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二季 第四集 金伯利 Kimberly, Australia 澳大利亚西部(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4
荒野求生第二季 第四集 金伯利 Kimberly, Australia 澳大利亚西部(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将在金伯利展示求生的必要技巧。金伯利处于澳大利亚西部,它的面积相当于加利福尼亚州但是却只生活着三万人,而且大部分都生活在海岸边,这个地方绝对荒凉。

现在我挑战的是澳洲内地的广大荒野,每年有5百万名游客造访这片崎岖大地,数百人在此落难,且看我示范必要的求生技巧。

我在西澳上空.这里是“金伯利”,这一区面积等同加州,但居民只有3万人,且大都住在沿海地区,这里是名副其实的荒野,澳洲内地气候极端,一年有8个月滴雨不下,气温高达130度,现在是雨季但情况更糟,湿度经常达到100%,更令人觉得湿热难耐,澳洲人称雨季为”自杀季”。

每年有数十万名死忠游客来访,高温毒蛇或气旋会夺走40人性命,据说在这里迷路的人若不具备求生技巧,死亡率高达75%,我将在此向你示范,必要的求生技巧,我带了水壶和小刀,摄影小组将随我踏上旅程。

突然变得好热,适才有螺旋浆时速10哩的滑流带来凉爽微风,现在温度彷佛突然升高,你瞧这一望无际的景象,我得先找个有利位置辨别方向,金伯利面积虽然等同于加州,却只有一条公路经过这片大地,数千年来这块土地始终未曾开发,唯一的居民是住在丛林地的澳洲原住民,我将利用他们的技巧和知识,穿越这片蛮荒大地。

你瞧,北澳内地处处可见这副壮阔景象,灌木丛生的广大沙漠乾枯河床,以及满布峡谷的红砂岩峭壁,首先我得找出行进方向,我知道这里有一条主要公路,在我南方150哩处,我知道在近处西北方有几座小镇和许多小土径,求生成功的机率应该比较大,但我得先找出西北方。

我可以利用太阳和手表找出方位,在南半球时将表上12点对准太阳,12点和时针中间就是北方,这是北方,这是西北方,我准备朝西北方前进找寻河流,顺流而下抵达沿海地区,但在我踏入这片宽广内陆前,我还有一计妙招,把降落伞摊开做记号,让直升机在空中便於发现,再用箭头指出我的去向,应该可以从这这里爬下去,只不过像这样没有安全绳索徒手攀爬,绝对不容稍有差池,每一步都必须小心谨慎,攀爬时有个诀窍可以节省体力,尽量别让手臂超过肩膀,手辟抬高,血液全都倒流,很容易疲累。

才上路不过5分钟,我已经满身大汗,这里大约有150尺高,岩石层层剥落千万要慎选立足点,2005年有位美国游客造访金伯利,他与队伍走散,失足摔落40尺下的砂岩 就像这些岩石,但他侥幸存活,只是他可能惊慌过度,再次失足跌落,这次他当场毙命,这里简直就像烤箱,我进入这片炙热的旷野感觉好像走出火炉,却又踏进火堆里,这片土地的幅员让我感受深刻它的宽广辽阔,让我在这片大地上显得微不足道,山下的湿度极高,虽有苍翠绿荫但并不清凉,湿度高达100%,让人彷佛置身150度的高温中,阳光实在是太烈了,高湿度环境会导致汗冰无法蒸发.降低体温,因为空气中的水分已经饱和,这种情况更容易让人中暑,澳洲内地的气温,己知曾高达摄氏57度,超过华氏130度是难以忍受的高温,搜救人员说进入内地的人若连水都没有,不出3小时就会死亡。

身体最需要保持凉爽的是头部,我需要用帽子降低头部过热的风险,我可以脱下上衣但我需要它遮阳,只剩四角内裤可以利用,戴上帽子做好防护我可以上路了,由於头部是最脆弱的部位,帽子可以让我凉快一些,但我接下来面临缺水问题,我必须采取极端手段求生,我只能喝自己的尿,我降落在北澳的金伯利,我正朝西北方海岸前进,但我现在面临缺水问题,我只能喝自己的尿,我从未做过这种事,我觉得一定很可怕,但我需要补充水分,虽然令人作呕但暍尿对身体无害,如果尿在地上就浪费掉这些水分,天啊,我别无选择,真的很可怕,温温的,咸咸的,不合我的胃口,但我现在有1/4水备用,95%的尿液是水分,刚排出体外时无菌,但最好尽快饮用否则容易滋生细菌,求生成功机率最大的人,就是能够采取极端手段的人。

2006年,3位墨西哥渔夫,在太平洋漂流9个月后获救,他们喝海龟血和自己的尿液维生,他们能活到现在正是因为采取极端手段求生,但在这种温度下光喝尿液仍嫌不足,我必须尽快找到水源,人不活动时每天应暍体重2%的水,这表示我至少需要1.5公升,但这种情况下我每小时就需要这麽多水。

你瞧它有多大,炙热温度和饱和湿度开始对我造成影响,我的汗水无法降低体温,高温下若水分不足会丧命,这是金伯利特有的植物饼干树,它们珍贵的阴影帮我挡住阳光,阴影可以救人一命,避开阳光直射温度可降低30度。

原住民最懂得在这个环境生存,他们对土地的态度大不相同,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土地所有人,反而认为自己归土地所有,他们只是守护者,正是出於这种尊重和了解,他们才能在这恶劣的环境中生存。

随着天色渐晚,云量增多,太阳的热力稍微下降,你听到了吗?打雷了,刚才还出大太阳不出几小时就会下雨,云都往这退飘,雨季时的高湿度和热带气旋,常导致大雷雨瞬间落下,我得趁下雨前找些引火物,今晚才能升火,这一带大多是木棉树,外型上可供辨认的是,柔软带毛的树叶形状近似枫叶,但我要找的是树上的种荚,有了.瞧,把它拉下来,你看这些种荚,把它们摘下来,里面有棉花般的绒毛,很适合用来生火,只要找到一些种荚生火就容易多了,木棉种荚不仅能保护种子,还能让棉花不被淋湿,北澳出现雷电的机率在全球数一数二,有些大雷雨几小时内就出现1500次雷电。

你瞧那些乌云我头上的蓝天逐渐消失,乌云都朝这里飘来,我得尽快爬下这块岩石扎营,雷电挟带豪雨来袭,金伯利9小时的雨量可达近3尺,可能导致洪水突然爆发,我感觉到风直朝我吹过来,大雷雨即将来袭,我能做的就是在这里搭张床,一头架在树干上,一头架在岩架上,至少可以让我离开地面。

大雷雨来袭时待在地面是下下策,因为这一带会变成水乡泽国,因此我得先搭个平台,原住民用的都是手选现有材料,以树枝为支架,以常春藤为绳索,再用大量树叶铺成屋顶和床铺,天啊,你听,愈来愈近了还有雷电,地面湿气大举上升,现在倾盆落下,造就是北澳金伯利的雨季,那就是我搭床的原因。

这里5分钟前还是一片乾燥,现在已经开始积水,如果我把避难所盖在地上,我就会躺在水里,但是妙的是明天中午之前,这里又会回复原来的乾燥景象,你瞧,雨水从砂岩上倾泻而下 ,这是上天赐予的甘露,太棒了,尽量下吧,我喝足了水,甚至洗了澡,现在我得尽快盖好避难所,否则入夜后浑身湿透的我会着凉,但大雷雨肆虐之际我担心的是雷电。

澳洲每年有10人遭雷电击中身亡,大雷雨愈来愈近了,我在北澳的金伯利,现在正值雨季,雨还会再下,倾斜的屋顶能让雨水顺势流下,我用树枝搭起简易支架,用藤蔓綑绑树枝,现在只要铺上大量绿叶就行了,绿叶能帮我挡住雨水,我用的是尤加利叶,澳洲内地随处可见非常适合搭盖屋顶,另外我用较小且较柔软的叶子,铺成一张弹簧床.你瞧,这比躺在木头上舒服多了,再来是在天黑前升火把衣服烤乾,木棉树种荚内有乾燥的棉絮,有了引火物和木柴,我要用锉刀和火石点火,火石是原始生火工具,像这样以刀摩擦火石就会产生火花,最棒的是即使湿透也能点火,把火石放低,开始摩擦,让火花直接喷洒在引火物上,第一次就成功,这不意外因为火石打出的火花,温度超过华氏5500度,亮度超过太阳,现在慢慢添上木柴就行了。

突然下起的滂沱大雨,让人有焕然一新的感受,在乾热难耐的时候,你会怀疑在这里如何能生存,关键就是雨水,澳洲的环境相当极端,不是热如烤箱就是下起倾盆大雨,就连美景也美得不可思议。

我准备提早动身避开125度的高温和湿气,但我发现早餐了,这是无花果树,你瞧它最大的特徵是灰色树皮,它喜欢像这样沿着峭壁生长,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树叶呈椭圆形,背面有毛,毛的功能在於防止珍贵水分流失,问题是果实都在上头,但爬上去摘果实会有危险,砂岩脆弱易碎,潮湿时相当滑溜,我打算把树根当作施力点助我攀爬,深扎在峭壁里的树根应该够强韧,到了,这就是我的目标,先来摘一颗尝尝,虽然尚未成熟但整颗无花果都可食用,打开来可以看到无花果的种子,种子富含维生素C,没什麽味道,好像在嚼纸板,但它营养价值高,我要摘下来放在口袋里,愈多愈好,多摘2颗希望会有好运,要穿越这片大地非常困难。

原住民之所以能在内地安然生存,原因之一是利用代代相传的歌曲,记住横越荒野的方式,这些歌曲犹如歌唱地图,指引他们前往猎场水源和避难所,但我对那些歌曲一窍不通,我只能运用我的知识,所以我要继续朝西北方前进,希望终能发现人烟。

找不到食物充饥,但时间分秒过去,我得再加把劲,我需要补充体力。

那里有只十字蜘蛛,它以十字姿态捕食猎物而得名,十字蜘蛛结成的网相当强韧,比铁坚固50倍,我在军中学到蜘蛛网可包扎伤口,取下蜘蛛网,揉成一团敷上伤口,就是能帮助凝血的野外包扎工具,这只蜘蛛有毒,但只有少量毒素不促以伤人,只是被咬一小口而己,野外求生必须把握机会 不放过可食用的东西,抓到了,把它抓过来,捏住它的头,然后放进嘴里,味道像内脏.脓汁和脑,蜘蛛和其他昆虫皆富含蛋白质,但驰不足以裹腹,此外,昨晚的雨水也快喝完了,但这里什么也没有,下山比我想像中困难。

瞧我面前这座陡峭的峡谷,放眼望去,我没有办法跨越它,我在澳洲内地的炙热高温和湿气下行走,目标是西北方多数人聚集的沿海地区,但我现在面临缺水问题,眼前又横亘着40尺深的陡峭峡谷,这个峡谷看来有些棘手,我们来瞧瞧,峡谷大约有40尺深,这棵树或许能.派上用场,要是我能构着树干,也许就可以爬下去。

几年前有位迷路的登山客,像这样困在峡谷上只能爬树脱困,他决定采取行动.最后成功脱困,但这麽做很危险,我得用脚环住树干,我得用大腿的力量夹住树干,靠大腿出力支撑用手臂保持平衡,并保护好我的重要部位,我成功了,而且这里还有水。

我虽然缺水但得先确定水质安全才能饮用,我必须先找出源头,有来自地下的泉水才能饮用,我只要跟着水流往上找出源头,这里还有水在流动,那里就没水了,这是雨后出现的涌泉,乾涸后就像天然泉水,这就是水源,即使我往下挖掘,舀出再多水它也会重新注满,这股泉水经过岩石挝滤水质乾净,不用煮沸就可饮用,这些水已经过天然净化程序,由岩石和沙石过滤,绝对可以生饮,最棒的是无论我喝多少,泉水都会源源不绝涌出。

好了,我打算顺流而下,它应该会流向较大的河流,最终引领我到达海岸和村落,步行在原住民文化中很重要,他们藉此体验大地并学习与自然共存,我早期的登山经验也有相仿意义,我从中挑战自己的极限,并藉此奠定自我认同感。

你瞧,走过炎热的旷野,发现这条河流真是一大乐事,我的旅程似乎换了新跑道,我没有夸大这里的炙热高温,这条河真是天赐的恩典,原住民相信彩虹蛇行经大地时创造了河流,因而彩虹蛇同时代表大自然的创造力与破坏力,这些河谷就是大自然力量的最佳见证,我周遭尽是暴洪侵袭后的残骸,水是生命的泉源,河岸上的动植物皆赖以维生,但并非所有生物都对人无害。

你瞧,这是巴布亚蟒,我们把它抓出来,出来,出来,我们让蛇头留在地面它就不会挣扎攻击,巴布亚蟒在澳洲相当常见,现在抓住它的头部,它的食物有砺齿动物,石龙子,甚至是其他较小的蛇。

澳洲最不缺的就是蛇,全球25种毒性最强的蛇澳洲就有21种,澳洲原住民向来与大地和谐共生,从未增加大自然的负荷,澳洲目前只有他们能够合法猎杀当地物种,一般人求生时则另当别论。

我现在无法入睡,因为湿气太重.我浑身是汗,但我可以利用时间四处观看聆听,我听见流水的声音,远处的大雷雨间或传来隆隆雷声,我终於有时间欣赏野地之美,赞叹造物者的神奇,我何其有幸能造访如此蛮荒却独特的地方,一想到这点我的精神便为之一振。

拂晓的曙光划破北澳内地的黑夜,太阳一跃出地平线,我就感受到它温暖的光线,己达华氏90度的温度仍在上升,但至少河水近在咫尺,先来个清晨沐浴,可预见河流下游将会愈发宽广,愈接近海洋就愈可能遇见鳄鱼,会对我构成威胁的主要是咸水鳄,随着海洋的距离渐近,我开始看见鲤鱼出没,其中不乏食人鳄鱼,整个环境都在改变,天气变差,风势变强,河流也愈来愈宽。

这是鳄鱼的主要出没地带,澳洲有2种鳄鱼,会将人吞食入肚的咸水鳄喜欢待在近海地区,目前我只看到淡水鳄,但淡水鳄鱼也有攻击性,你瞧,那里有一只淡水鳄,就在20公尺外.靠近一点它只是只小鳄鱼,但别忘了注意四周动静,在那里.你瞧,淡水鲤速度很快,爆发力可高达每小时10里,因此最好保持距离,它们喜欢待在浅滩做日光浴,我们四周都是浅滩还是走为上策,这个距离安全多了,我们现在距离河岸50公尺,但我们必须保持距离继续沿河而下,淡水鳄的特徵是吻部细长,瞧,又有一只,到处都是,淡水鳄受困或受惊时才会攻击人,最好别挡在鲤鱼和河水之间,但愈往下游走,愈有可能遇见咸水鳄,这个季节它们会朝上游移动,离开惯常出没的近海栖息地,现在是繁殖季节它们的攻击性更强,你瞧.咸水鳄出现了,这个距离应该很安全,最好特别留心咸水鳄,如果被它咬住,拖进水里,那就是死路一条.而且死无全尸,在深水中几乎不可能从咸水鳄嘴里逃生,难得能就近观察但别忘了还有更多咸水鳄,我最好退回内地,离河流远一点,走吧!

咸水鳄吻部宽圆,被认为是澳洲最危险的动物,其咬合力道每平方寸达1吨,科学家认为较暴龙有过之而无不及,澳洲每年有60多起咸水鳄无故伤人事件,鳄鱼攻击鲜少失败。

最近有个男子在昆士兰划独木舟,鳄鱼游到船底把船弄翻将男子吞食入肚,千万别小看咸水鳄,它们是地球上最冷血最迅速的杀手。

我仍然沿着河流走向海岸和村落,但我必须避开咸水鳄,它们的活动范围最远离河水200公尺,但这一区应该很安全,因为我看到其他动物如澳洲鹤,以及澳洲的象徵沙袋鼠,这里的动物似乎都跑得比我快头脑比我聪明,比我更懂得求生。

远离河流的我再度受到高温侵袭,我的饮水所剩无几,文明的产物不一定象微安全,发现这道篱笆没能带来多少安慰,澳洲境内有数道世上最长的篱笆,其中一道长度超过3500哩,比美国的宽度还多700哩。

你看那边有些建筑正在闪光,那就意味着我的这次旅程到头了,那可能是小小的内陆居民区,那也是我回家的路。

这里的环境十分极端,但动植物却都能设法求生,唯有像原住民学着适应并与大地和谐共处,才有希望在澳洲内地求生,我从这次经验学习到,原住民诚然是澳洲内地最佳居民,也是大地最佳守护者,我们实在该多多学习效法他们,去用心了解这片荒野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