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九集 危地马拉 Guatemala 危地马拉(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0
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九集 危地马拉 Guatemala 危地马拉(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危地马拉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这里既有活火山不断喷出致命烟雾,也有阴冷的云林和闷热潮湿的丛林,要活着走出这个地方你需要正确的方法,正确的心态以及一点点好运。


这是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这也被称为灾难之地,飓风肆虐,冻雨成灾,岩浆炙烤着火山,欢迎来到危地马拉!

危地马拉地形丰富既有活火山不断喷出致命烟雾,也有阴冷的云林和闷热潮湿的丛林,要活着走出这个地方你需要正确的方法,正确的心态,以及一点点好运。

那就是岩浆,你可以感觉到它的温度,直升机无法在火山上着陆,所以我们将在上空盘旋,在山顶附近把我用绳子放下,我从来没有在火山上降落过。

我们可以向前10英尺向下10英尺吗?可以了吗?不还,不行,开始放绳子了,在起落架后面贝尔爬上起落架,先下4英尺,很好,保持这样,贝尔在绳子上,收到。

我将向你们展示如何荒野求生直至回归文明世界,慢慢爬,完毕,我仅携带一些基本的求生工具,就这样,保持,贝尔已在火山着陆,我的摄影团队将伴我左右。

直升机飞走了,看,这地方,我这是到了月球吗?我们来到这不毛之地,红热的熔浆在我脚下翻滚,快来,感觉这温度听那风噪声,这可不是好地方,从火山口升起的浓浓白烟,都是有毒的,里面含有硫,这黄色的堆积物就是硫,火山口下面是滚烫的岩浆房,这里不安全,我希望尽快离开山顶。

危地马拉曾被马雅人统治两千多年,他们古老的城市藏匿在森林深处,北部尤为密集,现在刚过黎明,太阳升起的那边是东边,我想走的是北边,沿着这个方向下山,远离岩浆,在这样的境地,我们最好的选择是前往丛林深处的玛雅遗迹,许多游客慕名前往,只要有人就能获救,这地方真糟糕,鬼地形是个脚踝杀手,若不幸摔倒便很容易被岩石划伤,我试着放低重心用手平衡,像动物一样手脚并用,滚热的煤渣渐渐被火山灰和浮岩所替代,这里我可以走快点,脚跟埋进砂石可以提供更多抓地力,中心放在脚跟,减少腿部肌肉受力同时也能降低重心。

终于见到活物了,是个好兆头,意味着我已经离开了危险地带,这些可能是以前的岩浆,但是已经有植物生长于此,我要找到林木线前往位于火山脚下的丛林,即使赤道近在咫尺,在这个海拔,火山沃土上的主要植被是松树,而如果有植物就一定有幼虫和甲虫,这些枯木中藏了很多犀甲虫,行了,拍掉泥土,看这里?它便是因此得名,犀甲虫,看到那个角了吗?他就是靠着这个才能穿梭在枯木之间栖息得食,虫小力气不小,我可以感觉到它在挣扎,再看这里的角突,犀甲虫正是通过爪子使劲爬上树木的,也许你只是个素食主意者,在这荒郊野岭的我可不是,松脆黏稠真难以下咽,好难吃啊,我在努力地吞下它的角,好了,我们走吧。

随着我深入丛林,矮树丛越来越厚,让人难以前进,下面有一条小溪,我正想顺其而下,它可以为我提供现成的水源,对于穿越丛林来说,跟随水流比在矮树丛中乱撞一气要容易得多,跟随水流的不利之处就是水流易于向阻力最小的方向流淌,那就意味着水流更快,落差更大,前方肯定有急降的水流,快,听看见了吧?我还是快走吧,站在这里看看,天啊,丛林时常会令人震撼不已,看那里,这里的垂直距离一定有200英尺,肯定也很滑,看见树和壁沿的结合处了吗?也许下面会长有藤条,试着往下爬,丛林中从不缺少的就是藤条,我要将藤条当做绳索用,大约一拇指的粗细就可以禁住我,我觉得如果我到达悬崖的底部,那里把藤条拴在那上面,这样我就可以一路直下了,不过这条路可不短,藤条应该足够结实,不过关键是要将其正确地固定在树上,好了,就这么长,藤条绕得太紧只会削弱其力,我要用我包里带的细线将藤条固定在树上,被困的人们其实只要有格式工具仍然能够脱身,通常用最少的几样工具即可,所以就要多多动手动脑,细线很细,但足以承受我的重量,你甚至可以用鞋带来固定,将细线绑在藤条上后再将藤条固定在树上,这样藤条就不会打结了,其力量也不会被削弱,好了,走吧,我用双脚抵住岩面以支撑体重,减少上身的拉力,这个姿势肯定会让胳膊上的肌肉像火烧一样刺痛,好了,下到一半了,岩石变得又湿又滑,我失去了牵引力,这就意味着这根藤条要承受更多我的体重,我刚好抵达我脚下的壁沿越过去,干得漂亮,干得漂亮,哥们这次下降惊险万分,我抓住你了,抓住你了,这里是安全的,别动?很滑,但是很稳固,下面的境况很惊险,我们离地面还有30英尺的距离,问题是藤条就这么长,我既不能爬上去也不能爬下去,我得另觅方法爬下这个壁沿。

我在危地马拉一个被自然灾害严重损害的国家,我刚好抵达我脚下的壁沿,我被困在离瀑布水面30英尺的地方,我得另觅方法爬下这个壁沿,下面的境况很惊险,我们离地面还有30英尺的距离,坚持住,我知道我们该怎么做了,我要跳下去,但在跳之前我想先测一下水是否够深,我要用石头和细藤做一个测深仪,石头会让它沉底,如果细藤完全浸没我就知道那是安全的,10到15英尺的深度就够缓冲30英尺的冲击了,来吧!手太笨,当你紧张的时候就更笨了,好了,我们上,看见了吗?看见它被扔出去了吧?看见它被立刻淹没了吧,超过10英尺深,可以跳,你得紧跟我,下去好吗?不要犹豫,勇往直前,像这样从高出跳落要保持双脚并拢,双膝打直,避免受伤,真是华丽丽的降落啊。

你瞅瞅,我暂时要在河里行走一段时间,要穿过稠密的丛林这样比较容易一些,你能看见河流的流向径直流进悬崖的下面去了,这可不妙,我们可以选择向上游,原路返回,可我不愿这么做,也能争取爬上去,看呐,这得有两三百英尺高,全是悬崖碎石,嗯,这不可能,这可能是条好路,就算不是,我们也能原路返回。

在进洞前我要做一个火把,用干枯的棕榈叶和枯木,是个不错的选择,好了,这样就行,对待洞穴不能大意,上游骤发洪水会导致洞内水位急速变化,这可能让你被困地下,不过,沿着河走我就有可能找到吃的,我抓到一些淡水蟹,这里有一些还蛮大的,再多抓点,小心脚下,这些都能吃,你不会想生吃的,真的,你肯定会想吃熟的,那就要先养着,待会儿再吃,我就准备先养在我背包里,这是个小鱼儿,一定要尽量多抓点,要生存下来就要尽量利用遇到的东西。

危地马拉有中美洲最大最长的洞穴,其中大部分都未经勘探,我要用打火石点燃火把,这些石头非常滑,小心点,经过水流几百万年的冲刷侵蚀,这里才形成了这些溶洞,这正彰显了其巨大的威力,快听,竟然还有小东西生活在这下面。

玛雅人一直认为这样的洞穴是通往地下世界的门户,他们称之为"敬畏之地",很危险的一件事就是进这样的洞之后可能会再也找不到出路,所以逃生的秘诀就是一定要制定一个逃脱计划,这样的形状看起来很不寻常,所以万一要往回撤得有一些标记引路,而当你原路返回时就会发现洞穴已经完全不同了,所以要一直注意看身后,铭记沿路的特征,水变深了,还能听到前面浪花的声音,我们挨紧点好吗?一定要保证火把不灭,千万不能碰到水,我讨厌这种对前方一无所知的感觉,这里真让人绝望,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这浪正朝瀑布奔流而去,问题是没法知道那有多高,我完全能往回走,但我想继续走下去。

我在危地马拉,这里有中美洲最大的洞穴群,而我正面临一个地下洞穴,这浪正朝瀑布奔流而去,我们不想冒任何风险,大概30英尺深,绝对能爬下去。我背包里带了一些藤条,能帮助我爬下悬崖,我要从背包上割下一片布料包住一块小石头做成一个岩石锥,再将其插入石缝中做成一个支点能让我将藤条缠在上面,现在它已经牢牢固定住了,正好插在这个边缘,好了,这样我感觉很好,我先下去再把你放下去。我把藤条就放在这以防我得折返回来,待在藤条边上把我放下去,好了,下来吧,藤条断了,好吧,坚持住,慢慢下来,你能触到底吗?我是漂着的触不到底,我们得找块石头站上去,好了,抓紧我,抓住了,别松手,摄像机还有用吗?火把也灭了,还彻底浸湿了,黑暗中唯一能看清的方法就是用摄像机的红外线,让我看看,让我也看看,我们肯定没法再爬上去了,看到这里的悬崖没?摄像机在漆黑一片中也能看清楚,可我不行,我看看能不能避开瀑布,别动好吗?待在那,史蒂夫你能爬上去吗?不行,我们只能这样了,我们要继续向下走,好吗?跟紧,咱们走。

身处这样的环境你只能摸索着试探前进,试图通过摸索找到出口,你在哪呢?跟紧点,缓慢而稳健的匍匐前进,越来越浅了,安全,过来,跟上,我需要光线,你看见那里的光线了吗?我们要到那边去,那里有道光线,太窄了,钻不进去,脱下我的帆布包,好的,好的,过来,好了,抓住我的手,是你吗?好的,终于从洞里出来了。

在地下浸泡了这么长时间我全身冰冷,现在我想通过运动找回热量,丛林的一个特点就是生命旺盛,腐烂的树桩是寻找食物的绝佳场所,这里就像个幼虫储藏室,这些全是,在这找到的,又一个看见了吗?它以那些分解腐烂的树木为食,天呐,它们还真咬人!等等,这有一个,瞧,这还有,一个大块头,又采集了一顿大餐,我不清楚这些具体是什么,但它们看起来像甲虫的幼虫,而且我知道那很美味,没有任何明显的警告迹象,没有鲜艳的色彩表面,没有细腻的绒毛,它就是以这些腐木为食的,这里真是虫子的天堂,将这些幼虫小心的储藏起来供以后食用。

趁着天还没黑,我开始物色一个睡觉的地方,我要寻找一棵高度适中的树,这样能够让我远离地面,这样做是因为美洲豹的存在。

美洲豹是美洲最大最凶险的野生猫科动物,虽然攻击人类的案例很少见,但确实发生过,2009年一位矿工就被美洲狮咬伤致死。

这边,来,瞧,就在那,让我们爬上去,我要搭一个可以睡在上面的平台,然后把它挂在其中,树枝上最粗的一枝,至少我可以离开地面了,但我也想离树干足够远,美洲豹会爬树,虽然不会百分之百爬上去,但丛林里可说不准,我要做一个悬挂的宿营地,就像登山者通宵爬山用的床一样,我自己在南极洲冰崖上也用过一次,我要把床框架做成三角型的形状,出来了,然后要像这样,加上横梁,我们得快点,天黑的越来越快了,床框架一旦做好,我还需要用藤条编成格子以便睡在上面,再放上蕨类的叶子使它更加舒适,然后用藤条将各个角绑起来,将蔓藤捆成一团,这就是我们的悬挂点,我要试着把藤条搭到那条树枝上面,然后利用它把平台升起来,将藤条穿过去,好的,这样就能伸到地面了,我要爬下去,我的天呐!

在危地马拉丛林中,我搭建了一个睡觉的平台,试着把藤条搭到那条树枝上去,但我爬树的同时丛林又给了我一个惊喜,我的天呐!在树干的弯曲部分发现了幼虫的母体,仔细看看,这一下子把我的幼虫小菜变成虫王盛宴了,真棒,让我们爬下去将平台升起来,看看这条藤条能不能承受住,热带丛林里什么都困难重重有木有?好了,够高了,绑好就要去生火了。

我找好了生火的干草,但进行地很不顺利,想要点着火你就得耐心地不断地尝试,现在火点着了,在丛林里生火一直感觉很美妙,漆黑的夜晚使这里变得异常恐怖,但有了光和热之后就好很多,不能让它受潮,这是我的晚餐,保持精神振奋的重要一点就是补充足够的能量,不管它是幼虫还是螃蟹,掉出来了,回去把它串上,就像个虫肉串,能放火上烤了,用水壶里的水煮剩下的虫和蟹,到时候还能喝到点热乎乎的海鲜虫汤,煮的过程中能杀死那些寄生虫,热带丛林的海陆大餐可谓营养丰富,事实上这比生吃要美味的多,我爱死螃蟹了,在家经常和孩子们捉螃蟹,这顿饭真不错,该到树上去了,尽可能多的睡眠十分重要,夜晚是恢复体力的大好时机,好为第二天的丛林冒险做足准备,这东西也不怎么安全,但至少不用担心美洲豹什么的了,其实睡着也不是太难,受疯狂的一天。

全新的一天,全新的开始,神清气爽的感觉,危地马拉真是一块孕育着林木的瑰丽神奇的土地,但美丽的外表下也可能暗藏杀机,所以不能放松警惕,你能看到不是只有,只有,我喜欢跑树上来,看到那边了吗?一条绿色的小蝮蛇被它咬到了活不过2小时。

现在我身处危地马拉丛林深处正在树上和一条致命的毒蛇对峙,绿色的小蝮蛇,我得找其他路下去,如果被它咬到在没有治疗的情况下,2小时后就会毙命,我不想在爬下去的时候惹到它,这儿是它的地盘,绿蝮蛇的毒液中含有血毒素,毒素会攻击红细胞,引起组织器官的衰竭,然后痛苦地死去。

床有20英尺高,我被困在了树上,蛇挡住了我的去路,要另谋出路了,我打算像荡秋千那样荡下去。

1998年1998米奇飓风造成许多危地马拉人因蛇咬致死,为了避开洪流,人们都爬上树,而蛇也是许多人因此受到袭击,这儿是他们的领地,所以不要掉易轻心。

过了一个晚上,补充能量必不可少,丛林中最好的一种东西就是棕榈树,世界上大部分棕榈树的芯是可以吃的,只需除去外层坚硬的树叶,看这个,中间这个白嫩的一小块,这种美味遍布世界各地,很好吃,有点苦涩,但却是很好的碳水化合物,最妙的是,像这样的棕榈树在丛林里随处可见,这就意味着你随时可以吃到一顿美味大餐碳水化合物,提供的缓释能量足够你在丛林中存活。

这儿有一小块空地,这里终于能透过丛林树冠见到天日了,比如你能看到山脊上的那棵树,就是显而易见的地标,你得充分利用途中的这些资源。土著人就是用他们分辨方向的,他们会找类似那棵树这样的标志,然后据此走出丛林,事实上一旦你重新回到这儿,回到丛林中心地带会再次遇到疯狂的境地,总是感觉势不可挡成困兽之斗,所以要把事情分开,分成若干小部分,先制定一个目标,完成目标,再审时度势为下一个目标做准备,由此丛林探险是由诸多细小的成功组成,而不是只是一次失败。

丛林中有两件事是可以确定的,即茂密的植物以及突降的倾盆大雨,下雨了,好好享受吧。一条相当宽的河,我想一直按照计划继续向北走,所以我们要横渡这条河,看那湍急的河流滚滚而来,千万不要陷入其中,试着找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可以顺流渡河的安全之地,不要低估湍急河水的力量。2007年12名危地马拉人被因下雨而涨满的河水连人带车卷走了,无一生还。

我们在急流的下方,我认为我们应该可以穿过去,一定要紧紧跟着我,好了,咱们出发吧,水流很急,快跳,跳!!

你是无法与这种急流抗争的,只需顺着水流前进,竭尽所能保证自己漂在水中,我要用背包以增加浮力,这能带着我们穿过急流,试着借用流水的力量渡河,跟紧我,马上要过去了,急流开始加速,我要赶快脱身。

我在向您展示如何从地球上最危险的国家逃出生天,这里是危地马拉,我直面一座活火山,很好,出发吧。

200英尺的瀑布还有中美洲最大的洞穴群,现在我身处急流之中,你是无法与这种急流抗争的,只需顺着水流前进先进入这个旋涡然后爬上那块的石头,你没事吧?丛林中河流的力量远远超乎你的想象,虽然这样我们还是穿过来了,虽已成功横渡急流但我还需要找到出去的路,最佳方案是一直向北前进到达丛林中的玛雅遗迹,在那里最有可能找到人的踪迹。

2500年前,危地马拉的这片区域曾是玛雅文明心脏地带,玛雅遗迹遍布丛林四处,那里深受游客喜爱,只要有人就能获救,从这里下去吧,这座寺庙由玛雅人建造用以供奉神明,这里是呼救的好地方,同时四周环境空旷视野极佳,玛雅人因其残忍的活人祭祀而闻名内外,包括挖出活人祭品的心脏,需要找些木材生火,烟雾信号是吸引注意的绝妙方法,除非遇到真正的生死关头的境地否则绝不要在古迹上点火。

这是通向寺庙的主要入口,感觉有些怪异,这里很适合点火放信号,要到高一点的地方,同时我们也能将丛林上空的情况一览无余,赶快把木头点燃。

我把新鲜潮湿的棕榈叶一起点燃,这样可以对古迹起到保护作用,同时把成堆的植物一起点燃,可以制造大片烟雾,如同其它的烽火信号,让救援者看到才会起作用,我有充足的燃料能一直制造烟雾。

直升机飞来了!要再爬高点儿,再爬高点儿快!!!直升机无法在这里降落,丛林的树木太茂盛了,他们扔下了一条绳子,我成功逃生。

危地马拉危险重重凶险异常,它把我推到崩溃的边缘,我几近绝望,虽困难重重却令人无比兴奋,但我仍然成功逃脱,如果你运用一些生存知识并保持积极的心态再加点儿运气,你也能安然归来,后会有期危地马拉。


荒野求生第六季危地马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