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三季 第一集 撒哈拉沙漠 Sahara 摩洛哥(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4
荒野求生第三季 第一集 撒哈拉沙漠 Sahara 摩洛哥(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撒哈拉是世界第二大荒漠(仅次于南极洲),也是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该地区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

我来到了非洲北部的摩洛哥,从阿特拉斯山向撒哈拉沙漠飞去。广阔的撒哈拉沙漠面积占非洲大陆的四分之一,绵延十一个国家,这是一片干旱严酷的荒野,如果你不知所措,它会把你烤成人干,这里没有任何出路,继续活下去就是你唯一的希望。

如果你在这个沙漠里迷失,有两件事情最有可能要你的命,那就是脱水和中暑,发生这两种情况也就是几小时的事儿。

直升机盘旋在2400米高空,现在该下去了,我带了一些基本生存工具,摄制组将跟随我进行拍摄。

这绝对是我所到过的最炎热的沙漠了,夏天撒哈拉的气温会超过54摄氏度,你只要摸一下这些沙子,把手放在上面几秒钟都让人受不了。

逃离这里的唯一出路是阿特拉斯山,离这儿有几百公里,但在这一个沙漠火炉中不可能走那么远,你只能努力让自己活下去直到被人发现,你必须让头部保持凉爽,所以我要用我的汗衫做个阿拉伯式头巾,在这样的炎热下大脑会热晕,身体会不听使唤,可能你还没意识到就已经成了秃鹫的美餐。你可以把它裹在头上,在这样近乎烧烤的炎热中它能为你争取更多时间,相信我,这很管用。

如果你以为我对撒哈拉的危险估计过高,那就错了。因为就在两年前,有辆卡车上坐了七个人开到这儿来,在沙漠中央抛锚了,他们什么也没有做错,他们只是呆在车里,但是尽管如此,三天之后,他们被人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死于脱水。

为了在这里求生,你需要食物但最重要的是水,在这样一片不毛之地很不容易,这儿一年只有7.6厘米的降雨,只有最顽强的生物才能在这里生存,能抓住就绝不能放过。

来,看看这个小家伙,看到它你要小心一点,这是一直销骆驼蜘蛛,而这些让我把它按住了。好了,这种动物介于蝎子和蜘蛛之间,事实上它们可以长到大约15厘米长,它们是很好斗的家伙。据说沙漠里的士兵也非常害怕这些家伙。我让你看看它在追什么,看上去它好像在追我,其实它在追我的影子,就连它也想逃避这火辣辣的太阳。

我的这个水壶里大概只有一升的水,但是在这样的炎热下我每小时都至少要喝下一升水,但是我有个办法可以用这点水坚持更长的时间,就是把它含在嘴里,这样的话就能保持我的嘴巴和喉咙湿润。这是个简单的求生敲门,但它可以为你争取到额外的时间,如果你要在这里生存那可是至关重要的。没有食物你最多能坚持三星期,但在沙漠里没有水,能活到24小时以上就算幸运的。

找到水源是攸关生死的,你必须尽可能爬到高出寻找任何有可能发现水源的线索。

这沙丘爬起来真的是太费劲儿了,爬起来脚下简直就像是踩着糖浆你每爬上去个一步就会滑下来两步。

你看那边地平线那里,好像有些树冠,那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你必须在风里增强之前尽快赶路,只要一眨眼的功夫,这股酷热就会变成一场让人睁不开眼的可怕沙尘暴。有两种办法可以从这儿下去,拖着脚慢慢地走,天晓得会走上多久;或者快速的跑下去,这上面已经起风了,我得快点跑下去。

身体往后倾,大步向前跑。

我爬上那座沙丘花了大约45分钟而下来呢,大概只花了五秒钟,好,继续上路。

撒哈拉的风把沙丘雕塑成了独特的形状,你可以利用它们来分辨哪里是你要前进的方向。这里的情况就是盛行风来自东北方向的地中海,它把所有这些沙丘迎风的一面吹成像这样长长的浅坡,然后呢,在被风的那一面相对更短也更陡峭,所以我就知道,东北是在那边,那么西北呢就是在那个方向了,我的目的地阿特拉斯山就在这个方向。

我正在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里,你徒步走出这儿的机会非常渺茫,拼死挣扎只是为了生存下去,如果你遇到这样一颗棕榈树,它可能是个大救星,食物、水还有最重要的庇护所。

在沙漠里最大的敌人之一可能就是中暑,它来得非常地快,事实上大概只要一个多小时。我以前见过有些士兵中暑,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中暑的第一个迹象就是有一些头痛而且感到非常地疲劳,如果你不尽快给自己找个阴凉地方情况会越来越糟,你会停止出汗,因为你的身体要努力保存体液然后你会出现晕眩,如果你得不到医治可能会死。

我们摄制组里已经有一位中暑了,他只好被送了出去。说真的,这片沙漠在很多方面都证明它是我最艰巨的任务之一。

在这样的炎热下,你每小时会消耗一升水。你自己甚至都不会注意到,如果你不喝水,就没有希望活下去,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想尽办法搞到水。

我在远处时,曾以为这里或许会有个绿洲什么的,但是没有。不过摩洛哥人对这些枣椰树有种说法,它们的头在火里而它们的脚却常常在水里,我不知道是不是值得。在这下面挖个坑看看吧。

这么做的唯一风险就是你的身上会出更多的汗,失去更多宝贵的体液,好了,你看看,这下面完全是干的,干透了。但永远不要放弃,只要有一滴水也好过一无所获。我用过的一种古老的军队技能没准可以奏效,做个露水坑,挖一个大约45厘米深的坑然后铺上一些棕榈树叶,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把石头放在这些树叶上面,事实上,这些石头呢,可以采集水分,那么具体的原理就是,由于这些石头在晚上会冷却下来等到太阳升起的时候,外面的热量和冷却的石头接触就会形成冷凝。

为了完成这个露水坑还要在上面多加一些树叶,炎热的空气里会有少量没有被蒸发掉的水分,经过一夜这些石头应该能收集一些宝贵的水滴,好,这就行了。

不过石头可能有危险,它们是致命的蝎子最好的藏身之处。你看,这儿就有一只,事实上,这是一只肥尾蝎,这种蝎子要知道是世界上毒性最强的蝎子之一。你们看,如果我把这个放那儿,它会试着去蛰它。事实上,它的毒液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

如果我被这样一只蝎子蛰到又得不到任何帮助,很可能在六小时之内死去。它的毒液会攻击你的神经系统,意味着你会抽搐,最终导致心力衰竭。每年在摩洛哥至少有100人由于被蝎子蛰到而丧生。

我发现在这可枣椰树顶上有些枣椰子在最顶上,如果能采到它们那将是很好的能量来源。

如果你好几小时都没喝到水就得赶快找到某种替代品,在这可树上有些枣椰子应该会有帮助。希望我能给自己搞些晚餐,它大概有9米高,不过,我想我能爬上去,小心那些松动的树皮,它会让你皮开肉绽,你得要小心这些玩意儿,你得用你得脚紧紧地按住,别把全身重量放在其中的一片上,这么爬树胳膊会很累。

好,我现在要把这些割下来。我现在的位置可不太妙,因为我的胳膊都被这些树皮摩擦得生疼,不过我发现上面有很多枣椰子,它们看起来好像不是很熟,但其实枣椰子是最好的沙漠食物,含大量糖分,还有许多能量,维生素C,还有很多矿物质代替我由于出汗而失去的盐分。

来尝一下,天啊,味道实在是,实在很苦涩,但是我要尽可能地多吃一点。

这次沙漠站在了你这边,炎热有助于你的伤口愈合。

如果你要在这里搭建营地,首先要做的就是给自己找一些能够隔热的东西。酷热已经折磨你一整天了,可当你在也玩用得着热量的时候,沙漠却另有打算,一张用棕榈枝交织成的床垫可以帮助你活下去,沙子的隔热性是出了名的糟糕,会从你身上带走许多热量,这个能把你跟晒在隔开。

到了晚上气温可能会急降到冰点,如果你要在外面睡觉,必须有堆篝火,这里不缺干燥的柴火值得试试钻木取火的办法。你要做的就是从这儿把它折断,这个就是篝火的基座,然后把这个做成一根钻杆,把钻杆削圆了,在基座上钻个洞,然后开始转动这根树枝设法得到一些燃屑。这么做的关键就在于早起阶段不要太着急,只要慢慢来,至少大概要钻上一分钟甚至两分钟,我只要稳定地增加钻杆底部的热量然后就要非常用力地转动,产生出燃屑。

我们来看看情况怎么样。噢,可恶,火熄灭了,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这一次没能点着,从很多方面考虑,我需要保存体力,坐在这儿汗流浃背地再来一遍,这对我可没什么好处,这一次我要用我的打火石,希望能点着它。

如果说你要在外面过上一夜,这的确是个很棒的营地,你有一张床,夕阳西下,还能观赏大自然的演出。

无论何时,当你处在求生的状态时,保持身心合一是很重要的,瑜伽能够帮助我,我十年前发现了它,当时我经历了一次可怕的跳伞事故,摔断了背脊,它帮我重新站了起来,它能舒缓大脑并帮助你放轻松。

沙漠里的气温,晚上还是近乎冰点,到了白天只要几个小时就会急转直上, 避开白天致命炎热的最佳方式之一就是早点起床,趁太阳还不是太大之前就开始赶路。在这个地方呢,一到早上九点钟左右气温就会超过49摄氏度,另外当太阳升起,穿衣服的时候要检查一下所有的衣服以及靴子里有没有蝎子,它们会寻找阴凉躲藏在黑暗的地方,它们是夜间活动的,蝎子对它们来说很理想。

水永远是你最优先考虑的,所以我要去检查一下我的露水坑看有没有收获,就算是一滴水也好。我希望有所收获,因为这玩意已经被晒热了而下面的石头应该还是凉的,这样的反差应该会有一点冷凝效果。你看啊,这上面不是很多,但总比没有强。

等我喝完水之后,最好趁日头还没有变得太热之前上路,有个办法可以让我检查自己的方向,就是利用我的小刀和太阳以及它投下的影子。你看,我把这把刀插在地上,在阳光投下影子的地方放块小石头,就放在那儿,然后我等上15分钟,当太阳发生移动的时候影子也会转过去,那时我就在影子的底端做个记号,它可以给我指一条相当可靠的东西线。

如果你点过篝火,可以用木炭保护你的眼睛不受阳光的伤害,它能减少反光,防止你的角膜被灼伤。这就是为什么你经常看到那些运动员会在他们的鼻子上画这样的黑色条纹。

好,现在影子已经移到了这边,它给了我两个点,我把那个点也做个记号,这也是我的东西线,好,那表示南北方向就在这边,而西北方呢,就在那边。不如如果你没有指南针或者是全球定位系统之类真正可靠的方法来判断方向的时候,你需要尽可能多几种不同的指示物,这就是其中之一了。而另一种呢,就是这些棕榈叶,如果你抬头看,你会看到所有长在这边的枝叶都已经被太阳晒白了,这意味着它们都是朝南的,整天都接受阳光的暴晒。而北边的那些呢,却是绿色的,所以说,我知道,这个方向就是南,这样我就可以确信西北在这个方向。

不止这样,还有更多线索可以帮助你在沙漠中找到方向,你来看这颗柽树,你会看到它所有的枝条都是朝这个方向生长的,朝着太阳,向着南边,这样在白天它就能获得所有阳光照射,在左边的这些枝条呢就短得多,而且长得更直,所以这就表示这一边是北面,那一边是南面,所以西北差不多就是这儿了,如果说我要去阿特拉斯山,那就是我要前进的方向。

尽可能把自己包起来,特别是你的头部,你最不想遇到的事就是中暑。

你看,它们看上去很像是美味的西瓜。好,我来把它给切开。如果你试着吃这个,它的味道非常苦而且会让你生病,事实上呢,它会让你脱水更严重,不过它有良好的抗菌消炎作用,所以万一你被蛇咬了或者是被蝎子蛰到,你把这个放在伤口上会有帮助。事实上,当地游牧部落的人他们会用这个来擦屁股,能够治疗他们的痔疮,但我用不着。

有些植物会让你生病,你必须知道到哪儿去能找到放心吃的东西。我们摄制组里有人抓到了这样一条小沙鱼,它长得有点像小蜥蜴,但这小家伙最奇妙的是它会用它的前肢和后肢在沙子下面游泳。如果我把它放了,下面的沙子足够深,它会咻的一声逃走,一头钻进沙子,大概能钻到一米深的地方,那就是它逃避捕食者的办法。

现在太阳正处在最高最热的时候,它是个残酷的敌人。沙漠里的这种炎热真是很无情啊,我们又有一位摄制组成员中暑了,所以他不得不撤离,感觉他们很多人都吃不消了。真的,就是像日日夜夜拼命地在一个火热的烤炉里苟延残喘着。

给我和摄制组找个阴凉的地方至关重要,但沙漠永远不乏致命的意外。有条眼镜蛇,好吧,轻轻的凑过来。在撒哈拉生活的四种蛇里埃及眼镜蛇是毒性最强的一种,这条蛇是我们从附近带过来的好让我向你展示如何确保安全。

首先你要做的就是保持绝对的静止不动,这条蛇大概有1.2米长,如果你不保持静止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它可以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咬到身长一半远的地方。你看它的头已经探出来了,这些家伙行动很迅速,在非洲每年要杀死将近100人。看到它咬那个水壶了吗,看到它你要慢慢退后,永远不要把眼镜蛇逼到角落里,要给它留下足以脱身的空间。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要给这个家伙一个很好的空当让它自个儿呆着。如果有谁在晚上遇到它,那很可能就会没命了。

但是在这里,无情的炎热始终是最要命的杀手,现在我要寻找阴凉处,不管是什么地方。看,那边有棵小树,我们得到那儿去。我都快热死了,得找个阴凉得地方。

这片树荫真是个大救星啊,日头实在是太烈了,太烈了。马上就感觉凉快了,凉快多了。很奇怪,这样一棵树会长在沙漠中间,周围之有连绵不绝的沙丘,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怎么活下来的。

这种柽柳完全适合在沙漠中生存,它的根深扎在地下15米的地方,实在是太深了,不可能挖到水,不过至少这些树叶给我提供了救命的阴凉。

我可以做一件事让自己更凉快,就是在沙地上往下挖,挖出一道沟可以躺进去,事实上你只要往下挖15厘米就能够让你凉快15摄氏度,所以值得花点力气去试一试,然后呢躺进去。我去削根树枝来。

毫无疑问,啥子的温度有很明显的差别,这边的沙子是滚烫的,这里要阴凉一点而这里显然要凉快得多。在往下,在往下挖一点我就能够趟进去了。爽!

避免在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就是中午前后那几个小时走动,如果你只在黎明或者黄昏时候走动,你或许可以多生存一天,哪怕你没有找到水。

这里的水往往深藏在地下是你无法企及的,但有时候,微小的沙漠泉水灰冒到地面上来,但是别上当,这可能是致命的流沙。众所周知,它可以吞没人和整辆车。

我们安排了这个地方,让我向你展示怎样活着从流沙中脱身。

这玩意的危险就在于你越是挣扎它就把你陷得越深,瞧,你忽然意识到这些沙子不像你以为的那么硬,事实上它全是这些粘土还有水,每次你试着把腿抬起来,那股吸力就会把你往回拖,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流沙这么危险。事实上,这些玩意儿之所以能够杀人不是因为它们会吞没你而是因为它们不让你出来,真正的杀手是它,太阳。

好吧,现在我要设法离开这个地方了。

流沙的密度是你身体的两倍,所以理论上,应该不可能沉下去,但你如果慌了神,你会陷得越来越深,那就没办法逃离出去了。

伸手让别人拉你一把看起来好像挺好,但其实从很多方面来讲这是你最不该做的,危险就在于你会把别人也拖到跟你一样的处境中来,或者你的肩膀会被拉脱臼。

不过从中脱身,那真是一场恶战。就在去年有两名少年到这儿的一个泥湖湖底来寻找食物,结果双双死于流沙。

从这面出来的方法就是努力把你的腿往上提,提到流沙表面上,但首要原则就是要冷静,不要挣扎,你越是挣扎,它就会让你陷得越深,所以尝试控制你的呼吸努力地移动你的胸部,趴到流沙上。我要把一条腿弄出来,然后手脚并用地爬出去。

出来了,天啊,我感觉就像是穿了一双铅鞋。

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泥糊糊的衣服脱下来,如果你要走那么远的路,这些泥巴会一路摩擦你的腋下和大腿内侧,你在半小时之内就会被它磨得又红又肿。所以我要把它脱下来,尽可能地把所有砂砾全都抖下来。

如果你不这么做,你腋下和腹股沟里的砂砾会让你的皮肤出现可怕的感染和疔疮。万一沙子堵塞了你的汗腺可能会让你生出又刺有疼的痱子,会痒得让人难以忍受,永远不要让自己陷入不必要得麻烦。

一旦你把大部分砂砾抖掉以后要迅速穿上你的衣服,免得被太阳晒伤了皮肉。

整个撒哈拉沙漠中,分部着许多像这样的阿拉伯胶树,我可以认出这是阿拉伯胶树。你只要看它的树枝,这些树枝刺很多,全都是刺,这是一种典型的非洲树。但我想从这棵树上得到的是它的树胶。

看,这个就是阿拉伯树的树胶,事实上它们被用在放在糖浆、糖果和口香糖里。我要做的就是把它放进我的嘴里面,让我有点东西吸吮,可以分泌唾液,现在呢,我的嘴干得冒火。

阿拉伯胶树是个很好得迹象,说明你已经靠近阿特拉斯山的山麓,那是你离开这儿的唯一出路,如果你能走那么远的话。

现在白天的热量正在消散,这段时间对你特别有利,可以步行穿越沙漠。这里的这片地区被称之为“岩漠”,它意味着沙漠里到处都是这些拳头大小,网球大小的岩石,不过在这个时候穿越这里的危险就在于这个地方是蝎子和蛇最理想的藏身之处。

如果你能克服恐惧不去担心前方可能潜伏的危险,走夜路能让你在沙漠里的生存机会增加一倍,但在寂静的黑暗中你会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孤独。

夜间行动的好处是至少这样能够让你保持暖和而且总体来说,我觉得夜间行动好处要大于弊端。是的,这里会有更多的蛇,特别是在这种岩漠地带,但至少你不必忍受白天的那种炎热。

走路时脚步要重,因为震动可以让蛇知道你在附近,希望它们会避开你要走的路。晚上在沙漠里导航的最佳办法就是利用星星,在北半球用来导向的最可靠的星星当然就是北极星了。而要想找到北极星呢你就得参照勺形得北斗七星,你要做得就是,先找到它的起始,然后顺着勺把看到勺子的底部然后找到最后两颗星,把最后这两颗星星之间的距离再乘以四,直接就指向了北极星。

你知道吗,有一个穿越撒哈拉的跑步比赛叫做“沙地马拉松”,这是世界上最艰难的跑步比赛。据说有一名选手在一场沙尘暴里迷失了方向,他在沙漠里独自走了九天,他靠喝蝙蝠血活了下来,但是最后在绝望中,他试图以割腕来结束他的生命,但他脱水太严重了,血液全部都凝结起来没法从他体内留出来,他最后是被游牧部落救起来的,是他们救了他的生命。

夜间温度会降到冰点,如果你需要庇护所和保暖,最好在天还不是太冷太暗时候就行动。你可以使用的就是大自然提供的材料,所有这些岩石,这些都被白天的阳光烤得滚烫,它们是很好得隔热材料,可以很有效地保持住它们的热量,所以你只要找一个适当的地方搭起一道岩石墙来为主自己就行了。

这事你就好在白天做,这样万一有蝎子你就能看见,它们很喜欢这样的地形,这是一种应急型的庇护所,柏柏尔人也会这么做,如果他们被困在外面就用这种办法给自己保暖过夜。

这些岩漠中的黑色岩石在白天会比沙子晒得更热,它们会保存下热量,如果你需要休息它们是完美的天然暖气。

保持清醒的头脑在晚上行走可以比白天走得更远大概32公里左右,但我还会遇到更多得麻烦遭遇沙漠里毒性最强的一些植物。

如果你正在穿越沙漠忽然见到了这类灌木丛的话,你可能会想,太棒了,有吃的,就像天上掉馅饼,但是你错了,这些是致命的。

它们被称之为牛角瓜,从这些大叶子上可以认出来还有这些果实,看上去像鳄梨,但是你看,如果我折断它,会冒出乳白色的汁液,这你可不能沾在身上,如果弄进眼睛会让你失明,万一吃进去,你可能会病上好几天。你要知道它有多厉害,柏柏尔人就是用这种汁液来治疗肉赘,这玩意就是这么厉害。

就连骆驼,这种终极的沙漠生存机器都不会吃它们。据说只要吃一口牛角瓜植物,他们就会摇摇晃晃地绕圈走上几个小时。我很高兴没有去招惹这些牛角瓜植物,但找到水仍是一个大问题。

撒哈拉沙漠并不总是一片荒漠,它也经历过,经历过几次湿润的时期,最近的一次呢,大约是在三千年以前,但是从那以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了,被风侵蚀而成的绵延数公里的荒凉岩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