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二季 第二集 雷克雅未克 Iceland 冰岛(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4
荒野求生第二季 第二集 雷克雅未克 Iceland 冰岛(国语高清)

  这次贝爷来到冰岛,一片遍布巨大冰川和火山之地,这儿的风实在是太大啦,每年有1000名游客需要得到营救,我要向你展示,在这里求生所需要的技巧。

我正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起飞,它位于西南海岸,全国30万人口,绝大多数都住在这儿,这个岛刚好位于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北极圈上,它的面积相当于肯塔基州,但只有一条主要公路
沿着海岸线环绕全岛,这个国家大部分是贫瘠的冰冻荒原。

我跟你说 这地方有一种奇异之美,但这儿的生存条件也非常严酷,冰岛最早的定居者是维京人,他们于1000多年前从挪威来到这里,他们知道怎样在这严酷地带生存,人们到这儿来 是为了体验一种被称之为冰与火之地的独特的地质现象,火是因为它是世界上,火山最多的国家之一,而冰是由于它有5180多平方公里的国土是冰川,平均每天有三个人从冻结的冰川,或是巨大的火山平原中被营救出来,那些冰川现在就在我的下面,那儿可以说是最难求生的地方之一了。

我的旅程就从那里开始,我随身携带的只有一把小刀,一个水壶和一块打火石,摄制组将跟踪拍摄。

我来到海拔1200多米的一条冰川上,这是冰岛最高也是最冷的地点之一,天哪这可真够荒的,现在正是严冬腊月,这会儿温度是零下九摄氏度,但过不了几小时,这儿就会降到致命的零下23摄氏度,先让我的手恢复一下知觉。

当你在北半球的时候,搞清东南西北最简单的办法之一呢,就是利用你的手表还有太阳,我要做的就是把时针对准太阳,比如说现在是三点钟,我把它对准太阳,然后呢从那儿到12点的正中间,那就是南。由于冰岛位于北大西洋中央,它的天气变化很快,事实上几分钟内风暴就会不期而至,我着陆的时候还阳光灿烂,可现在却遇上了一场猛烈的暴风雪。

在这些冰川上遇到这样的天气,最大的危险之一呢就是体温过低,而且你要知道它发生得很快,你的体温只要降个几度,就会出现这种症状,你开始发抖,你开始语无伦次,失去你的思考能力,我以前尝过这种滋味,那真是非常非常的害怕,没有庇护所,我在这样的暴风雪天气中,只能生存几个小时,但这场风雪来的快去的也快,它给了我短暂的机会搞清自己的方位。

我在这下面发现了一个冰洞,或许它也能提供一些遮蔽,问题在于一直延伸到这里的这道雪檐,我怎样才能够翻过它,它到底的高度大概有18米,悬垂的边缘很容易崩塌,我下去最好的途径,也许就是沿着这一道雪堤横穿过去,我必须要很谨慎,因为你可以看见那下面,好像是一道边缘,没准那下面直接就是一个断崖,横穿的时候如果没有冰爪,没有冰镐或是绳子,必须要非常的小心,也就是说对于每一个立足点,都必须非常的有把握。

好了,开始横穿边缘,好了,我已经离开了雪檐的危险地带,现在只要顺着滑道滑进洞里就行了,我喜欢干这事。

这个洞比我想像中要大得多,你看看这儿,事实上呢,这不是一个洞,它是一个隧道,你瞧,你看它的底部敞开着,这些玩意是天然形成的,具体的成因是融化的水流入这条冰川,由于水呢,比冰更温暖就创造出这些通道,像是冰川下的隧道,但当它们渐渐扩大时,就形成了这样的东西,我可不想在这样的一个洞里逗留,你看,有很多那个,你看,那些是蓝冰,是一种很古老的冰,但也是最危险的,它最容易断裂,蓝冰,坚硬的像钢铁,也脆弱的像玻璃。

由于这条冰川在不断地移动,所以崩塌时有发生,事实上你顺着这儿往上看,可以看到那儿有些地方已经剥落了,你可以想象,它掉下来砸在你身上会怎么样。

去年一名登山者就在这样一个冰洞里,150吨的冰层脱落下来,他一点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我曾希望这是个作为庇护所的好地方,但它不是 回头它会变成一个风洞,我得赶紧离开这儿,看来还得另想办法,天色渐渐暗下来,又一场暴风雪正在逼近,在它袭来以前 我只有几分钟时间,赶紧走,我必须尽快从这儿下去,气温已经降到零下23摄氏度,找不到庇护所的迹象,这场暴风雪比刚才的更猛烈,我必须在天黑前找个地方,留给我的时间只有30分钟。

我正在冰岛的一条冰川上,一场暴风雪袭来 夜幕降临,我得尽快找个庇护所,现在气温是零下23摄氏度,但每小时80公里的风,让人感觉比那更冷,不过风不只是我的敌人,它也可以成为我的朋友,这里的情况是,当狂风吹过这些山脊时,你看这儿,风把大量的积雪堆在了下风处,就是背风的那一面,我可以利用那些积雪向里挖,挖一个小雪洞出来。

几年前,一个骑雪地车的,在一场暴风雪中,跟他的朋友们失散了,他在救援到来前,设法生存了48个小时,因为他给自己挖了个雪洞,避开了狂风。

没有任何形式的铲子,这活干起来实在是很费劲啊,但是所有这些雪都很好很松,挖出来结成块的那些呢,比如说这个,我打算留着,这样我最后就可以用它们来堵住入口,我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如果我让汗水在身上结冰,出现体温过低的速度就会快一倍。

现在我避开了大风,花了至少大概二十几分钟吧,才从这些均匀的松散的粉状雪里,挖出这么一小块地方,不过我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再往下挖个坑,这么做呢 是因为冷空气会下沉,我不想让冷空气围着我,我要让他沉下去,进入所谓的冷井,就在这下面,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用这个把这个入口堵上一点,把入口完全封严实挡住狂风,似乎很理想,但那可能是致命的,好了,我所做的呢,就是把一些雪团放在顶上,这些雪团就会凝固,留下一些通风孔。

我的手可以伸出去,外面风很大,而且还在下雪,这能够帮我稍微档一下,但我要确保不时地把我的手伸出去,保持通风孔通畅,要不然这些玩意会让你窒息的,持续饮水可以帮助你保持体温,直接吃雪看起来很好,但那会使我的核心体温进一步下降,所以我要在晚上用我的体温,把这些雪慢慢融化。

第二天一早,我的当务之急,是走下这条冰川,我不能再冒险被卷入一场暴风雪了,今晚的风比昨天要小得多,虽然还是有点风,但是我能够看到那边出太阳了,这是好兆头 但是在冰岛,太阳不是从东边出来西边落下,而是东南日出西南日落,所以说,如果那是东南,太阳刚升起来,就表示这边是西南,那就是我要去的方向了,冰川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冰沟,它们有时候会很危险,这里所有的积雪都是所谓的腐冰,也就是说降雪之后,雪解冻又重新结了冰,所以会有这样的雪壳,走在上面非常地安全,我可以把脚插进去牢牢地站稳。

而在冰川上最危险的事冰缝,冰缝上面常?;岣哺亲?,一层非常薄的积雪,它被称之为雪桥,你可以看到那儿有一座已经崩塌了,这也正是冰缝的危险之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在它上面,也不知道脚下是什么,我是说有时候在你脚下,可能是几百米深的狭窄裂缝,所以说我必须要特别的小心,一定要走在这些冰沟的边上,如果你掉进冰缝,有时几乎不可能从里面出来,由于没有机会逃脱,等待你的就只有慢慢死去。

好了,这里就是那条冰川的末端了,我一直都把冰川看成是活得野兽,他们会移动会变化会咆哮,而且经常发怒,我现在的海拔是900多米,气温刚刚在冰点以上,终于,西南方向的路似乎好走了一点,可一转眼一条很深的河,拦住了我的去路,那里面的水全部都是冰川融化的雪水,它一定很冷,冰冻刺骨,只要我能够避免跳进这水里,我什么都肯干,所以我得想个法子,试着越过去,但或许在这条河的对岸,就有个解决方案。

我能看到有些蒸汽,从那边山坡上的出口升起来了,那意味着有地热温泉池,有热水,所以说跳进这种冰川水里的风险,我还能够承受,这么做风险很大,浸没在冰冻的水里再加上冷风,在我失去知觉前,只有不到20分钟的时间,跑到对面的热水池去。

这儿实在是太陡了,没办法从这里爬下去,说真的我除了跳下去以外别无选择,很容易能看出来下面水够深,下面水非常清,我能一眼看到水低,不过挺高的,这一跳大概有九米,而且我知道下面是冰川水,冰冷刺骨,只要我一跳进去,就背了一枚定时炸弹,在体温过低之前,一定要赶到池子那儿去,冰冻的河水会导致我的身体休克,我这在迅速失去热量,那每时每刻都在夺去我的气力,我大概只有15分钟时间,让我的体温恢复到正常水平。

这水真是冰冷刺骨,天哪,我的手和我的腿,马上就感觉被冻僵了,我只知道,我必须要保持让我的四肢活动,直到我到达那些温泉池。我得戴上帽子,空气正在冷却我的身体,好吧 各位,我必须要跑起来,实在是太冷了,在极度寒冷时,我的身体,会让血液流出我的双手和双脚来?;ご竽院托脑?,那是我跑起来更加困难。

这是个温泉池,可是你瞧,你可以看见它正在冒泡呢,水处于沸腾状态,我根本不可能,不可能跳进这种水里去,我觉得胳膊和双腿开始不听使唤了,我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必须快点想个办法,你看看这条小溪,它从那个滚烫的泥池里流了出来,我正在做的就是在这里筑个坝,截住这一段溪流,希望能够弄出一个池子来让我泡进去。对,这个温度还算可以忍受,我必须赶快筑好坝,如果我不能快点把湿衣服脱掉,我的身体会进入休克,在这么大的风里,希望它们过几个小时就能够吹干,但至少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躺在这个热水池里不会被冻死。

谢天谢地,还好有火山,真是不可思议,你看看,我周围都是雪,事实上,三分钟之前,我差点就要出现体温过低的症状,现在这里几乎就像在家一样,除了有点泥浆之外,暖和过来之后,我的衣服也差不多干了,该继续上路了。

冰岛有很多地热区域,超过90%的家庭通过天然热水来供热,这些泉水来自,被火山岩浆加热的地下河流,当我在这里行走的时候必须要小心,因为你经?;嵊龅秸庑┤崛淼哪嗤?,事实上这些泥土正处于沸点,上面到处都在起泡。

每年总有一些游客,被陷在这玩意里面,结果被严重地烧伤,测试这种地面的方法呢,就是你只要轻轻踏上一步,用你的靴子压一下,看这里的泥土是否柔软,也可以踩踩它,因为通常如果里面感觉像是空心的,那就意味着这种泥土的表层非常脆弱,它下面一定是沸腾的,瞧,这就是我所说的,瞧 这有一个洞,直接通到下面,如果我走在那上面,这里很可能就会垮掉,所以我要跨过这一块,要我说,这地方还真是非常的险恶。

我两边各有一个沸腾的池子,这里的气温达到4摄氏度左右,所以生长着可食用的青草,苔藓和地衣,从维京时代以来,羊群就在这里自由出没,吃这些青草为生,我也能拿它聊以充饥,就是这个了,你瞧,看到了没有,这是驯鹿苔,能找到它真是我的运气,你看,它是白色的,看上去就好象是小段的树枝,事实上,它们看起来也很像,很像是驯鹿的鹿角,这种东西呢,你可以拿来吃,其实它提供不了多少营养价值,但它的作用是填满我的胃,让我不再觉得饥饿,维京人吃它也是起这个作用。

求生的关键在于充分利用所有的机会,没过过久我就撞上了好运气,这真是个极大地发现,它可能是从这个悬崖上掉下来的,被困住卡在这里死掉了,大多数冰岛绵羊到了冬天,都会被关在室内,但是总有少数没被圈养起来,这一只呢显然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它死去的时间不算太长,因为它的眼球还在这表示它死了只有几天时间。冰岛有个好处,因为这里非常非常地寒冷,所以说肉质保持新鲜的时间,也要长得多,我把这块割下来了,这样呢我就可以着手,把这些肉跟所有,所有那些皮分开,然后我也要同样的割下一小条脂肪,应该尽可能地储存脂肪,在很多求生情况下油脂都能派上用场,可以作为应急食物以及燃料,基本上羊身上所有的部位冰岛人都吃,从羊睾丸,羊心,羊肝,甚至是羊眼球,事实上呢,我要把这个取出来,还有眼球,把它们放在地热池里泡一泡,在里面把肉煮熟,因为那里水是沸腾的,然后呢,所有这些,你都可以放心地吃下去,我可以生吃这些肉,但那样很难消化,事实上,它会让我的身体消耗更多能量,所以要尽可能把肉煮熟再吃。

你看看所有这些水都在沸腾,我要做的就是把我的鞋带解下来,然后在它的末端这儿,做一个小绳圈,就像这样,接下来 只要用刀扎一下这些肉,然后呢把它传过去,接下来是最后这块,然后我要做的,就是把它从这些圈里穿过去,这样就准备好,可以把它放进沸水里去了,瞧,你看,肉在里面,马上就变成了褐色,这儿的水就是这么烫,这些肉呢,生吃也没问题,我只想把它放在水里面烫一烫,杀死上面的细菌,在沸水里面涮一下就行了,然后呢,这个眼球应该就可以吃下去了,天哪,嚼起来就像,就像软骨,冷冷的,还黏黏的,煮了10分钟以后,我的主菜应该煮熟了,我们瞧瞧,看它好了没有,那滋味就像,就像你在餐馆里,吃到最美味的羊肉,使用沸腾的火山水煮出来的,填饱肚子后,现在该继续赶路了。

我已经感到风力起了变化,在冰岛有句俗话,如果你不喜欢这天气,只要等上5分钟它就会变得更糟,我正在冰岛的荒原里,我要朝它的西南部前进,但现在要趟过一条巨大的冰河,又一场风暴连带每小时80公里的,北极狂风已经袭来,气温急降到零下26摄氏度,这儿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可无论如何我必须要越过这条河,这并不是最狭窄的河段,但是这条河最浅的部分,我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好处,你能够看到,河里的这些石头造成了漩涡,他们后面的水流会比较缓慢,我可以利用这一点,顺着一个一个漩涡走出去,但这儿的水严寒刺骨,特别是在这样的大风天气,所以说我要想尽一切办法,确保我的衣服,特别是我的上半身保持干燥。

浸透水的湿衣服,在这样的天气里会要你的命,所以我要把衣服包裹在,我的防水外套里 让它们保持干燥,我要面向上游进入这条河,这样更容易保持平衡,千万不能在这儿滑倒,我过来了,事实上所有这些,包在防水外套里的衣服都干得很,在军队里的时候,他们常这么说,如果我们抱怨太冷了,他们就会让我们做俯卧起立,这样呢就能够让你重新暖和,好了,我要上路了。

15分钟后,风暴消失的速度,跟它来的速度一样快,我在不远处发现了一片森林,在冰岛,严酷的土地,风力和气温条件,意味着树木并不多见,但当你发现它们时,就很容易在其中
找到庇护所和野生动物,你看这个,这里有些雷鸟羽毛,看这个,所有这些。

雷鸟是松鸡的一种,但这就是它们所特有的,这种白色的冬季羽毛,它的作用是,瞧,它能让它们在白雪中得到伪装,但其实 这一带是它们的主要活动区,它们挖的洞都在这些草丛下,它们靠吃这些树上的浆果为生,但是我估计这只雷鸟可能被北极狐吃了,如果附近有雷鸟的话,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没准我也能逮一只,因为它们的白色的冬季羽毛,雷鸟在美国被称为雪鸡,它们靠浆果和这些树下面的种子为生,这就是,这就是,我在这儿要找的东西了。

瞧,一条天然的,天然的通道,雷鸟很可能会从这儿经过,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利用我的一根鞋带,只要把这一端简单地打个反手结,打出这样的一个小圈,然后把这头绑在这棵树上,接着只要把这个插进那边,让绳圈从这儿垂下来,这个主意呢就是,如果说有雷鸟走过来,钻进这个圈里,它就会被绳子给套住,困在这棵树下,我要设几个这样的圈套,希望明天早上能有收获。

我下一步要考虑的是,找到庇护所和点一堆火,我打算做一种,维京人用过的传统庇护所,我在这里要做的,是一张柔软的弹性床垫,然后用石头搭起墙壁,形状像一口棺材,把热量保存在里面,这部分墙我搭得比较高,这样我就能将一些树枝,遮盖在它的上面,这些枯枝长成这种天然的弓形,这么一来的话呢,我只要随便地搭在那上面,底下就有足够我躺下的空间了,现在我得在上面再放一些苔藓,这样因该能够防雨,现在我要寻找燃料,点燃一堆温暖的篝火,这附近呢 有好多的白桦树,它们就是我要找的。

我能认出它们是白桦树,因为它们有银色的枝干,一年中的这个时候,在冬季里,它们的叶子都掉光了,但是我要找的就是它们脚下的那些树叶,这些将是很好的引火物,帮我生起火来,为了让我整晚都暖和,我需要大量柴木,我用石头在它的周围砌上一道墙,既能够?;に?,又能够让火烧得更旺,这是第一次,我感到自己的双手真的暖和过来了,自从我降落到这个冰川上以来,好舒服。

昨晚我布了几个圈套,希望今天能够有好运气,这些木柴燃烧的速度,比我想象中快得多,所以我得再给它加点燃料,然后去检查一下 看看我的圈套,昨晚我设下了圈套捉雷鸟,我在我的维京庇护所里,过了寒冷的一晚,那是一种在冰岛生活的松鸡,没有,这儿什么也没有,不过,你知道,我并不是特别的吃惊,我过去的经验告诉我,实事求是的说,要想用圈套逮住猎物,得要设置一定数量的圈套,但是求生最重要的呢,就是要不断的尝试,哪怕你已经很累了,实在不想这么干,也得腾出体力来做这些事情,但在第二个圈套那儿,好运气来了,这是我生平逮到的第一只,第一只雷鸟,我以前逮过松鸡,但是从没有捉过雷鸟,这真是个好消息,我要把它带回营地去。

我要做的就是 把它的头切下来,然后我要切下它的翅膀,另一只也是一样,然后把它的脚也切下来,剩下的这部分就是它的胸脯了,我要把它的皮向后推开,把那个剥下来 所有的皮就会脱落,然后我把手伸进去,一直到最下面,把他的内脏全部都掏出来,把所有这些全部都剥掉,我已经等不及要吃它了,你看,都是深色的肉,真的是硬得很呢,而且它还可以提供,很好的热量已经能量,目前这两样也正是我所需要的。

我还是要朝着西南方向前进,没多久我就来到一片古老的熔岩原,它们覆盖了超过10%的冰岛土地,这些是由火山爆发时,熔化的岩浆冷却凝固形成的,要穿越它们可能很困难。

最近一次火山爆发时在2004年,但这里有些熔岩原非常古老,历史超过7000年,它们在冰岛民俗里占据特殊地位,其实你知道吗,精灵和巨人就根植于冰岛文化,他们说知道今天大约还有50%的冰岛人,相信精灵和巨人存在,而且它们就住在岩石里,有些是善良的,而有些呢更喜欢恶作剧,我只希望在这荒野里照看我的,是那些善良的精灵。

这一片熔岩原充满了这一类的洞穴,事实上,这是一个,其实它是个旧的熔岩原,最初流动的炽热熔岩,就从这个地方冲进去,穿过这里,当它通过之后,发生的情况就是,它留下了这样的管道,我从冰川上下来之后,一直在努力地做一件事就是要找到淡水,你知道,所有这样熔岩原,就是没有水,我最好的机会呢 就是到那里面去,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穿透岩壁,渗透出来的淡水。

好,首先,在我考虑进洞之前,我必须要做一个火把,里面一片漆黑,我可以用一些细枝,和我从那头死去的羊身上保存的脂肪做一个火把。好,先蹲下来避开风头,岩洞水经过岩石的过滤,所以它要比外面的积雪更纯净,后者可能充满了细菌,好,现在我需要的,就是从我的汗衫上撕一些布下来,好,我有一些羊的脂肪,把它像这样绑上,然后用这一小条汗衫布,再绑在它的外面,只要我能够点着一小堆火,那块油脂就能烧得很明亮了,试试把它点着,行了,我们进去吧。

我必须要非常小心,因为所有这些都非常地脆弱,还很尖利,所以在洞里我需要带上手套,冰岛平均每天有33次地震,任何一次都可能让这个熔岩管崩塌,我必须快一点,我正在找的 是滴下来的优质水源,这儿的天花板越来越低了,我不太喜欢这样,瞧,那就是原因,你看,看到了吧,这部分所有的天花板,全部都塌了下来。不,现在火把脱落可不是时候,所以这种地方才那么危险,冰岛尤其如此,因为这里的地震活动是在太频繁了,要找到水,然后赶紧从这里出去,这儿有些水,正慢慢地从岩壁上渗透出来,水质很好,可以放心地喝,来吧,万一它真熄灭了就麻烦了。

在这里,看,你能够看到所有这些,这就是塌陷的地方,那是我在这附近,能找到的最好的水了,味道好极了,最后我终于到了那个洞的出口,我现在来到这片熔岩原的边际,但我还需要所有的体力,穿过伸展在我面前的平原,就在半小时之前,这场狂风忽然毫无征兆地袭来,在这样的大风里要前进,几乎是不可能的。你看这风的速度,它的速度可能达到每小时90公里,它所做的呢,就是刮起,刮起所有这些沙子,击打在你的脸上,还夹着鹅卵石。瞧,如果我顶着这阵风,它就这么强劲,在这儿躺一会,实际上这是这片黑沙荒漠中的一个锅形陷洞,它为我提供了一个避开狂风的机会。

瞧,我注意到,这里面比地面要低60厘米左右,总算我的脑子能够清醒一下了,狂风还在我的头顶呼啸,这个发现太及时了,它给了我一个机会,能坐在这儿,稍等片刻,看那阵大风会不会减轻,我正好借此机会,坐下来休息一会,但据了解,这样的风暴,可能持续几个星期,所以我不得不继续前进。

我正在冰岛人所谓的冰水沉积平原上,它绵延超过160公里,直到海滨,而且很危险,整个这一片地区,都是巨大的,巨大的黑沙平原,它跟散沙和水加在一起,是个很危险的组合。

据说,在过去,它曾经吞噬过人和马,这地方有种东西 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穿过这个平原的办法,就是永远朝着较高的地势走,你知道提防那些浅洼地,那里的沼泽会更多的,如果发现自己真的进入了浅洼地,你必须要退回来,绕开它,到较高的地方去,要不然我可能会陷入深及腰部的流沙中,过去冰岛的水手们并不知道黑沙的致命危害,很多人在上岸的时候就死在其中。

我不知道你能否看到那边的地平线,越过那边的黑沙你能看到一些高压电线铁塔,在阳光下,要看到它们是有点困难,但那些真的是电线铁塔,我希望它的另一边可能会是公路。现在没有疑问了,这是一条海滨高速公路,从这里我可以搭便车回到雷克雅未克(冰岛首都),那儿就是我旅程的终点了。

说真的,在冬天来到冰岛,这一片并与我的土地,它向我展示了大自然最最原始的一面,这里不但有极端的强风,好有极度的低温,确实把我,确实把我推到了我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