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欧文(Steve Irwin),永远的鳄鱼先生


发布时间 :2017-12-31
史蒂夫·欧文(Steve Irwin),永远的鳄鱼先生

  史蒂夫欧文因主持美国探索频道《鳄鱼猎人》等动物专题片而声名远播。全世界曾有两亿多人收看过史蒂夫欧文的节目。在许多人眼中,史蒂夫是一位英雄,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他也是一个非常坚定的环保主义分子,他参与了对濒临灭绝物种的保护。 

多年来,激情四溢、魅力十足、无所畏惧的史蒂夫·欧文,一直都担任动物星球频道系列专辑“鳄鱼拍档”的节目主持人。他的勇敢无畏、渊博知识、无可阻挡的热情以及对动物无与伦比的爱心,早已深深驻扎进全世界欧文迷的心中,令他成为最受观众认同和欢迎的名人之一。  

不过,生活中的史蒂夫和普通百姓没有什么大的区别,有时候他开车时也会将车加速到每小时160多公里。摄像机前的史蒂夫可能会稍稍收敛一下他的个性,不过不会太多,史蒂夫就是史蒂夫,与平时生活中的他没有什么两样。 

从小与动物亲密接触 

澳大利亚昆士兰动物园与史蒂夫家打交道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大约30多年前,史蒂夫的父母就在动物园位于比亚瓦的爬行动物馆工作。“我父母是我童年时代最亲爱的人。我妈妈是一名产科护士,她有拯救野生动物的热情。我爸爸是一名水管工,非常喜欢爬行动物。” 

在史蒂夫父亲的眼里,史蒂夫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 

“我认为史蒂夫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孩子,他从来都不会在他应该呆的地方,我们总是找不到他。我们很少外出度假旅游。有一次我们去度假,史蒂夫总是在那里的一条小河里追逐蜥蜴。” 

在20世纪70年代,史蒂夫一家从墨尔本迁移到了比亚瓦,兴建爬行动物馆。史蒂夫说,他们家原先一直住在大篷车里。一直到1972年史蒂夫的爸爸才盖了他们自己的房子。当时他们家周围到处都是袋鼠和树熊。史蒂夫说,有时他的房间里还有蛇。不过,他并不害怕,反而认为这太棒了!他说,当时的生活很艰难,因为那时旅游业还不是那么兴隆,而鳄鱼和蛇之类的动物也不是人们所喜欢看的动物。史蒂夫说,当年人们都比较倾向于开枪将这些动物打死,但他父亲和他在那时就已经显露出他们对鳄鱼的热爱。 

“在我9岁的时候父亲就让我往鳄鱼的背上跳。后来父亲加入了鳄鱼管理计划。他带我去北部的昆士兰州捕捉那些不安分的、凶野的鳄鱼。很多时候农民往往会自行处理这样的鳄鱼。我见到很多鳄鱼被杀。我只是在我父亲的帮助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是我一生中最令我难忘的一段日子。我们全家在昆士兰州北部忙碌着,捕捉这些不安分的令人头痛的鳄鱼,然后将它们迁移到其它地区,或将它们带到动物园里。” 

鳄鱼口中救出好友 

维斯是史蒂夫的好朋友,他们从小在一起长大。维斯对爬行动物也是情有独钟。 

“我从小就喜欢蛇。当我知道了昆士兰爬行动物馆之后,每天放学后以及周末不上学的时候我都去那里。自那起动物园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史蒂夫说他这位朋友维斯是一个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他会为你挨枪子,他会为你跳到鳄鱼的头上,只要你需要他就会这样做。我们一起长大。我父亲将我们俩带上了野生动物的舞台。他救过我一命,不过我也救过他的命。” 

“多年来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危险的事,因为我们所面对的都是危险的动物。我们俩遇到最危险的一次经历就是那次动物园发大水。我们当时在篱笆旁打扫卫生。这是我们每天都要干的活,不过我们犯了原本可以避免的错误,因为我们当时并没有注意到鳄鱼。” 

电视新闻报道了发生在动物园的鳄鱼口中救人的消息。史蒂夫说,当时是本性驱使他救人的。他所营救的就是自己的好友维斯。 

维斯说,一条雄性鳄鱼可能是为了向雌性鳄鱼炫耀自己的本事将他拖进了篱笆内。“我当时往下一看,心里想完了,这下没命了。那边齐腰深的水,再加上背后就是鳄鱼。我想法挣脱了鳄鱼。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条鳄鱼从我背后扑了过来,我非常幸运,因为当时史蒂夫在场,就在鳄鱼咬住我之前,史蒂夫抓住了鳄鱼的尾巴,使我有时间逃脱。如果不是他的话今天我就不会在这儿了。” 

毕生与动物为伍 

史蒂夫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成为明星。他只是为了招揽游客而自己拍过一些捕捉鳄鱼的录像带而已。 

自从他遇到制片人约翰之后,他的命运改变了。在谈到他最初对史蒂夫的印象时,约翰回忆道:“我在20世纪80年代末拍摄电视广告片时经常去昆士兰爬行动物园拍摄动物。史蒂夫给了我大约16盘他自己拍摄的有关他捕捉鳄鱼的录像带。一天晚上我回家后就开始看这些录像带,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3时。最后我对我看到的情景感到非常神奇,这种情景与众不同,非常奇特。史蒂夫的表现非常出色。我当时没有别的感觉,除了觉得神奇还是神奇。” 

于是约翰就决定将史蒂夫搬上银幕。史蒂夫说,在拍摄最初两集影片时他总感到有些窘迫,放不开。后来约翰过去跟他说,这是他必须要做的,不要改变原来的形象,只需再自然一点就行了,从而使史蒂夫找回了他自己的感觉。 

约翰说,他不希望在史蒂夫的特征和个性上印上导演的感觉和痕迹。“我只是想让史蒂夫保持我那天看他的录像带中所看到的他的原样。在拍摄‘鳄鱼猎人’一片时我控制了整个影片的制作。史蒂夫和我也建立了非常好的工作关系。我们配合得非常默契,我不干涉他所涉及的部分,他也不干涉我的部分。” 

他们拍摄的“鳄鱼猎人”获得巨大的成功。“当时美国的‘发现频道有线电视网’刚开始创建一个称作‘动物星球’的新频道,规模非常小,只有大约25万订户。第二年5月,订户已经上升到数百万户,到2003年,他们的订户已经狂升到8000万户。这可能是世界上发展最迅速的有线网络。从很大程度上讲这个频道获得如此的成功”鳄鱼猎人“是功不可没的。” 

“鳄鱼猎人”为他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收入,这使动物园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使他所在的动物园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动物园之一。 

丰厚的收入改变了动物园,却不会改变史蒂夫。他毕生以了解动物、亲近自然作为人生最重要的目标。他曾说过:“我想我体内可能有动物的基因,因此我不可能去做其它的事情。我的路总是把我带回野生动物世界里。我想对我来说野生动物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我,我无法抗拒。”



人物简介


史蒂夫·欧文Steve Irwin ,全称 斯蒂芬·罗伯特·“史蒂夫”·欧文(Stephen Robert "Steve" Irwin),澳洲环保人士与电视节目Discovery的主持人。最广为人知的节目就是与妻子一起主持的“鳄鱼拍档”,这也是他的外号鳄鱼先生的由来。带有浓厚的澳洲口音的他因广大知名度成为澳大利亚的代表之一。生前在 昆士兰毕尔瓦经营澳大利亚动物园(Australia Zoo)。也创建了“史蒂夫·欧文保育基金”,之后更名为“全球野生动植物战士(Wildlife Warriors Worldwide)”。

2006年9月4日在澳大利亚海域拍摄一部水下纪录片时,不幸被 黄貂鱼的毒刺刺到,不治身亡。享年44岁。在他去世时,澳大利亚总理 约翰·霍华德对他的死表示震惊和哀痛,更于新闻采访上发表言论追念他,新闻更以“深远地影响澳洲的一代”做评价。

飞来横祸


澳大利亚无人不识的“鳄鱼先生”、Discovery 探索频道动物星球节目主持人史蒂夫·欧文(Steve Irwin)2006年9月4日在澳大利亚海域拍摄一部水下纪录片时,不幸被 黄貂鱼的毒刺刺到,不治身亡,被刺部位正中左胸。

当地时间4日上午11时左右,44岁的欧文正在昆士兰州 道格拉斯港外海的 大堡礁低岛附近潜水拍摄一部纪录片。根据昆士兰警方发表的声明,欧文在水下时突遭一条黄貂鱼袭击,随即昏迷,“欧文胸口被毒刺刺中,可能因此导致心脏休克丧生”。警方表示已经通知了欧文的家人。

据报道,事发后,欧文的工作船“鳄鱼一号”上的摄制组人员立即向最近的城市凯恩斯打了报警电话,同时把船驶向附近低岛,给赶来的救援直升机引路。虽然救援的医疗人员送来药物,但由于欧文被刺部位正中左胸,当场就宣告不治。

欧文的朋友兼制作人、当时正在工作船上的约翰·斯坦顿说,大家手忙脚乱地把欧文从海里捞上来后,尝试过心肺复苏术和一切能挽留他生命的方法,但还是失去了他。

不可思议的厄运


黄貂鱼(Dasyatis akajei或Red stingray),俗称 刺魟,尾巴是顶端藏有毒腺的脊骨,非常锋利,当黄貂鱼感觉受到威胁时就会用毒刺攻击对方。

不过,尽管黄貂鱼有毒刺,攻击性却并不强。悉尼大学海洋科学研究所主任柯曼接在受《 悉尼先驱晨报》采访时说,与黄貂鱼接触而被刺死“相当罕见”,印象中他从未听说在澳大利亚有谁被它的毒刺刺死过。“昆士兰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柯林斯则猜想,毒刺必定是直接插入了欧文的心脏,才会发生这一悲剧。“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厄运。

值得一提的是,在前不久的节目中,他还说:「它们是种性情很温和的动物,只要你不去招惹它们,就不会拿毒刺刺你。

“澳大利亚巨大损失”


欧文在澳大利亚可算无人不识。这位国宝级人物意外丧生的消息,不足半小时就“横扫”澳大利亚各大媒体网站头条,就连曾在2003年“钦点”欧文一同参加欢迎美国总统 乔治·布什野餐会的总理 约翰·霍华德也出面表达了缅怀之情。

霍华德说,他对“欧文突然和离奇的死亡深感震惊和悲伤”。“这是澳大利亚的巨大损失,”霍华德对媒体表示,“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一个热情的环保主义者。他为成百上千万的人带去过欢乐。”

欧文:与生猛动物这14年


经常看Discovery探索频道的人,肯定不会对史蒂夫·欧文感到陌生。从1992年开始,伴随着Discovery 频道动物星球系列节目“鳄鱼猎手”在全世界的持续热播,欧文的学识、无畏、不可阻挡的热情以及对动物无与伦比的爱心,令他成为最受观众认同和欢迎的名人之一。

9岁就跳鳄鱼背
1962年2月22日,史蒂夫出生在澳大利亚一个既平凡又特殊的家庭中:妈妈琳是一名产科护士,却有拯救野生动物的热情;爸爸鲍勃是一名水管工,却非常喜欢爬行动物。父母对野生动物的热爱深深传递到了他们的下一代身上。

上世纪70年代,史蒂夫一家从墨尔本搬到位于阳光海岸附近的比亚瓦,自己出资兴建爬行动物馆。史蒂夫曾在接受访谈时说,他们一家人原先一直住在大篷车里,直到1972年爸爸才盖了房子。当时他们家周围到处都是袋鼠和考拉,而有时史蒂夫的房间里甚至还有蛇。

在那段艰难但却美妙的岁月里,史蒂夫就显露出对鳄鱼和蛇这些并不“讨人喜欢”的动物的偏爱。

“在我9岁的时候父亲就让我往 鳄鱼的背上跳。后来父亲加入了东海岸鳄鱼管理计划。他带我去北部的 昆士兰州捕捉那些不安分的、凶猛的鳄鱼。很多时候农民往往会自行处理这样的鳄鱼。我见到很多鳄鱼被杀。我在我父亲的帮助下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那是我一生中最令我难忘的一段日子。”史蒂夫说。

《鳄鱼猎手》热播成名


史蒂夫自己说,如果没有遇到后来成为他最好朋友的制片人约翰·斯坦顿,他很可能“就是建筑工地上的一位垒砖工”;但他遇到了,他的命运也就此改变了。

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还在拍摄电视广告片的斯坦顿经常去爬行动物园拍摄动物。“我当时没有别的感觉,除了神奇还是神奇。”斯坦顿在谈到他对史蒂夫最初印象时说。

于是他决定将史蒂夫搬上银幕,《 鳄鱼猎手》就此诞生。这档系列节目1992年在澳大利亚开始播出,随后通过Discovery频道向全世界播放,收视率一直很高,观众超过2亿人。从某种程度上说,《鳄鱼猎手》甚至是Discovery的“ 动物星球”频道大获成功的主要推动力。

随着《鳄鱼猎手》的热播,这位总是穿着一成不变卡其布衬衫、短裤、大靴子、轻轻松松跃上鳄鱼背还能对着摄像机娓娓道来的男人迅速受到各国不同年龄层观众的喜爱。

口头禅“唉呀”成了史蒂夫的代名词。成名同样给他带来上千万澳元的收益。不过,他把绝大部分都投入到了父母建立、并给他继承的爬行动物园里,并将它一手打造成了全球最好的动物园之一——昆士兰澳大利亚动物园。

野生动物卫士


史蒂夫将全部精力献给了环保,这让他成为批评在澳大利亚滥捕滥杀野生动物声音最高的人。正在他的抗议下,澳大利亚政府最近放弃了准许在北部为有钱的游客推出“猎杀鳄鱼”的旅游项目。

他还在自然保护方面花费很多资金和精力,他在好几个州购置了土地,这些地要么是环保重地,要么就是濒危野生动物的栖息地。

在澳大利亚,史蒂夫可以说是国宝级人物。一下澳洲机场,往往会发现他的海报及人物招牌。

不过,在外界的部分眼光中,史蒂夫也被称为“疯子”,是一位具有争议的人物。2004年1月他在动物园拍节目时,一手抱着当时1个月大的儿子,另一手喂食一旁13英尺长的大鳄鱼,把参观者吓了一大跳。

家庭


史蒂夫的妻子特瑞(Terri)来自美国俄勒冈。1998年他们的女儿诞生,史蒂夫用自己最喜爱的鳄鱼宾蒂和小狗苏的名字给女儿命名:宾蒂·苏。过了几年,他们又拥有了一个儿子,用史蒂夫的父亲的名字给他取名Robert(Bob)。如今,史蒂夫去世了,其女宾蒂决定沿着父亲的足迹走下去,终生为环保事业,为野生动物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