顶了,攀爬很艰苦,但是我上来了,好了,搞定,找个安全的地方。

手和胳膊都要碎掉了,如果之前对岩石还怀有疑问看看这里,毋庸置疑这是火山形成的,那是巨大的火山口边沿,但是瞧,还有个更高点,再往上走一点儿,我想登上这座古老火山的最高点以便弄清这小岛之中有何玄机,但是这里的地形实在令人难以琢磨,又是一个大峭壁,瞧,想到达那个高点不是件容易事。

几百万年来承受了无尽的风吹日晒,火山岩被腐蚀成了这种异常陡峭的尖顶塔形峭壁,肯定有30米高,知道吗?能不能跳过去在此一搏,准备,注意着陆,好家伙,来吧,多亏找准了地方,跟上,伙计们,继续前进。

我到达了顶峰本以为这是孤岛现在发现它并不"孤独",看起来我所在的这座更难征服,我想曾经这些同是一个岛,但是你瞧,现在被这条海峡分开了,没错,但是那个岛大多了,上边肯定有更多资源在那边,生存下去的几率更大,但是有一个问题,看到下边那有条鲨鱼了吧,想要穿过这个海峡那可是个挑战,但是我想值得一搏,好了,来吧,我们下去那里。

在下一个挑战中我将进入开放水域,身边鲨鱼环绕,有两条,别动,不要紧张,不用担心了,走就行,来吧!

我身处巴布亚新几内亚附近托雷斯海峡中一个荒无人烟的小岛上,这里生命罕至,食物和水补给也不充足,对岸那座大岛上蕴藏着更多的资源但是到达那里意味着必须穿过这条布满鲨鱼的海峡,要到对面的岛上去这片沙地能帮到我的忙,现在的情况是像这样的鲨鱼水里到处都是,我看到了一大群,我对此必须格外警惕,这条海峡是鲨鱼掠食的"风水宝地",所以它们在这里横行,横渡海峡之前我必须做好准备工作。

好吧,下水前咱们先找些棍子,来,来吧,一根浮杆能给我提供些保护,这个东西也能帮我们测到现行的风向,开始吧,横渡这条182米宽的海峡绝非易事。潮水要转向了,我可不想被困在飞速上涨的激流当中,现在你们要好好跟紧,我很好,一鼓作气渡过去好吧?你们还得帮我盯着点呢,有些鲨鱼攻击事件发生在仅0.6米深的近岸处。2006年从这往南不远的地方,一个女人在离海岸14米远处被三只鲨鱼攻击致死,那里的水不过齐腰深。那是什么?铲子似的东西从我的腿边游了过去,得加速了,动起来。

鲨鱼能够锁定所有生物的电磁场,我在水里呆得越久就越有可能被它们发现,过了一半了,跟上,跟紧我,我们会成功的。还有不到90米就安全了,但是突然海水中杀出一个程咬金,瞧,那只鲨鱼就在那里,站住别动,不要动,若是惊慌失措抱头鼠窜在鲨鱼看来这意味着你不堪一击,可以做它们美味的盘中餐,站住,不要动,等它们游过去才是上策,但是我被包围了,处境很危险。有两条,站住,不要动,不要紧张,好吧,它直朝着这边过来了,站住就行,站住,不要动,这个2.4米长的巨兽直向我冲来,来不及慌张,但在最后时刻它调头了,我渡峡的机会来了,跟上,不用管它了,走就行,来吧,紧跟着我。比我想象得更难更漫长,但是我们没有葬身鲨鱼腹还算是好的,精彩绝伦,肾上腺素飙升,很好,干得不错,我们出发吧。

生存的关键在于仔细考量权衡利弊,所以如果这座岛有更多的资源,那么这次横渡还是很值得的。

看,椰子。

对一个求生者来说发现这些简直就是天赐良机,这些就是我想要的,绿色没熟的橙子大小的椰子,关键在于怎么把它弄到手。没熟的椰子水分最多,不过首先你得想办法把它们摘下来,基本来说你要利用反作用力,你要用脚使劲蹬住树干同时用手向上拉,要注意节奏。这里有个小窍门,尽量让你的脚与树干保持平行,这样便能获得最大摩擦力,好的,然后你只要稍微拧一下就能把它弄下来了,把椰子弄下来只是第一步,现在我们要把它打开,从椰子的底部入手,慢慢把它切开,我们要切出一个三角形缺口让里面的果肉露出来,当你把这里切成金字塔形时就把果肉顶部切掉,这样,把这个挖出来,嫰椰树种子富含水分,在种子成熟过程中这些水分会变成椰汁,最后变成白色的叶肉,好吃,现在里面的水都归你了,一个大椰子至少含有一升水它比运动饮料所含的电解质还多,其中钾元素含量比香蕉还要丰富,好了,走吧。

接下来我要在此安营扎寨深入探索这坐无人荒岛,好的,现在来弄点木材吧。

我现在位于西太平洋的托雷斯海峡,之前所在的小岛资源贫乏,所以我穿过鲨鱼出没的海峡登上这座稍大的岛屿,我现在向小岛腹地的密林里进发,希望能找到充足的水和食物补给。这些香蕉树干内蕴含着丰富的水分,只是得想想办法怎么得到这些水分,我们可以找一段像这样的竹子,它是中空的,把一头削尖插到树里,它和水龙头的作用差不多,树干里的水分会从这里流出来。

在热带地区避免脱水引起体能下降是一场持久战,你可以看到它现在已经很湿了,把这个放在,下面不用管它了,我们已经找到了稳定的水源补给,现在要集中精力找到栖身之处,这是眼下的首要任务。

这地方不错,这棵树是个很好的天然屏障,而且这里视野开阔,能看见大海,我可不想到丛林里去,那里是爬虫和蛇的天堂,我要在这下面挂一个吊床,这里地处热带,植物种类繁多,我可以用它们来做吊床,而海水则会送上"进口"的植物材料,首先我要把这段竹子切开做一个吊床,一直切,我要切下一段,跟我身体差不多长的竹子并把它们切成竹条,这些竹条可以起到支撑作用,竹子绝对是终极丛林材料,它们结实柔韧,容易加工,可以提供生存所需的基本元素,火、水、食物和栖身之处一应俱全,好的,把它切开,然后把它弄弯让竹条散开,这个将作为吊床的基本骨架,把它挂起来,我睡上去,身体离开了地面安全就有了保障,看看它好不好用,很不错,再来点椰树叶子就大功告成了。实际上在这做个简易防风墙非常有必要,海风是很强劲的,我可不想晚上被沙子刮伤,我们动手做吧,岛上有大量的棕榈树叶,它能抵挡从这里吹过来的强劲信风,给我提供一些额外的防护,我们用藤条把它们捆起来防止它被吹走,把棕榈叶从中间分开它枝条柔韧很适于做我的床,把这些系在这固定它,好的,现在我不仅离开了地面还有了张舒适的吊床,很好,栖身之处落成,现在我要为寻找食物奔波了。

臭烘烘的烂鱼看来曾是鲨鱼的一顿美餐然后尸体被鸟叼走扔到了这里,或是涨潮的时候被冲到了岸上,不过这样的动物尸体是有用的,我可以把未腐烂的骨头改造成鱼钩,荒岛求生的关键在于匠心独运变废为宝,这里很尖用细绳,把这块尖骨头系到削过的竹子上一个临时的鱼钩就做成了,有了它,我们就有可能会抓到鲜鱼,最后制成的鱼钩就是这样了,穿上线,我们就可以去钓鱼了。不过首先我要找一些活诱饵,我有个办法能让大家在短时间内从浅滩上抓到沙丁鱼。来了,把石头扔到水里激起水波这能把我的诱饵鱼弄晕,但不会让它们死掉,首先把小沙丁鱼穿在鱼钩上,然后把它放进去,来钓个大家伙,这附近的水域富含海洋生物,从5厘米沙丁鱼到6米的鲨鱼应有尽有。

垂钓需要有耐心,但这个时间正好可以用来思考,而大脑恰恰是在求生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对我来说这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刻,炎热伴随日落而逝,而我有时间坐下来思考,全盘考虑审慎思量想出明日的计划,正如古老的托雷斯岛谚语所说,大海终会恩赐,但此时此刻我仍一无所获。钓到什么了,把它拽上来,不是很大,但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是条指纹鱼,看到了吗?这里的斑纹有点像指纹,很好,我们最终有晚餐了。

我需要生火做鱼,这里可不缺生火的原料,这些椰子壳十分易燃,尽量把它们分开,暴露其中的纤维有点像鸟巢,接着我们就能点火了,过去。

托雷斯海峡的岛民会跳火焰舞以此来感谢上帝赐予他们火种,在这里,火和淡水空气一样不可或缺,应该是烤熟了,这条活鱼证明大海最终会降予恩赐。大海的供给永不枯竭,只是得到它们有时会让你花一番功夫,但对于荒岛求生的人来说和大海做朋友是关键,无论身处何方我在夜间必做的事情是为家庭祈祷,我认为对于荒岛求生的人而言最难以忍受的事是缺少同伴,所以无论用何种方法来填补这份寂寞,这种亲情的归属感对你大有裨益。

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托雷斯海峡的荒岛上度过了一夜,真是个疯狂的夜晚,整晚都有鸟在这里起起落落,就像是生活在鸟舍里,我用这块墨鱼来打磨我的小刀,开开仞,这儿的海水腐蚀性太强了,一切都不能幸免于难,好了,是时候出发了新一天的到来,意味着永无止境的荒岛求生之旅展开了新的篇章。

这儿有个海蚀洞,这地方总是值得一探究竟,涨潮时各种有用的东西会被冲进这样的海蚀洞中。这是个旧渔网,这种东西里面还有很多,我要切下这渔网的一部分,非常有用的东西,我可以用它来做很多事,我想看看这个洞是不是能通到岛的另一端,这里有水意味着涨潮时海水会淹没这里,我可不想被困于此,但现在我有一整天的时间,这里有个出口。我还发现了其他的东西,这边还有个岛屿,我们出去吧。前边是第三个岛比之前那个更大,值得一去。这两座岛之间的海峡比之前我们穿越的那个要宽很多,我必须慎重地考虑一番。

托雷斯海峡的一些岛屿可供少数人居住或海岸警卫站驻扎,这个更大的岛屿为获救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到达那里可不容易,但我已决定棋行险招,但开始这样一个旅途之前你需要确保自己体能充沛能够完成任务,这意味着要吃饱喝足。

看看这是不是盛满水了,还真有不少呢,你能看到水仍从这里流淌而出,香蕉树的水提供了充足的淡水并且补充了我所需的矿物质,比如钾,味道像未熟的香蕉,找到了可持续供应的水源之后下一步我要去觅食,要维持人体机能正常运转每天至少要摄入一千卡路里能量,而进行跨海活动所需的能量则更多,所以我来寻个大猎物,回到岸边我注意到海中鲨群活动更加频繁,这让我提高了警惕,但也给了我灵感,看看这么多的鳍聚集在这片浅滩。

我在估计自己能否补到一只体型较小的鲨鱼并把它拽到岸上来,鲨鱼肉是很好的蛋白质来源,但对于孤单一人的求生者来说捕捉一只鲨鱼是艰难且十分危险的。用海参内脏来当诱饵,海参以腐败的海洋生物为食,但它的内脏还是无法引来鲨鱼,看来我们要换点别的饵料。据说小便会把鲨鱼引过来,那就试试吧,看看是不是比海参肠子更有效,海洋哺乳动物遇到危险时会排尿,也许这样可以引起附近鲨鱼的兴趣,提高警惕,看,那边有条鲨鱼过来了,终于有条鲨鱼来到浅水区了,还在我的攻击范围内,稳住阵脚,要不是被逼无奈的话你最好还是别这样做,我要逮住它的尾巴,这条鱼虽然只有2.1米,但稍有差池就有可能招来致命的一口,我没抓到它,跑掉了,天哪,它游得真快!这下没戏了。

要历尽千难万险到达前面那座岛上我必须得到更充足的食物补给,现在该继续想点新办法了,这里有些被潮水冲上来的垃圾,在这里总有点好东西,这是整座岛的迎风点,很多东西会受风海浪和天气的作用堆积到这些礁石上面,瓶子绝对是个好东西,不管什么兔子不拉屎的地方你总会找到工业产品,还有一小截橡胶软管,这个可能很有用的,刚才的发现给了我新的灵感。

我捕杀的大多数东西速度都比我快,但是发现了这一小截橡胶管就足以让整个局面大反转,我可以利用它来制作一个弹射箭来提高我的捕猎速度。我要做一个竹制鱼叉,这种基本设计已经流传了几千年一直沿用至今,我用龙舌兰的末端做了一个这样的倒钩,如果我插到东西的时候就不会滑出来,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触发机制。自然界中很难找到这么有弹性的东西,这个小东西完全可以弥补我在速度上的缺憾,接下来我将继续寻找食物备战跨海大计。

现在的海况很差,我必须努力拼搏,我被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南部托雷斯海峡的一个孤岛上,在海平线上可以看到一座稍大的岛屿,在那里被营救的可能性大一些,但是在冒险渡海之前我还要解决食物的问题,我想在浅水的礁石附近捕到一条稍微大点的鱼,但是由于没有护目镜我完全看不清海水里面的情况所以我用塑料瓶做了个简易的水下观景器,但是这里的鱼群密度比较小而且我所看到的鱼游得都很快。

橡胶管拉到最紧,这样叉会更有力,即便有了强有力的武器,视觉受限我在海浪中什么都没抓到,这里的礁石下面露出来了几根触角,但是我发现了更容易捕捉的东西,这下面有一只龙虾,只要敲一下龙虾的触角它们就会从礁石下钻出来,这是我要做的第一步,龙虾的大钳足以夹断人的手指,所以一定要小心它爬了出来,我正中目标,看呀,这下正好,正中眉心,一下就把它结果了。

这是一只大鳌虾,这条大虾尾绝对是一顿美餐。成年大鳌虾体重可达91千克,这只龙虾虽然没有那么大但也足够美餐一顿,龙虾肉是世界公认的美食,但是生活在岛屿上的人们对龙虾身体的另一部分更情有独钟,在有些地方虾脑是一道美食,但是我更喜欢点别的东西,那就是龙虾肉,这才是我期待已久的美食。大家都知道想生存就必须有高昂的斗志,这个就是斗志的来源,填饱肚子鼓舞斗志我开始着手准备跨海任务了,但是首先我要做一艘竹筏。

干什么都不容易是吧?天哪,混蛋,竹子!!好对不住了,贝尔一比零小胜一局,我找到了足够的竹子,接下来我开始建造这辈子首个竹筏。我要制作一艘帆板宽窄的小筏,中间是捆在一起的竹子,在两边还有舷外支架用于保持平衡,然后在中间这部分我会树一个那种简易的帆在上面。竹子是做小筏的绝佳材料,它强度高不吸水,最重要的是它是空心的,竹节里充满空气,因此浮力超强,我现在要做的是在竹子上戳些这种洞然后用一根小点的竹子将它们穿起来,这样就够牢固了,竹筏必须要结实同时也要有足够大的面积才能在海浪波涛中屹立不倒,把大梁固定在这,它能作为舷外浮材的支撑物,好,现在把它们系起来,现在要制作最重要的船帆。对于这次航海来说帆还不能太大太离谱,海上的风很大,用一根这样的竹子作桅杆,我切下一块帆型的渔网,就是这么简单。接下来就是"织网"步骤了,砍些这种棕榈叶最后还是会漏出些洞,但这没什么关系,船帆须在信风及海上突发风暴的情况下不失去掌控力,好了,瞧,它现在已经能兜住风了,马上就能扬帆起航了,但对于这样一次航行你必须准备好供给以防迷失了方向。

海岸边的杏仁是不错的便携食品,椰子汁能补充我需要的水分,该下水了,潮水很大,但正是退潮时分,所以它应该能助我出海。

我的筏子保持我漂浮在水面上,我临时赶制的船帆也能正常工作,你能真切感受到充斥的海风扑面而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这种场景,这个临时拼凑的小帆板还挺管用,但出了礁域,困难接踵而至,我撑不住了,加油啊。

我正在托雷斯海峡上的一叶竹筏上朝着蕴含一线生机的小岛前进,慢慢我驾轻就熟,但环境却越来越恶劣,现在出礁域了,情况急转直下,我正陷入一场激烈的战斗,海风把我吹向这边,潮水则想把我扫向另一边。前不久三个当地渔民在此沦陷在海峡中漂了二十天,靠吃生鱿鱼喝冰冷雨水才侥幸逃生。现在天气也要大变了,下雨了,希望风不会因此变大,我现在可是拼了老命控制这玩意在汹涌的波涛和强劲的海风威胁下想在筏子上立足真是难上加难,每落水一次帆都会变重,能见度越来越低,我仍尽力保持着航线,天越来越暗了,雨来了,我不想让那座岛消失在视线中,目的地不远了,但随着我接近了岛边的礁域,悲剧发生了,回来,回来,记住永远不要放弃你的筏子,船帆脱离了竹筏,我够不到船帆了,留在筏子上吧,希望水流和风能助我行完这最后几百码的行程,我不想待在这水里了,鲨鱼在这片礁带巡游,而筏子在浪中疾行,海浪一阵阵地冲击着我,我只能坚持下去不丧失希望,我终于度过了礁域,下了竹筏我筋疲力尽遍体鳞伤,但我成功了。

海洋求生的黄金法则别离开你的筏子,我选择对了,留在筏子上,它和我经受了激浪的洗礼,船帆则漂远了,上岸吧。

瞧瞧这个地方,我终于上了岸,来到了这座岛屿的迎风面,这几乎不可能有容身之处,最有可能获救的地方是另一边,所以我一路颠簸向另一边进军,但马上我又陷入了攀爬难题,试试能不能从这上去,虽然很陡,但那的岩壁下有一套完整的根系,好吧,试试。

我最喜欢的冒险故事之一发生在南极洲,欧内斯特·沙克尔顿和他的队员航行了1287公里,穿过世界上最凶险的海域,来到一座小岛,但他们却上错了边,不得不花费三十六个小时翻越山岭才见到人烟,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在安全真正到来之前不要妄下定论,快要,走了。

当获救的稻草出现时尽全力抓住它,是个飞机场,我的救命稻草,来了一架飞机,正准备起飞快,我们能行!!在螺旋桨尾流下的最后一跃它为我的托岛探险之旅画上了句号,我要回家了。


荒野求生第六季 太平洋小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