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一集 急冻荒原 Arctic Circle 北极(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0
荒野求生第六季 第一集 急冻荒原 Arctic Circle 北极(国语高清)
 

   这一次贝爷将在急冻荒原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这次来到了冻死人的北极圈地区,它是这个星球气候最恶劣的地方之一。

我位于北极圈321公里内飞行这里的气温通常是零下50度这次玩的是心理战,这次的任务就在于此。冰天雪地的北极圈地区,人烟稀少,北极覆盖了周围800万平方公里的地区。跳伞进入这片蛮荒之地,将是我生平最严峻的挑战。

这一带是布满陡峭的岩石和巨砾,我曾经在一次跳伞摔伤了后背,我绝不想噩梦重演,最保险的胜算就是降落在结冰的水面,看见那个结冰的湖了吗,降落的时候,看到烟雾弹了吗,它就是我湖上的灯塔,只要降落在烟雾弹附近,我就不会撞上巨砾。

军队通常在降落前,利用烟雾弹来确定风向,烟雾弹已经扔到湖上,目标确定,现在开始定位跳伞高度吧,准备好跳伞了吗,准备就绪,好的,祝你好运。

升高一点,再高一点,高度合适,3公里,可以了,准备跳了,我带着求生会用到的基本工具,摄制组紧随其后。

该打开降落伞了,在距离地面3千英尺的高空中,我需要找到我的烟雾弹,烟雾弹在那儿,我正好在目标区。如果我不在它附近,我就很容易在着陆时撞到岩石,跌得粉身碎骨,这次跳伞绝不能出差错,我必须让自己降落在烟雾弹的左边,太右边的话就会撞上岩石,太小了,湖面地势平坦,很难决定降落在哪里好,天太冷了,我的手指完全没知觉了,这真是一个荒凉的地方,降落伞也许会有用,要收好。

我不能在这里呆太久,我必须在长冻疮前,赶紧离开这个光秃秃的山头,收好东西,活动一下,血液循环一下,走吧。

当身处险境,要时刻关注能帮助你脱离困境的东西,这是雪脊,由风吹形成,有点像沙丘,迎风面比较陡,上面的背风面会积上柔软的雪,通过识别这个,你能了解大致的风向。

现在这里吹的是海风,跟着雪脊走,就可以到海边,如果走错了就有可能会进入西伯利亚,冬天几乎没有生物幸存下来。但是仔细寻找还是能找到活物,这里有岩高兰浆果,看到了吗,每年此时,这里生长的全是这种小植物,虽然不多,但能给身体补充一点维也不错。

等等,看,这里也长有岩高兰浆果,这有驯鹿的粪便,你们看,一大堆,还挺新鲜,看,这是驯鹿的足迹,沿途能看见一路都是驯鹿的蹄印。看,粪便,还有那里,好,我们跟着这个走。

几千年前,萨米人为了猎捕驯鹿来到了这个蛮荒之地。至今还有少数部落扔在此猎捕驯鹿,但是能看见这些萨米人的机会微乎其微,因为这里足有北卡罗莱纳州那么大。

来,过来,趴下,趴下,有驯鹿,再靠近点儿,好大一群,至少有50只。事实上,现在我们背光,这对我们有利,这意味着驯鹿从那边看不见我们,但是我们处在顺风方向,这就不太好了。我们的味道会顺着风吹过去,后退一点我已经得到萨米人的允许,可以猎杀一只野生驯鹿,我得在它们受到惊吓前,不让他们发现我,它们有很多生存的优势,宽大的蹄子就像穿了雪靴一样,能够在雪地快速活动,但是我可比它们聪明多了,我要好好利用这一点,在这儿设个陷阱,发现了它们的足迹增加了我们的胜算。它们通常都走一条路线,就像是驯鹿的高速公路,这陷阱的原理是当驯鹿跑来脚踏入这个陷阱,继续向前走,这样它就被抓住了,陷阱设得越多,捕获猎物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块区域我差不多布置妥当了,看看结果会怎样,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回到我们刚来走过的那条路,爬上那个山坡,伪装自己,不要动,趴下,我会拿着摄像机,绕到另一边尝试悄无声息地走到它们后面,好,开始行动。

拍摄小组留在了山坡上,我单枪匹马去包抄驯鹿群,这些驯鹿的视力极好,偷偷接近它们的结果会是致命的。现在的难度在于那些驯鹿全都逗留在广阔的平原上,一旦走出山沟,没有多少东西能掩护你。我需要尽量压低身子,希望它们不会发现我。

好了,它们开始逃命了,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其他什么东西惊着它们了。不清楚,但现在它们跑的方向是错误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它们正在找逃命的路线,机会来了,上上上!!

我占了突袭的先机,但驯鹿的速度比我要快10倍,我的优势在几秒内就将遗失殆尽,驯鹿群受到惊吓,开始分头逃窜,半数向左边逃去,另一半逃往了那条山沟。

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收获,从冰河时期开始,驯鹿就开始为人类提供温饱,只要你控制了头部,你就能控制整只驯鹿,在这样的冰天雪地里要搬运一个比自身体重还重的尸体相当困难,计划赶不上变化。

我在北极圈内200公里处,在这个萨米捕鹿猎人生存的史前大陆,机会来了,上上上!!!

我的计划失败了,但是还是从驯鹿群中抓到了一只,让你们见识一下不同的,物种为求生所作的奋斗。好了,这只驯鹿的脚踝已经被套牢了,但我还是要防备下它的鹿角,这才是它的致命武器,只要你控制住了头部,你就能控制整只驯鹿,现在让我们迅速了结了它。

刀直接插入耳中,动物立刻就会脑死亡,现在的动作都只是反射动作。全世界的土着居民都会饮用动物的血,在如此冰冷刺骨的温度下,没有比这更美味的佳肴了,温暖且富含蛋白质生存食物往往都不可口,但却会给你生的机会。

在这空旷的冰原上温度只有零下20度,我需要在它被冻僵之前把内脏取出并剥去皮,最棒的事情就是这尸体残存的温度,这是我手指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了,感觉太好了。你得进入到胸腔里把它的心脏拿出来,好了,看看这心脏的大小。

实际上,爱斯基摩人经常食用生肉,爱斯基摩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食用生肉的人"。他们把食用生肉当做一种取暖的方法,这样吃就可以了,至少这是热的,在这个环境下,好的掩护可能会救你一命,这些毛发是空心的,皮毛是很好的御寒工具,你看,我拔一撮毛下来,你看这毛有多厚,驯鹿是如何在北极冬天零下50度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这就是原因。

这肉里包含了100千卡的能量,足够你活2个星期了,所以我绝不会把它留下,这架子看上去太简陋,临时用来搬运驯鹿尸体已足够了。这是典型的北美人搬运帐篷的方法,用绳子将桦树树杆绑成个筏子,一条皮毛作为纽带,这项任务显然不会太简单,但当你得到这样一顿大餐,你真的不舍得将它扔在这里,筏子承受住了尸体的重量,但要在皑皑积雪中拖动它也非常辛苦,就当做是在雪山里做运动。

现在开始稳了,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步伐,当我到达林木线后地势越发险峻,雪橇越发难以拖动,先稳在这里,那里,你看,是个山崖,我不可能把自己和雪橇弄下去,看那,等等,看到另一边冻住的瀑布了吗,如果我们能过去的话,说不定能从那里滑下去,你看,这条河,就是冰冻住的瀑布积起来的,夏天这里肯定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但因为现在它大都被冻住了,所以我要利用它去到下面。

等等,这有点,有了驯鹿就不愁食物来源了,但把它拖过这种地方可不容易,帮我个忙,帮我踢松一点,它落到了冰冷的河水中被卡在冰层里了,我们掉下来了,陷到河里了,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是个错误的举动。若想生存,我必须在几分钟内离开冰水,我全身湿透,寒冷至极,水冷极了,我要把雪橇拽出来,离开这里去取暖。但它被冻入冰层中了,卡在里面了挪不出来,我需要尽快另谋出路,我这么辛苦才得到这块肉,我绝不会放弃它,不知我是否可以保住鹿腿。

我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但回去我至少能拿回一部分,冰水中的生存时间很短,我的手已经失去知觉了,我的身体正从四肢抽调血液以保护重要器官。我很了解自己的身体,当我身体变冷时,我能感觉到它不听使唤了,所以从冰水中出来十分困难,因为行动速度变慢了。

我保住了这块肉,剩下的就没指望了。

这是瀑布的顶端,要从这里下去,我现在冷得要命,又湿又冷的,危险是导致手脚逐渐失去知觉。如果你不能使用它们,你的麻烦就大了,所以我要把手套拧干,我要在我的手,完全失去知觉之前把水拧掉,我要找到最快捷的路,这冰太脆了。实际上,看,冰后面可以看到瀑布,听到了吗,冰被踩裂了,我可以把整只手穿过去,在冰洞中穿了伞绳之后,我就可以像消防员一般滑下这个沟槽,这样速度很快,但是很冒险。

我得寄希望于冰洞能承受得住我的体重,这下面是悬崖,真的很陡峭,这里有个勉强能落脚的岩架,我想带着降落伞,当我松开那端时其余的就都下来了。放下去,开始滑,手快冻僵了,但我从瀑布上下来了,并且我也得到了食物,收好鹿肉和降落伞之后,我径直去找可以生火的树林。

在厚重的雪中行走真吃力,它们都是从那些高山上吹下来的。这样的一番跋涉,使血液回到了四肢,我的手有知觉了,但时间紧迫,湿的衣服使我身体热量流失很快。看到了吗,那个峡谷底部,我们去哪儿吧,是间猎户小屋,但好像已经废弃了,看起来已经久无人迹了。下去看看,需要清理一下积雪,否则打不开门,好了,进去吧,至少木材还不错,真是个古董级滑雪板,看起来久未使用了。

首先我要生火,我需要取暖。以前这里有人捕狼獾,但现在狼獾是受保护动物,这些小屋也就废弃了,但这里就是我养足精神继续上路的绝佳之所。

这鹿肉完全冻住了,但我可以切些脂肪和肉片,把它放沸水里煮,煮一锅热呼呼又有营养的汤,在这种极端温度的环境中,你的身体需要双倍的热量,对于成年男性来说是每天6千卡路里。

感觉好多了,一堆火就能把身体烤干,提高斗志,恢复元气,大多数都是垃圾,但别人的垃圾正好成了我的救命稻草。看,这边有个旧铁丝,很显然是用来撑窗户的,留着它也许会有用。这雪板太糟了,也许有五十年没用过了,但我可以用,这个旧窗帘做临时绑绳,4千年前俄国极区就有人用滑雪板了,我希望这个能用。

我正在北极深处与冰冻和厚雪打没有胜算的战役,我用小屋中发现的旧窗帘,修复了古老的滑雪板,我要用它们寻求生机,我用一根直柳枝,末端绑上两根小细枝,做成临时滑雪杆,这是很不牢固的,而且我也不是要参加奥运滑雪,但是在厚重的雪中,用它走比徒步要好。

这个破旧的越野滑雪板在平地上还好,但下坡就不行了,在厚雪中它们简直无法操纵,还是不行我可不能让自己受伤。你掌控不了像这样的雪橇时,在树间滑雪就很危险,特别还是在这么陡峭的坡上就更危险。这里肯定有15-18米高,我不可能从这里滑下去。

等等,那里有棵桦树,我有办法了,把雪橇扔下去,这样更快。我希望桦树也能让我快点下去,计划不算完备,我得先抓住树冠,然后用体重使它弯曲,目前为止情况不错,当我没说这树枝应该要弯曲才对,不过雪已经把它的弹性消耗得差不多了。

我又要开始滑雪了,但想要穿过这片崎岖不平的地势并不简单,我速度快不起来,雪橇不太管用,它们在平地上还行,但是在上坡路可不好用,越野雪橇底部通常都打了特别的反冲蜡-。

这样雪橇底部会变得粗糙因此能防滑,我的雪橇没上那种蜡。不过我有个主意,我能想到增加雪橇底部摩擦力的,最好办法就是往上面撒尿,我希望等尿液冻住了以后,会有一些雪黏在上面,这样就更能防滑一点。我以前没试过这个办法,但是逆境求生就是要打破常规思考方式,哪怕用膝盖思考,我要把它翻转过来了,它应该要开始结冰并紧紧地黏在雪橇上,看,有雪黏在上面了,成功了,雪黏在雪橇底部了,好了,出发吧。

看,这样上坡就顺畅多了,尿冻防滑,就这么简单。

一个二战波兰俘虏的传奇一直激励着我,他从俄国位于北极圈的古拉格集中营逃出,传说他在这种地方逃亡跋涉了三年才得到救援。

前面有个大湖,天哪,瞧瞧这地方,又空旷又平坦,可我要走的正是这个方向,但说真的我不想在这么大的湖边呆太长时间。

横过这座湖要走8公里,但是再过一小时就晚上了,天黑之前我绝对到不了对岸,没有遮盖物的话在这片开阔的冰层上过夜不是好主意,而且风开始变大了。

我突然想到我可以把降落伞当风筝用,借风力拉我过这片冰湖,这样我的速度就会快些,如果我能想法让降落伞膨胀起来,那剩下的工作只要交给风力就行,好了,出发了。

在开阔的湖面滑行上有一个好处,就是风力够大且速度稳定不间断,这样光靠雪橇自己慢慢走到对岸要轻松多了。

当太阳下山后温度会骤降到零下五十度。在这种地方能挨过晚上就算厉害了,又回到雪棺里了,我现在位于北极圈深处的一个冻湖中央,太阳很快就要下山,温度也将随之骤降,我把降落伞当风筝用,借风力拉我过河,这方法不怎么靠谱,但目前效果不错。优秀野外求生者就要敢想,就要打破常规,聪明地捣鼓出利用自然,而不是与自然抗争的办法以自保,逆境生存下来的人就是这么做的。

按这个速度,不等天黑,我20分钟内就能到对岸了,好了,我接近河岸了,太好了,进展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多了,真的很不错,风力稳定,但是我的降落伞没有刹车,要停下来就只能靠俯冲了。

天色更暗了,在这里野营应该不错,我周围都是树,这样就有木头生火了,这里地势也比实际湖面略高,冷空气会下沉到那边去,把这个放下来,好了,要开挖了,我想挖一个雪沟,其实它更像个雪棺材。

太阳下山后,气温会大幅骤降,树枝和雪会把你和外界的恶劣气候隔绝开,这样帮你挨过夜晚。我需要的最后一样东西,看到了吗,它像一个水槽,所有遮蔽渠里的冷空气都会下沉到这里,它能起到的作用很大。

爱斯基摩人以鱼果腹,如果能打穿冰面,我也想碰碰运气看能否抓到鱼,希望能捕到鱼,这里大部分的冰,都非常厚重,至少有一米厚,但我离这片水面很近,这里就会薄一些,应该能凿穿。

鱼肉含有-3多不饱和脂肪酸能稀释血液,加快血液循环达到保暖目的。

天色变暗,看不清了,但是我拿着一小节树枝一端栓有降落伞上的细绳,绳子上系着,从小木屋里找到的一小段金属丝,最后我需要制作,一个鱼钩,当鱼儿吃食时,这根小刺就会卡住它的喉咙,钩上一小块鹿肉,然后就能将之放入湖水中了,在洞口覆盖一些雪,防止寒风将水面再次冻结成冰。

最后,我要做一个火把,鱼一般在夜晚很活跃,古因纽特人在冰洞周围点上火把用以吸引鱼儿上钩,我仅用两截树枝,在树枝中间的楔形位置填充了很多桦树皮,应该有效,希望多些鱼上钩。这和远东的钓鱼灯原理相同,希望在我熟睡之时,鱼儿能看到冰折射的亮光,赶来吃食。

鹿皮阻挡了一些身下的冷气,但不能彻底阻挡,还是很冷,比没有鹿皮强点儿,但还是很冷。我要去看看那边的火把,看看钓鱼效果,顺便检查下我的双脚是否能动,好吧,行动,但是我要快速行动。

现在是午夜,零下三十度,至少能让血液重新流动起来了,又回到了雪棺里,漫漫冰雪长夜。

看到日出感到温暖,我如释重负,昨晚真是太冷了,我用降落伞裹紧自己以求保暖,去看看钓鱼冰洞吧。看,雪阻止了洞口结冰,看看有没有收获,答案是否。

也许树枝浸水了,你不可能事事都如意的,继续前进,该出发了。

在这片冰原,每一步走得都不会那么顺利,我要说的是,通过如此寒冷的冰水要特别地谨小慎微,之前必须有类似的训练,即便是那样,这还是会有危险的。

天啊!我正在北极圈,在莽莽森林中奋战,现在的温度是刺骨的零下二十六度,如果这还不够刺激,现在一条河横在我的前行途中,我要说的是,通过如此寒冷的冰水要特别地谨小慎微,可能会葬身于此,之前必须有类似的训练。

我要在这边找些易燃物,然后带到对岸,因为一旦我从冰水中出来就没多少时间,采取取暖措施了,在附近找些易燃物吧。桦树皮富含可燃物质,当我上岸后能够用它快速生火,准备好了充分的准备总是有用的,如果衣服弄湿就会冻结在身体上,那样就不会起到保暖作用了,我要将衣物打包和我的救命火放在一起,有趣的是一旦准备跳下去,只感到心速加快,其实这主要来自于恐惧,但是你需要利用这些,我立刻能感觉到肾上腺素分泌了,它就像我所谓的宝贵十分钟,肾上腺素分泌十分钟,在这时间里,我要过河并生火,脊梁发冷。

好了,要下水了,这样的生存挑战以秒计时,刺骨的冰水袭击我裸露的皮肤,摄像机镜头甚至结冰了,但是你必须集中精力,我要用这块浮冰,带我的背包过河,这也许能让我的包不被打湿,浮冰承载着我所有的东西并帮我越过岩石密布的河床。

现在看起来,看起来不错,全部浸入水中了,这种与冰水的撞击使得体内血管收缩,这能引发心脏骤停,保持冷静,随机应变。如果你在这里昏过去,那就死定了,最深处已经过去了。

上岸,虽然脱离冰水,但并未脱离危险,体内温度下降了三度足以致命,我必须尽快获取温度,天啊!我要坐在降落伞上阻隔雪,并将自己裹在里面,包里的燃料,看起来还算干燥,但只能看它能否燃烧来判断了。让它自行燃烧,我先穿件衣裳,这就是充分准备的重要性,做足准备的重要性,这能让我一分钟内把火生起,一分半钟就摆脱这刺骨冰水,全靠我做了精心准备,这下好了这火堆真舒服啊。

我孩子们有时候也看这类节目,当碰到天寒地冻时,你给他们看看鞋带,直挺挺的,就知道那有冷了。

上岸了,可以给过往船只发信号,不过首先要接近船只的航线。

那边水里有只死海豹,深入酷寒的北极,真正的极限考验。穿越雪山,越过冰瀑,走出密林,现在我到了海边,真是一片浩渺的极地生命禁区。

看,海上的雾霭滚滚而来,好了,咱们下去吧,海岸是你见到文明迹象的最佳机会,这里要什么有什么,遍地都是有用的东西,都是从航行于那边极北航道的渔船带过来的。

全球八成的银鳕鱼都产自北极水域,能走出这个渔船密集的航线就看你的本事了,这些东西,足够建造一艘简易的救生筏,我应该可以做一个,慢慢漂到那些外海岛屿,然后燃起火堆求救,那可能是你被航船发现的最好办法。

这些都是船上丢下的的废弃物浮力不错,还很结实,这些破东西也有用。比如这个就可以绑在筏子上面,再栓上这些浮球会更稳定些。

北极地区的海水冰冷刺骨,我要尽量不被打湿。再有一小时海潮就要转向,潮水会把我冲回海岸,好了,浮力还行,可问题是,筏尾这个油桶大概是漏了,现在里面进水了,整个筏子都倾斜得很厉害,另外,这里的浪也有点大,这下就困难了,不过海潮起了不少作用,正在把我推向内岛之外能看清航线的地方。

海水在零下2度才会结冰,我被打湿了,手指已冻麻,可顺水而漂还算不错,那边水里有只死海豹,我看能否稍稍划过去些,更靠外边的岛上有成群的灰海豹,过去人们常猎取它们,取脂肪作油灯燃料。

我想到个办法,终于抓住了,臭烘烘的东西,我要弄点海豹油脂,这能帮我把信号火堆烧得更久,这帮家伙可真够肥的。

海豹正是靠这个在那冰冷刺骨的海水中保持体温,现在浪头有点大了,应该就是海潮变换的信号。近岸流又可能把我推向内陆,不过我就快到了,这边就是外岛,时间刚刚好,筏子也快要倾覆了,筏子已经散架,不过我也成功上岛。

现在我只需找个好地方点火发信号,得找个高处,这里便是这个外岛的制高点,那边就是北方航船的必经之路,这里便是燃起火堆信号的最佳地点。

有个丹麦渔民在格陵兰某外岛活过15天没有任何食物,仅靠吃雪,获救时体重减少了20公斤,被严重冻伤。

有船只靠近时,你要准备好火堆信号,你不知道何时,甚至是否还能再碰到船只。我要拿些海藻,方便出烟,海边那些泡沫塑料也是好东西,也能燃起黑烟。再来点引火物,终于来了,有艘渔船,我得赶紧。

船距离岸边至少有32公里,想被发现就得动作快些,油脂燃起来了。多少年来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火堆,只要在需要时,点燃它们就能挽救无数条生命。

好了地球上总有些未被岁月和人类文明染指的原始荒凉之地,但是基本的求生技能却万古相传,只要让自然为我们所用,那我们就能幸存下来。


荒野求生第六季 急冻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