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四集 奇瓦瓦沙漠 Texas 美国德克萨斯(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0
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四集 奇瓦瓦沙漠 Texas 美国德克萨斯(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德克萨斯州西部的奇瓦瓦沙漠的北端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这里是全美最鲜为人知,最荒无人烟的地区,地形起伏,峡谷横亘,暗沟险壑,被人们誉为"绝荒之地"。

这里是德克萨斯州西部奇瓦瓦沙漠的北端,被人们誉为"绝荒之地",这上面没什么能吃的,有胆的就来试试吧。

我身下就是奇瓦瓦沙漠,它是北美最大的沙漠之一,广阔无垠,荒无人烟,望眼欲穿看不到一丝文明的迹象,人们简称这里为"埃尔斯多普拉多",也就是"无人之地",1280千米长,400千米宽。

奇瓦瓦沙漠起自亚利桑那州,横穿德克萨斯,深入墨西哥境内,这里接近美墨边境,四周一片荒芜,每年都有很多人试图穿越美墨边境线上的这片沙漠来达到偷渡的目的,但大多数人都失败了,你若小瞧这片沙漠的威力它定会给你好看。

贝尔,差不多飞到2400米了,你可以出发了,祝你好运,你需要好运,在双翼飞机上跳伞绝对不能鲁莽行事,最简单可行的办法就是让飞行员将飞机翻转过来机腹朝上直接把我丢出去也许你的胃会因此翻江倒海但这种方法最为有效,我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但如若我稍有不慎,撞上尾翼我就一命呜呼了。

我的任务是教您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求生重返文明世界,我将随身携带最基本的求生装备,摄制组会和我一起共赴荒野。

我刚才坐的飞机在那,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到达地面,这里是北美自然环境最为凶险的地区之一,温度会连续几个月都高于100华氏度,从这里我就能感受到沙漠散发出来的热量了,下面要做的就是别撞上那些仙人掌了,着陆成功,但还是被这些仙人掌给挂到了,收好降落伞咱们走吧。

降落伞就丢这,大多数人都是两手空空迷失在荒野之中,咱们走吧。

奇瓦瓦沙漠万分凶险,异常干燥,大多数地区月平均降雨量不足2.5厘米,在这里保持身体的水分将是我所面临的最大挑战,但这一点至关重要,这也是在此类地区生存的关键所在。

到处都是动物的骸骨,这是只老土狼的头骨,恶劣的环境随身带上一两块这样的骨头也许能派上用场,老土狼的骨头很有用而且十分轻便易于携带。

我现在要去那片高地,这样我就能知道哪里不好走哪里可能有人烟。

登上高地你就能将周围环境一览无遗,这样你就能弄清自己要面对怎样的环境,在地平线那边就是慈恩拉日卡山脉,近处的就是格兰德河,它将墨西哥和美国的领土分开,这里是世界上巡逻最严的边境之一,如果能到那你肯定能找到人,这里崎岖的地形像是要告诉我够胆就来试试吧。

在这种环境下赶路就是一种折磨,但只要有合适的方法又快又省力的穿过这种地形也是可能的。

跑酷是法国军队惯用的一种方法,掌握好速度保持平衡合理发力灵活,调整行进路线,走最近的那条路,掌握这种方法之后穿越崎岖的地形变得不再艰难,好像是嫌这片沙漠还不够残酷,地表之下居然还藏着一个致命的"武器"提醒你这里以前曾是个牧场。

你看这些石头像这样摆成了一个圈绝对不是自然形成的,这应该是猎人设下的陷阱,我跟世界各地的猎人打过交道,这是猎人典型的手法,把石头摆成这样一方面方便自己寻找,对过往的行人而言也是一种警示,看看咱们能不能触发这个陷阱。小心,假设一只小动物走来踏进陷阱肯定会被夹的血肉模糊,好大的家伙,这个夹子后面栓着一根长绳,找到这样的东西对求生十分有利,这东西带起来有点沉,从这里面可以抽出一些细绳,真到了用的时候这绳子也够结实,找到好东西了。

这里多是平顶山经千年风化逐渐形成平坦的高原,他们高出沙漠大一截,为了找到水你得顺着峡谷往低处走我们走上面试试,但是在这里行走并非易事,同时你还得和时间进行赛跑,你得在身体严重缺水之前找到水源,所在地从来就没有什么容易的事情,这里起码有18米高,我得找个办法,从离开这块高地遇到这样的情况你有两个选择,原路返回或者想办法过去,我有主意了我有一根绳子一个旧的捕兽器,但是我的绳子不够长,我没法靠它下到18米下的地方,但是到这个峡谷的对面应该是够了,估计就只有9米远,我可以临时做一个可以扔过去的东西,就有点像,有点像爪钩之类的东西,然后把它扔到对面去,我开工了。

爪钩是罗马人最先发明的,在两艘船近距离作战时水手会把爪钩扔到敌船的缆绳上,然后把敌船拖过来以方便本方强行登船。

我从这个捕兽器上弄下来两个镫子,把它们这样交叉放一块然后像那样把绳子拴好,这样就能做出一个虽然粗糙但基本能用的爪钩,像这样绑起来,船员常用这种古老的方法打结,这样做的理由是这种结不仅结实而且也不费绳子,最后顺着绳子的纹路系紧就行了。

我们来看看能不能把这个东西扔过去,但是要把绳子扔过9米宽的峡谷并不简单,真是扔得太太太失败了,目标在那,下一把我一定要成功,这时最危险的就是把自己跟绳子一起扔了出去,所以一定要站稳脚边不要放绳子,正中目标,我感觉抓得很牢,不会再有比这还好的效果了,拉回来一点,遇到这种地形,绳子太重要了不能随便丢弃,等我过去了我还要把绳子收回来。

我手上现在拿的是捕兽器上的铁链还有一块骨头把铁链在这绕上一圈把绳子绑在铁链上能防止我在收回绳子的时候遇到障碍,我要把这块骨头直接穿进这两股绳子中间,你应该具有这样的心态,你要学会随机应变,现在我用剩下的绳子做一根细绳,这样就做好了这个回收绳子用的机关了,等我过去了我就把这根骨头拉出来,一旦这块骨头被抽出来绳子就松开了,就可以回收了。

好我们把这个弄好来试一下,登山者或山地部队都使用提洛尔攀登法,从一个高地去另一个高地,身体保持在绳子上方,一只脚缠着绳子另一只脚就悬吊着来保持平衡,绳子到目前为止都撑住了,这是好事,老实说我下面被压的挺厉害,但毫无疑问还有很长一截要爬,这个绳子相当牢固,但是坏了,爪钩那头松了!天煞的地方!

我要离开这根绳子,越快越好,爪钩还撑着,但也只是刚好撑着,我们把绳子收回来,好,按理说只要我拉动这条细绳就可以把那块骨头抽出来,酷,现在我们应该可以收回这条绳子了,漂亮,找条路从这里下去。

现在路看起来要好走多了,该死的仙人掌扎了我一身,我得花不少花时间才能把它们拔干净,事实上这里是个打洞取水的好地方,通常这些看起来干涸的河床只要你挖开表层的土你就能在下面找到水,看到了吗,也就是2.5厘米多一点已经开始感觉有点冷有点湿了,虽然更冷更湿了,但还是没有找到能直接饮用的水,我能够挖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在这里你每天至少需要一加仑的水以避免脱水,没有水你会开始感觉迷失方向,感到头疼恶心。

朝我们飞过来的是秃鹰,认出来了吗,这种鸟是自然界中的投机分子,它们对求生者很有帮助,它们可以将你引到刚死的生物,那里通常最有效的求生法则就是将自己变成食腐动物。

我们到下面去,你看它们一直在上空盘旋,而这就是它们要找的东西,一只腐烂恶臭的死鹿,臭的我都要吐了,这只鹿估计已经死了很久了,而且说真的这上面也没什么东西我能吃。

秃鹰的胃酸含量比人类高得多,所以就算有再多细菌它们也不怕,所以它们口中的美食绝对不是我能吃的东西,这块不毛之地荒芜且冷酷无情,向人们展示着它最残酷的一面,但只要具备切当的求生知识你就可以在这里找到水。

瞧啊,草莓火龙果,瞧,很容易辨认,它们顶部是红色的,注意要避开这些针刺,这些果子有助于帮你保持体内的水分,里面是这样的很不错的水果,真的是很好吃。

一路上注意留心看看看还有没有这种果子,我即将面临最致命的挑战,我将与美洲大陆上最致命的一种毒蛇面对面进行较量,我绝对不能把手直接伸进去,被它咬一口必死无疑。

我正与德克萨斯州西部的深沟峡谷展开生死搏斗,在我的南边是奔腾不息的格兰德河是世界上巡查最严密的边境之一,也是你到达安全地带的最佳出路。

停,停,停,停下,你听到了吗,是响尾蛇,跟着我,跟着我,瞧,在这下面,就在那块石头下面,如果你一不留神碰到了这些家伙,它们绝对会要了你的命,这种地方正是响尾蛇最中意的栖息之处,就是石头下方,因为那里可以躲开炙热的阳光。

人们一直以为蛇喜欢阳光,但其实不然,如果它在炎热的日子出来,没几小时就会死掉,如果能把它弄出来我们就能饱餐一顿了。我不能直接将手伸进去,先让它待在里面,我们要做个棍子把它弄出来,好了,它对此应该没有什么异议,让它在里面先待上几分钟,我知道需要什么来抓它了,快点,我们动作麻利点,我们要做一个钩子,然后还需要把钩子绑在上面的东西,我要利用这些丝兰,它们是制作坚韧长绳的不错材料,你可以用它来把钩子绑在棍子上。

这个办法我最早是从纳米比亚的布须曼人那学来的,它是很好的替代品,不过还不够长,好了,快弄好了,这里有一个小小的钩子,这长度够让我与蛇保持一定距离了,好了,他一出来肯定会大发雷霆是不是,所以你得把步子放轻点,先来看看我是怎么做的。

先把背包拿开,听上去响尾蛇还在里面,这声音也告诉我它已经准备好自卫了,但对于它来说最佳防御就是待在石头下面,这些蛇之所以喜欢待在这种地方是因为在这些地方你很难逮到它,如果你将手伸进去你就会被它咬上一口,瞧,搞定了,你看它的头部是菱形的,这表明你正在和一只夺命杀手蛇打交道,如果它的毒牙刺进你肉里,它就会把血毒素毒液注入你的血液,这会造成你的血液无法凝结,你最后会呕吐并伴随着便血,那是你能想象到的最痛苦的一种死法,好了,我把它弄到这里来想办法抓住他。

即使手持长棍我仍要时刻警惕自己所处的位置,你的视线一刻也不能离开这些毒蛇,它们能咬到自身长度三分之二的地方,把它按在地上叫它没法动,这样我就可以冒险接近它了,好了,唯一万无一失的办法就是将它的头给割下来,即便是我已将它斩首,但我还是得再检查下,就算它已经死了,你还是应该多加小心,它锋利的毒牙依旧能注射毒素,你肯定不希望看到毒素被注入自己体内吧,不管你有多少次对付毒蛇的经验,当你在对付像这样的致命对手时你很难不会心跳加速,在你离开之前把毒蛇的头深埋土中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走在这样的高地上眼睛一定要锁定远方的地标,这样你就不太容易会走弯路,因为一路上有不少地标供你参考,但如果你走在这些地势较低的地方要想不走弯路就要难多了,但有一个好办法就是看着你的影子,时刻注意观察身子和影子所成的夹角,一路上一直要保持同样的夹角大小,但是需要牢记的是这种方法只在短距离行走中才可行,原因很简单,因为你的影子会随着时间每小时移动十五度的样子。

这是一片冷酷无情的沙漠,干旱,触眼可及的地方都尘土飞扬,但是即使是最恶劣的地方我们也能发现一些久违的惊喜,快来看啊,完全隐藏于沙漠之中,看看这里,你可以想象到的最愉悦的景象就在你眼前,这里之所以会出现这片葱葱郁郁的绿荫是因为有水源从这下面流过,能找到这样一块地方真是太好了,我发现了水,可是要想下到下面去并非易事。

我身处德克萨斯州西部的奇瓦瓦沙漠的中心地带,现在我来到一处河谷,看看,这里山坡上的这些郁郁葱葱的绿茵都是由从火山岩里孕育渗出的泉水灌溉着,能在如此的炎热干燥的沙漠中心地带找到水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跳进去好好享受下,这里简直就是天堂,这些都是火山泉水,也就是说它可以直接饮用。

据说这些泉水从岩石中渗透出来,把这里灌满需要上千年的时间,我要把我的瓶子给装满,当你找到这样的好地方你得好好地利用下。

这景象真是壮观,不是吗,圆木及其残骸堆积成山,这些都是强风暴袭击此地时留下的,要下到河谷下面去得慢点,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由山洪造成的,山谷里下过雨之后所有的雨水都会从这里蜂拥而出。

好景不长,在我前进的道路上又出现了另一道障碍,面对困难的时候要从容淡定,等等,这里完全是悬空的,我们要另找出路了,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别的路,看看能不能想个法子到这棵树上,等等,看来我又要使用我的爪钩了,我得试试看我能不能将爪勾抛到这棵树的树枝上去,好了,应该行了,我来试一下,好的,太棒了,这个爪勾俨然已是我密不可分的好朋友了,我最后再用一次,借助它下到水里去,我准备借助这根绳子下到下面去,把碎石都踢开,好了,这是我能想出的唯一方法了,即使只有一线希望我也愿意去尝试,抓住了,好了,我把绳子给你扔过去,这些树枝没有我想象地那么结实,你准备好接绳子了吗,一二三,干得漂亮,好的过来吧,你没事吧,脚踩在这,就这样抱住树,很好,很好,我们慢慢地下去,出发。

关键是这些树枝都不太结实,很容易折断,我们得像考拉一样双手环绕抱紧树干,抓紧树干,趁这会赶快喘口气,这也太考验大腿了,大部分时候事情都比我们想象的要难做的多,我们还得继续前进,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离开这片沙漠绿洲了,我将要再次回到那个河流干涸,烈日炎炎如火炉一般的沙漠之中,看地上全都龟裂了。

沙漠生存指南中写道,避免高温炽热和脱水的最好办法就是在夜间行进,但是夜间行走在这种崎岖不平的地面上极易跌下不可预知的深谷而受伤,我可不愿意冒这个险,我要找个地方扎营,看这,有一个山洞,进来检查下,在这种地方扎营再合适不过了,周围还残留着一些动物骸骨,但是仔细观察之后你会发现这些骸骨相当脆,估计有些日子了,这个山洞已经很久没有动物来过了,在这里唯一有可能受到攻击的方向就是前面,事实上我们可能需要在这布置一点屏障才行。

德州这一带是生猛的巨型美洲狮的老家,在当地也被称为山狮,你可不想在夜里碰到这些家伙。

这种东西可以用来作为犀利的屏障,它的外号叫恶魔的手杖,看见这上面的刺了吗,它能直接划破你的手指,但是如果你看一下它的底部,这里却没有刺,所以我就可以用这种植物来当我的屏障,我要收集一些这种植物把它们放在山洞的入口处,好了,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

如果我现在在这个角落生个火,火堆也能保护我,我准备用一种自人类取火伊始就使用的取火方法,钻木取火,不用火柴打火石,只用两根木棍,等你把上面的树杈削掉它就会变得光滑一些,我等下要用到这些碎石把它们放在衬衣里,把树枝放进去它起的作用和砂纸一样,好了,钻杆已经变得很光滑了,然后钻板就从这根木棍上弄一截就行了,在钻板上挖个小洞叫做火床,然后在边缘刻一个小槽让余烬可以倒出来,我们还要用这片骸骨来接余烬,把它放在火床下面,要生火就得做好准备工作,做足准备,希望我能一次成功,好了,弄成这样就大差不大了,接下来在放一点沙子进去,这是为了在你转钻杆的时候增加一些摩擦力,你要注意的是不要钻的太快,把力气一下子用完,而是要慢慢转逐渐提高热量,等到开始冒烟的时候你可以稍微加速转动,这股烟很能鼓舞人的士气啊,因为你知道就快要有火了,你还要注意别把你鼻子上的汗滴到收集余烬的骸骨上了,如果你和我的鼻子一样大你就要格外注意了,这时你最想看到的就是从余烬盆里源源不断冒出的烟雾,这时你就知道你离成功取火不远了。快点,接下来我们要非常小心地处理这些余烬,把余烬都倒进去,然后我们要做的是轻轻把余烬倒进这里,这样余烬就能继续燃烧,这个旧鸟巢是最合适的火种,把它小心的拿在手里,想像一下你手里捧着一只蝴蝶不能太紧否则你会把火闷掉,但也不能太松否则会掉下来,我们成功了,火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用钻木取火的方式来生火,不用火柴或者其它东西,你知道帮我们在野外求生的东西就在我们身边,前人用这种方法生火已经有几千年了,只要我们谨遵前人教诲我们就能生存。

火在熊熊燃烧,我要把这条蛇剥皮,然后烤熟,把尾巴砍掉,把这个带回去送给我小儿子当礼物,然后我要把这条蛇放在"恶魔的手杖"上面,这样做的好处就是因为上面有很多刺所以可以把蛇肉牢牢地钉在上面,而且这种木材点不着,蛇肉会自然地烤熟,我的晚餐就有着落了。

外面还有亮光,我准备出去找一些"石炭酸灌木"来作垫子,人们常说在野外求生的时候,良好的睡眠和饮食同样重要,现在我二者皆备了,这些是铺垫子的好材料,不仅是因为虫子对它敬而远之可以让我免受虫子的打扰,而且它还能掩盖我的气味,这样美洲狮就不会来我这里"做客"了,为何这里的每一样东西不是多刺尖锐就是想要你的命,人们总说蛇肉的口感类似鸡肉,但事实是他们说错了,这口感更像是烧烤出来的肌腱骨头和皮。

这是一个美丽又平静的夜晚,这里的夜晚静悄悄美妙极了,但是人有三急,我要试着用从这些"魔鬼的手杖"之间尿出去,好了,这下好多了,人们总说求生不是一件体面的事情,我想我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了,我要试着再睡一觉。

我在德克萨斯州西部奇瓦瓦沙漠深处的小洞穴里渡过了一夜,由于这里连续几个月都没有降水或只有少量降水,要在这块炎热的北美洲沙漠中求生保持身体的水分至关重要,那只在岩石上休憩的蜥蜴可以为人体提供蛋白质,只要你能抓得到它,小家伙跑得真快,你应该把它的头去掉,然后把内脏什么的挤出来,然后你就可以在路上慢慢嚼它了。

那边有河看见了吗,格兰德河美国和墨西哥的界河在这条河上到处都有边防巡逻队的身影,他们在你头上的无人气球上装了摄像头,他们会沿河不停地巡逻,只要你能下到河里自然有人会来找你,这条河在你身下约66米,但只要用脚和背分别抵着两边的岩石我就可以用烟囱攀登法沿着这条狭小的缝隙降至谷底,我现在只能靠脚抠住又松又散的岩壁,但也就只有一个脚趾那么宽,我不喜欢这种感觉。

贝尔别抱怨了快下去吧,把步伐变慢,保持平稳至关重要,要时刻用身体抵住岩壁,不能松,但是看不到下面到底有多深这让我很是难受,到底是5厘米还是5米,不过下面开始变宽了,这可不好,这里太陡了,直接到底,这里肯定是没法爬了,我们得借助下这根绳子,得想办法把它栓在哪。

我要临时做个螺母应个急,其实就是一种塞进石头里的攀爬工具,你可以把绳子绑在上面,有很多次我都被困于绝境,但那时你能感觉到大脑在飞快地运转,不一会一大堆疯狂的主意就冒了出来,最后你想到的主意总有一个是有用的,好了,看这个临时应急的攀岩螺母就做好了,应该能承受住我的体重,这么爬下去可不行,太危险了,我要把螺母塞进这条裂缝,行,还算牢固,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绳子从这穿过去然后顺着它爬下去,然后再把绳子收回来,拿好背包,好了,把绳子穿过去,起初看起来很轻松的攀岩,在转瞬之间就变得困难重重也更加危险,你一定要给自己留好退路,不然你就会身陷悬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卡在这里难以自救,好了把绳子收起来。

天呐,活过来了,把绳子装好继续前进,终于绝处逢生了,你看,好了,这里简直就像天堂一样美好,我要沿着这条河继续前进,你可能还没注意到,但你此时已经处于监控之下了,你只能寄希望于自己触发了监控系统,这样巡逻队才会来找你,这是巡逻车的声音,我得救了。

我深陷这片沙漠之中体验了它最冷酷无情的一面,所幸最后逃出生天,如果说我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千万别惹德克萨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