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五集 阿拉斯加 Alaska 美国阿拉斯加(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0
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五集 阿拉斯加 Alaska 美国阿拉斯加(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寒冷严酷的极北荒原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穿梭于险恶的冰川中,挣扎着渡过汹涌的山涧,和世界上最大的生物一起畅游公海,"最后的荒野"是阿拉斯加州的别称。

阿拉斯加是美国最大的州,方圆39万平方公里,它比其他州都更偏远,人口更稀少,对于我这样的冒险家而言"最后的荒野"是阿拉斯加州的别称,这里是真正的"最后的荒野"。

阿拉斯加空军正把我带入这片荒蛮之地,这帮人是美国最繁忙的搜救小组之一,仅去年他们就救出68人,挽救了五十多条生命,这里有约78万平方公里的永久冰层,冬天积雪厚达约12米,40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黑熊和灰熊栖息地之一,阿拉斯加是终极的荒野求生之地,你绝对不想在这里迷路,但万一你迷路了,这些家伙会把你救出来,但今次出航的目的不是救援,而是要把我撂在楚加奇山脉中严酷的冰川高地上。

我计划顺着绳索滑下,作为战斗直升机,这架铺鹰式战斗机是理想的速降平台,我从约24米高空径直下落,我成功着陆而直升机便离去了。

我们正身处山巅之上,看啊,这才是阿拉斯加的山景,来到这里的第一感觉就是太冷了。

我们出发的基地海拔和海平面差不多,但这里海拔有1200至1500米,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每降低300米,温度上升2.7摄氏度,所以海平面比这里高约14摄氏度,更好的是大多数阿拉斯加人住在海岸附近,如果你被困在这里,最好的出路就是向海边进发,但在这样的不毛之地到达海边可不是件容易之事。

我最好的下山之路就是向下面广阔的冰川前进,但这意味着要通过危险的碎石坡路,挂霜的岩石坚硬而尖锐,而且容易松动,走在冰川上可不像逛公园,真不喜欢这样的冰川,地貌满眼尽是残破的浮冰,就像众多的小型冰山,但它们非常不稳定,宽度大概有一百米,看那边是主冰层,踩在上面要很轻。

上吧,一展脚功的时刻到了。

冰比水密度小故能浮于水面,这些小冰块应该能承受我的体重,但谁也不知道它们的承重能力如何,好险,好了,我来拉你,一二三,很好,再来。

有时你就要冒险一搏,好了,过来一点你会看到这些冰块有多薄,你不知道接下来要踩的冰块是会让你掉到水里还是足够坚固,没人想掉到冰冷的水中而被冻得半死,这些水晚上会再度结冰,在白天也是刚刚达到融化的温度,刚才简直跟穿越雷区一样惊险,而现在我到了坚固的冰面上。

阿拉斯加拥有世界半数以上的冰川超过十万座,初夏时节它们会融化并移动,那时它们最危险生物,无处可依附。

事情变得非常棘手,我现在没有可用的冰爪或者冰镐,冰川边缘的冰层移动缓慢,冰会断裂形成裂隙,下面是陡峭山坡和不见底的深沟,掉到里面就出不来了,天哪,这块冰不够坚固,这边安全从这里通过,看这个裂隙越来越窄最终形成合拢,在那一点我想如果我能用绳索下到那儿然后沿裂隙行走,可看到这裂隙一直延伸到那里,它围绕着底部呈漏斗形。

我要锚定绳索方法就是用冰柱桩,但我需要动作快点,太阳高照,这里的冰都在融化。

在夏天你看到的这种表层的冰十分松散易碎,基本上一直在融化,你需要扒开它们找到更坚硬的冰,尤其当你的生命都寄托在它上面时,我一直带着的垂降绳就是为了这种时刻最好这样,卷,这样扔出去的绳索好收回。

冰柱看起来很坚固,但你总会不禁怀疑这冰柱能承受得住吗?其实我现在更担心的是这块大冰坨,如果它砸下来大概是一辆车的重量我们需要尽快通过这里不能停下脚步。

突兀的大动作可能会使绳索脱离冰柱,现在看起来还能挺得住,但它承受我的体重时间越长崩塌的可能性就越高,看到我踩的这些石头了吗,它们差不多形成了一条通道,如果没有它们我们就会被卡在这里面,若不幸陷身于此,生还的机会几乎为零,咱们沿着这里继续往下走。

积雪融水流动形成的通道如同迷宫,这可能是我的脱身之路,这里可不适合有幽闭恐惧症的人,这其实只是一座在冰缝间的雪桥,但应该足够坚固了。

攀登者们被冰封的尸体在这样的冰缝中埋藏了数十年后才最终显露出来被人发现,所以我正全力寻找最快的出路,这里有阳光了,看能不能用拳头把这击穿,这冰雪地牢之外的世界看似近在咫尺但却隔着一堵冰墙。

这墙太厚了,无法击穿,只好用脚了。这冰洞大小刚刚够,我要挤一挤才能出去,但我出来了,现在我可以看到走出冰川的道路了,好了,咱们走到冰川尽头下面那片遥远而翠绿的阿拉斯加森林,那才是我想去的地方,我迫不及待的要摆脱这冰雪纠缠,接下来的挑战是渡河。

利用这个渡过去,但这可算不上座桥。

我身在阿拉斯加在美国最北部的森林中涉水穿梭在这片13万平方公里的副极地森林中,这片狭长地带连通了我刚刚走过的冰山区和我此行的目的地海洋,这是一片广袤的荒野,但我似乎并非孤身一人,熊粪。阿拉斯加森林中常有黑熊出没,这些家伙可能有2米,408公斤,虽然不像灰熊那么庞大,但多数时候它们更为神出鬼没,这也使它们更具危险性。黑熊还以善于追踪人类而闻名,所以如果遇到这样过不去的湍流来回穿梭可以破坏你的气味留下的轨迹,好,咱们下去吧。

更多的美国人死于黑熊而非灰熊,所以我要确保自己不要成为瓮中之鳖,而这些倒下的树木就是关键,利用这个渡过河去,能看出来我们肯定到了更下游的地方。

下面的水流相当湍急,看吧,好,我们小心点走上去,我要先试一下这座生死攸关的临时木桥,看起来挺牢靠的,但实际上差点玩完,天呐,我最讨厌这种情况了,刚才真是太险了,你认为坚固的东西却如此不可靠,在户外一切都不能凭想,当然要是掉下去落到这水流中麻烦可就大了,咱们得另谋出路了。

通过不停地穿梭于河两岸,我的气味变得很难追踪,在下游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渡河处,我估计可以用这个来渡河,但问题是这个有点细,而且在潮湿气候下非常滑,其实我们可以让这事变得更简单些。

面对生死存亡即兴发挥往往是求生关键,我意识到可以用我的登山包作为安全带,用这颗很滑的树木作为索道,好了,试试吧,成功了,我过来了,现在要让剧组人员过来了,好,就这样。

以前在特种部队做计划的时候大家经常说到"亲吻"这个词,意思是要简单干练,刚刚那办法就很简单但非常有效,好了,继续前进吧。

在茂密丛林中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这正是黑熊活跃的季节,以因融雪而显露出来的翠绿嫩枝为食,但它们是信奉机会主义的猎手,一刻不停的寻觅着更美味的食物,所以我要继续在两岸穿梭着向下游行进。我要利用这堆倒下的树木渡过去,这庞大的倒木堆是被冬日的积雪和融雪季的洪水弄倒的,这里水流冲击力很强,手一定要抓稳了,这里河床狭窄水流强劲,脚下滑石遍布,一不留神就可能失足被冲到下游,以这枯木做为攀绳,我成功的过去了,下面在陆地上行进一段,接下来的挑战是在熊无法触及的地方搭床,关键时刻到了。

我身在阿拉斯加丛林深处从冰川中,脱身后涉过危险丛生的瀑布,现在我要开始寻找食物了,有点希望,这条河中能有很多要溯洄产卵的鲑鱼,因为它们一游动起来这条河中可就美食多多了,他们在激流中急速游窜,熊一把抓住它们,但是今天不凑巧我得另想一个办法来找些吃的,附近应该会有其他可以吃的东西。

这里的地形变得很平坦这就意味着我快接近河岸了,在这里冰川融水顺着河流至此处并冲击河岸,这是个好消息,看,这里有潮汐,看,对岸你能看到高水位线,那里有水草,我想做的是顺着河岸线走去看看我能找到些什么,走吧。

  阿拉斯加有很长的海岸线,比美国其他州海岸线的总和还长大约有6.4万千米,所以我得走很长时间,但是也有更多机会找到一些海味。

这儿有很多帽贝,看到没?小帽贝吸附在岩石上,完全可以放心地生吃,你要做的就是找块石头把它们敲下来,它们在退潮的时候吸附在岩石上然后在涨潮的时候它们趁势移动馋食各种藻类,帽贝就利用自己强壮的足部吸附在岩石上,足部也是腹足动物主要可食用的部分,可以吃的,就这么一点,生吃起来味道还不错的,吃起来像是又咸又有嚼劲的橡胶,这是种可口的小零食也算小有帮助,但是我发现前面有东西可以帮我抓住更大的猎物,这儿有个渔网。

在阿拉斯加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里的渔业规模是全世界一流的,暴风雨会把这些东西撕破,看看这个渔网,还是尼龙的,太好了,这就意味着它不会腐烂还很牢固,完全值得拿走。

尼龙的渔网在咸水中也不会被降解,因此对环境有害,但对我来说这种耐久性就是好事,发现一个好东西,但是现在不是捕鱼的时候,天快黑了,熊要来海边寻找吃的了,我们继续前进,挨饿总比成熊的零食来得好。

我往地势更高一点的地方前进,在天黑以前要找一个扎营的地方,白昼时间长达22个小时是个挑战,这会让你的生物钟紊乱,不知何时该停下来小息一下,生存的黄金法则之一就是要适当休息以便恢复体力,最后这就成为一种戒律强制让自己休息。

是该休息一下了,这儿看来挺适合休息,这儿还不错,优先需要考虑的就是防范来自熊的攻击,上面有这种突出的岩石,还长着几棵树,还有渔网,我可以把自己吊起来睡觉,我还带着绳子,这可是我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这里看见了吗?大约相当于一个男人的体重,把绳子缠住它,把它绕到那边的树上,然后垂下来就可以起到秤锤的作用,从而把我吊起来睡觉。

在树上睡觉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黑熊可是攀爬的高手,通过这种设计,黑熊就没有办法爬上来,一条绳子吊起渔网做吊床,再用一条做岩石秤锤的导引索,这边弄好了,接着做的就是把这团渔网做成吊床,像这种渔网可用来捕捉上吨的鱼,所以我的体重对它来说简直就是微不足道,我这么坐上去把这些从两腿中间拉出来,这样遇到紧要关头我才不会掉出去,好,关键时刻到了,123,我已经悬空了,但是石块卡在缝里了,让我看看能不能把它弄出来,给力啊,给力啊,弄出来了,酷,知道吗?我现在悬空了,脱离熊的威胁了,现在看看我能不能睡着。

阿拉斯加晚上有光,但这不是说就很暖和,事实上现在快冷死我了,这么冷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我在渔网里面不能动弹,我晚上睡觉通常会扭来扭去的,但是现在完全不能动,就像一块挂在肉店的肉一样。

我的下一个挑战要跟潮汐生死时速,潮水也切断了那边的退路。

这是一个阴沉的早晨,阿拉斯加一年超过200天都在下雨,我饥寒交迫,我要找点吃的充饥,这种地方挖蛤蜊最好不过,它们就喜欢这样的泥巴和粘糊糊的东西,它们会住在里面。

蛤蜊是种海洋软体动物,与牡蛎属于同一贝类家族。

用你的手指耙泥巴很容易就能感觉到它,这就是一个,多找一些就能饱餐一顿了,我们需要把它弄熟,它们是滤食动物,它们从水中滤出食物,所以你抓到的是一个毒素集合,显然你不会想生吞它们,但把它们煮熟就没事了。

蛤蜊是非常好的补铁食物,还富含能量,补充元素维他命B12,继续挖,多挖一些,然后再煮它们,好了,离开这儿吧,天气突然变得恶劣起来。

现在天气很冷有点下雨还在刮风,我想收集点浮木尽快生火做饭,但我需要个能避雨的地方,这里有个小洞穴可以稍微躲一下这鬼天气,先把他们稍微卷起来,是时候生火了,利用我的点火棒还有一些干燥的引火柴来点燃潮湿的浮木。

在这样的环境下很容易会悲观失望,而火总能令人精神振奋起来,尤其是已经有了食物保障,它们受热后壳就会张开,只要它们张开了就表示是可以吃的,如果壳一直闭着说明是死的,你最好把那种扔了。

不过手稍稍暖和过来了,还是很不错的,当煮着的蛤蜊死了它的肌肉放松壳就会张开,这些已经全熟了,试着把硬壳剥掉,剩下的就是这个,最起码它是温的,尝起来还真不错呢,是吧,虽然不是顿大餐但我暖和多了。

我准备继续前进刻不容缓,潮水涨得非常快,你知道不?潮水很快就会涨上来,我们得快走了,我们快走吧,尽快找条出路,潮水涨得很快,而涨到9米时会被潮水断了去路就相当危险了。

在这里要小心站稳了,我们无法绕过去了,潮水把我们那边的路也断了,我们困在这里真是非常不妙的处境,我们必须得爬出这里,这差不多是垂直的,只有这一条出路了,潮涨得太快了,非常快,先退回去看看那边裂缝如何。

事实上从这里爬上去更好一些,大多的悬崖表面都有这样的线性裂纹,仔细观察你就能发现这应该是我们逃离山谷的最佳途径,我得快点离开这块裸露的岩壁,这里有一点好处就是风和破浪将松垮的岩石都弄掉了,总的来说非常有利于攀爬,我运用"脚与后背同给力"的登山技巧,利用反作用力使自己依附在峭壁上,很好,正好卡在这里,这个狭缝使我的后背顶着墙,手和脚这样支着,但没时间休息了,知道吗,这时候你脑子会想象风和日丽的夏天是什么样子来进行自我安慰,但当你的手冻得没了知觉加上急风骤雨,一切都变得困难无比,我爬得越高越是不好攀爬了,这里在海浪冲击线之上,所以疏松的岩石越来越多相当危险,同样的还有这些苔藓海水使它们不能往低处生长,爬到这里是关键时刻了,比较重要,我四肢都冻僵了,而且很累,但是胜利在望了,你瞧,现在出口那棵倒下的树并不是遥不可及,我就是要爬到那里,已经爬得好高的了,再加把劲,老天啊,抓住树根就可以爬出去了,最后这几步要集中精神,最后一刻不容失误,而最终我成功了。


悬崖顶提供了非常有利的地势,从这里可以鸟瞰海岸线,看,有很多的水湾和小岛,我要找一个让自己更容易能被发现的位置,好了,我们继续往这边走。

在我下一个挑战中我置身于大海与真正的深海怪兽为伍,希望他不要潜到船的下方来。

我地处阿拉斯加州,我成功地逃离冰川,战胜了汹涌的河流,现在我沿着起伏的海岸前行,这条路线非常难走,此处背靠海平面,地形复杂有许多处考验技巧的,起伏地貌那边有很多荒废的建筑透过树林。

看到了吗?我们下去似乎是个废弃工厂,估计是储存了什么,可能是燃料,不管是什么,这规模挺大的,看看还能找到些什么,瞧瞧,一堆废旧的网,也许是捕鱼用的,这里可能是个罐装厂,但这工作的地方也太荒凉偏僻了,像这样的鱼肉罐头工厂通常位于靠近大捕鱼场的偏僻之地,在这儿处理鱼的内脏烹制然后装罐,最后装运出售。

今非昔比啊,这儿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看看吧,这儿的冬天可是冻死人,积雪足足有23米厚,破坏力十分之大。

在六十年代阿拉斯加沿海发生过一次60有史以来最强的一次地震大海啸,在这些沙滩和水湾中横冲直撞破坏了大片当地社区,明显这儿也遭受了很大的破坏,1964年发生在受难日的大地震,震级为里氏92级,大地震夺走了130条生命,幸亏这儿极为偏远,否则造成的伤亡更大。

你们看看海岸线四周的地形路很难走啊,但我想利用这周边所有这类废弃物,说不定能做个筏然后把它推下水,好了,这样子就可以走得更远,而且在海面上更可能被人发现,但要离开这里就需要一个坚固的筏。

旧床板这东西用来做筏挺好的,所有这种旧油桶,看看,这些东西的浮力很大,你得检查检查,保证所有塞子都塞住了,没有任何漏水孔,不然就惨了。瞧这玩意儿够坚固的,一个密封的油桶很容易就能承载我的重量,有这几个初步的坚固筏就成形了。

这些工作都是为了保证这筏离入水的地方够近,最不想看到的一件事就是造好这个金属筏之后却没有办法把它弄到岸边,正好在涨潮,现在时机正合适,我得快点把筏做好,等着开始退潮时我就下水,我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些桶的浮力让这个床板离开水面,用些木材横穿过这里,把这些都系牢,为了系牢我打的是雪橇结,你在书上是找不到该怎么打雪橇结的,但是用狗拉雪橇时打这种结十分管用,这结是不会散的先,绕个短绳套然后接着绕几圈,一圈,两圈,三圈,再把线头穿过最后两个绳圈,缠过第一个绳圈,再从这个洞拉出来,然后再拉紧就行了。

潮水涨的很快,但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得加快速度了。我们还要用这些分别放于两侧加固纵向结构,筏就不会左右摇晃了,最后放一块波形铁皮把这个放在后面,这就有了坐的地方。

我在军队服役时有个中士说过:弄舒服点总是没错的,如果手上有这东西一定要善加利用,把这段折断系起来做个划桨。

人们都以为野外生存的要领在于会打结,看对书,但我对于野外生存的看法是要有永不放弃的决心,然后要有随机应变的能力,跳出固有思维模式,想好如何安然脱身。

时间和潮汐都不等人,我得加快行动,潮汐涨上来,这能浮起来了,差不多可以完工了,已经准备妥当,最后再检查一下绳结,关于筏,我的原则很简单,无论你绑的多紧,都要加倍绑牢,虽然看似风平浪静,但以我的经验来看,大海是瞬息万变的,好了,把它推出去吧。

真要命,好冷啊,不错,还挺稳的,你上来吧,很好,好了,该出发了。

我在涨潮时下水,希望等着退潮的时候能带我顺利出海,从而靠近普通船只行驶的航线,由于内陆地形险峻,阿拉斯加交通多通过水路找到船的几率很高,但我有别的发现。

在那个岛后面有鲸鱼,看见了吗?看它会不会游过来,看到了吗?太赞了,是座头鲸,能够如此近距离观察它真是太美妙了,这些家伙可以可达15米,3.5吨重,它正在水中灵巧地穿梭着。座头鲸就在水面下方游弋,每几分钟就会浮上来一次,但它们也经常跃出水面,整个身体都跃出水面,再以背部入水,希望它别从咱们的小木筏下冒上来。

我已经离岸了,现在正驶向开放水域,保持在正确的航道上漂游成了很大的难题,只靠一只桨来控制方向是很困难的,很难控制浮筏前进的方向,我只能任凭风浪以及潮汐摆布,我正漂流至更寒冷的水域,更糟的是自制筏突然出了问题,那个桶看起来正在下沉,而且越沉越深了,不是因为桶漏了,这个我敢肯定,但是没过多久我就被迫弃船了,准备好跳了吗?

我正乘坐自制筏离开阿拉斯加海岸继续找寻救援的船只,这里很明显冷多了,水流正把我引往那些多冰水域,就像这种,这可不好,我可不想被困在冰中间,但那些并不是海水结成的冰,而是夏天时从海洋冰川滑落下来的,现在我要做的便是尽量呆在无冰的水域,其他船只不可能冒险来这里,在这里很有可能被冰川撞破,在无冰海面被发现的几率会高很多,但是我们的情况越来越窘迫了,水里的浮冰越来越多,我应该是正驶向这些冰的来源,看,这片海的那头,看到那些冰川了吗?每年的这个时候大块的冰会从那里的冰川上滑落,我可不想又漂回去了,海洋性冰川很危险,从冰川上断落的冰块能激起大浪,没人想在这里停留,最佳的选择是驶入正常航道,然后找寻船只。

那里有条船正像右边驶去,看见船桅的顶端了,往右边那块冰看,那边1.6公里外有条渔船,太远了,看不到,我们我们得想办法到那块浮冰那儿去,大的那块,然后试着生一团信号火,这样就能被发现了。

我的计划是迅速到浮冰上,然后从那里发信号,这大概是附近最大的浮冰了,准备好跳了吗?我准备跳到浮冰上,它可千万别塌了,但就在我纵身一跃的时候筏失去了平衡,我的队友掉进了冰冷的海里,抓住你了,好了,要想让他发现我们就得动作快点,在这种情况下船在几分钟内便可能不见踪影,所以必须快速制造信号火,赶快把火生起来,我的急救助燃材料很快就能燃烧起来,但冒出的烟雾还不够浓烈,虽然冒出了些烟但这些烟是白色的,在这些皑皑浮冰之间是不会被看见的,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利用我的鞋底胶橡,胶燃烧时能产生很浓的黑烟,与白色的冰反差很大,会相当显眼,看看,它们瞧得见这个不。

依靠浓烟和我的亮红色外套这是我被发现的最佳机会了,举起你的手呈"Y"型,这是国际通用的遇险信号,代表"我需要帮助"。

救命,救命啊。

渔船减速了,并且调转了方向,对于幸存者来说,看到营救船转向他们是最激动人心的景象,船开过来救我了,它不会在这片充满浮冰的海域逗留太久,因此我必须一次成功,伙计,船朝着我们来了,它开得又快又直,我得换个好位置,船与这块浮冰擦身而过,这时我需要跳上去,我必须做好准备再起跳,我可不想最后被挤扁在船和冰的中间,但是它开得太快,距离也太近了,在最后一刻它撞进了浮冰,千钧一发我成功了,刚刚好,终于可以回家了。


荒野求生第六季阿拉斯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