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求生第一季 第七集 内华达山脉 Sierra Nevada 美国内华达(国语高清)


发布时间 :2018-01-14
荒野求生第一季 第七集 内华达山脉 Sierra Nevada 美国内华达(国语高清)

现在贝爷的挑战的是跳伞进入内华达山脉,每年有500万人来此泛舟健行和登山,每年都有200万人陷入重大危险,我要示范求生所需的技巧。

我正在飞越广阔的加州内华达山脉,那儿有400哩的高峰浓密森林和炙热低地,我将让自己在山区中受困,独自一人而且没有装备,摄影小组会全程跟着我。

在高海拔地区降落表示周遭空气会较稀薄,因此我下降的速度将比正常快很多,为了减少受伤风险,我要设法降落在水上,我看到下面有一些高山湖泊,那就是我要对准的目标,湖水冰冷,只比冰点高几度,因此我必须尽快弄乾衣服,最佳的下山路线是哪一条?山坡面向东西两边,我必须选择一个方向,我不要往东那会走到炎热的内华达沙漠,所以我要向西走。

趁太阳晒着我的衣物,现在正是分辨方位的好时机,在阳光普照的好天气,要找出方位有个简便方法,那就是使用立竿见影法,只要随便找根树枝,这根就可以,只要把树枝插在地上
树枝就会出现清晰的影子,棕出影子的尖端,等上15分钟,在等待衣服胧乾时,影子会慢慢移动,然后再标出下一个影子的尖端,这样就能得到一条东西向的线,很容易就能辨别出方向。

白天只剩下6小时,在这种海拔过夜可能出人命,但要先装一些水,水很清澈,但那不代表水很纯净,这是死水,正是滋生有害细菌的最佳环境。

我当兵时有个弟兄喝过这种湖水,结果严重上吐下泻大约一星期,我不想冒险,我要装满水壶,但暂时不喝,等晚一点有机会煮沸了才喝。

现在我的临时日晷,应能告诉我该往哪进走,我看到影子换了位置,这是原本的记号,现在找另一块石头,这是间隔大约20分钟的情况,这是可靠而概略的东西向直线,那是西边,内华达沙漠在东边我不要去那边,我要向西走。

首先要找出从哪里下山最好走,温暖的阳光令雪地不稳定,如果你必须越过雪地,务必每一脚都要踩稳,山路很滑但我必须继续用最快速度下山,这里很多岩石是花岗岩,花岗岩士会有缺口和凹处,这个时节雷雨很多,雨水会聚积在凹陷处,但我真的需喝,这水应该能喝,我要提防动物排泄物之类的东西。

你瞧,这种东西常会导致梨型鞭毛虫症,我要是闹腹泻就惨了,但这些水看来很乾净,应该没问题,这里像是不毛之地,但在山区里却能找到令你啧啧称奇的东西,很容易就走过岩石而没有留意,其实这里很多东西都非常有用,来瞧瞧这个,这是所谓的愚人金其实就是黄铁矿,19世纪末这一带掀起很多淘金热潮,人们常把这个东西误认为黄金,但这不是金子,对他们毫无用处,但对我来说,这东西稍后会大大有用。

瞧,找到了,你看这个东西黑黑亮亮,像玻璃,这就是黑曜岩,美国印第安人其实常拿这个以物易物,就是拿来制作工具,他们也用这个做箭头,这东西极为锐利,至今仍在使用,世上最利的刀和解剖刀,就是用这东西做的,我要带着这个走,拿来切割东西很好用。

本来以为大有进展,结果却遇到了巨大的悬崖,崖底是在350尺之下,绕过去可能要几小时,但我没那个时间,最安全的办法其实是设法找路绕过去,这是雷雨云,在高山遇到风雨和闪电特别容易出事也无处可躲,我得爬下去但没有绳子或攀岩工具,爬下这种岩石的窍门,就是让身体和岩面保持摩擦力,双脚双手都要攀着岩面,而且不要用溜的,只能小心地挪移下去,山势陡峭就转身面向山岩。

瞧,很多岩石的边缘都很易碎,碰到岩面上有沙和碎石最危险岩面会很滑,还有水会令花岗岩表面变得平滑,还有,下雨的话.就非离开岩面不可。

几年前有个密西根少年登山客,在附近山区,这种湿滑的岩石上滑跤,他摔倒,脚踝断了,他一个人无法移动,受了11天折磨才被直昇机救回,许多登山客可没这麽幸运,年年都有人死在这些山区。爬下这种岩石最要命的就是这些假地平线,很难看到地面的情况要等爬了才知道,很容易爬着爬着就陷入上下不得的境地,你知道进行这种攀爬有一定的风险,很容易扭到或伤到脚踝,尤其是滑下这种平板状岩石。

我现在大概下降了2千尺,下山最快的方式之一是顺流而下,但我必须小心,内华达很多河流是以瀑布和陡峭峡谷闻名,河流常是脱困的关键,这里曾是许多美国原住民的家园,我要使用他们的求生技巧,用漂流木制作木筏,夜晚即将降临,走水路下山最快,木筏泡水后会变重,但为时短暂,这个应该能让我浮在水面,建造木筏的口诀照我的经验是保持简洁,很多次我做复杂的木筏通常以解体收场,这个木筏将会坚固又简单,我找到5、6根粗壮的树干,还有2根交叉支杆,基本概念就是把这些全部綑扎起来,但我要有綑扎的绳索,沿岸遍布这种野葡萄藤,这就是理想的绳萦因为藤蔓强韧又弹性十足。

这些葡萄和葡萄藤都能食用,甚至叶子也富含营养,制作方法如下,先把藤蔓弄得柔软有弹性,对折,套到漂流木上,转个几次,这是古老的印第安技巧,基本上像编织,只要拿藤蔓转一下,扭一下,抓住一端套到下一根圆木上,再重做一遍。这麽做有个好处,木筏湿掉后,这些绳结般的结会自己缩紧,这能令编织强韧有弹性,紧紧系住所有圆木,好,该做第一次正式实地测试了,木筏算是綑扎好了,现在只要在另一边如法炮制,加上最后一根交叉支杆,应该就能上路了。

这些水域可供人玩激流泛舟,但也可能要人命,这些山区里单单一条河,近30年来便有234位泛舟客死亡,遣条河的水流颇快,我顺流而下的距离远远超过步行的距离,为求安全,顺流而下时务必确保自己能轻易上岸,但说来容易,做起来难,我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控制方向,只能靠着踢腿来避开大石,因为没有舵,我只能攀在木筏上,这些浅水区总是很讨厌我在岩石上颠簸前进,膝盖被撞得很惨,水变得冰冷许多,太阳也下山了,急流将我吸向下游,这快河拐一个小弯,流速便加快一些,但愿木筏不要散掉,这些急流似乎没完没了,才经过一个,立刻又连串涌来,而且水流愈来愈猛。

这里又有急流了,我们要设法拐过这个弯,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我只能拚命攀住木筏,我被抛下水流太急爬不回去,水冷死了,我得尽快上岸,我可以利用这块倒悬岩壁,勉强栖身。现在我真的需要赶快生火取暖,快啊,点燃啊,用硬石敲打我的火石,我终於生好了火,大概再十分钟,天色会全黑,太阳下山后你会觉得寒意忽然钻进全身上下,所以这个宝贝火现在是我的救世主,还有这块倒悬的小岩石。

现在是早上5点,内华达山的黎明,400哩令人屏息的群山贯穿加州,我要从西麓下山,向东走的话会到内华达沙漠,不过先来吃早餐,我和任何正统英国人一样爱喝热茶,我用松针泡了茶,在高海拔,身体消耗的水份远高於在海平面,我需要尽量多喝水。

如果你迷路又没杯子或水源,你仍能利用松针摄取水分,通常你能在叶子上找到露水,太阳才出来不到1小时,这些己乾燥得有如枯骨。松针是很好的水分来源,储存了大量水分,松针也是维他命C的丰富来源,含量高得惊人,是柳橙汁的8倍,现在我需要食物而且我什麽都愿意吃,我或许能在这里找到蝽螬或者小甲虫,可是这整个又乾又脆,完全没有食物存在的迹象。

我正在朝西选走,务必随时留意你前进的方向,其实有个青少年女童军最近才逃出山区,她分不清方向,在这里迷路2天,这个女童军年仅15岁,在这附近获救,她在酷寒的冬季气温中迷途10哩,搜救人员才找到她,我知道今早太阳从东方升起,我看着太阳出来,我得向西走,但我真的必须下山,但我的选择有限。

这里找得到的食物绝不会是餐厅菜色,来看我们能否找到小水蛇,大家通常怕蛇,觉得蛇很凶恶,攻击性强,毕竟牠是爬虫类,但蛇并非如此,蛇类其实很害羞,抓到了,这些蛇通常会分泌臭味液体,以保护自己不被掠食者吃掉,但我这个掠食者饿扁了,这是牠的小嘴巴,只要咬掉头,应该能吃掉整个身体,牠的头还在动,风景很美,但表相是会骗人,如果你搞不清楚状况可能会在这里送命,想活命就非得有好营地并找到真正的食物。

我可以利用这棵死枞树的木条,当成三脚架的脚,这个能当一只脚,那个大约8尺,可以用,有一边会比另一边短但应该没关系,这个地点很适合搭建圆锥型木屋扎营,地很平,有个小凹陷但那正好能防止我滚下山,重点是你要睡觉的地方不能有兽径通过,而且不能有红蚂蚁,最后我要检查上方是否能看到一些天空。

如果搜救人员真的在找你,他们就能看到你,我要把木板排列好,留下一条小缝,这边将是门口,门口要朝南,一大早阳光会从东南方照进来,木屋应该也会舒服又温暖。

我要把这块柏木磨成印地安投掷棒,美国原住民选用柏木,是因为木质坚硬,最适合做武器,这样磨平后,投掷起来就能又快又狠,可以练习一下了。兔子或松鼠目前没什麽生命危险,如果你够幸运能够打到兔子。

你看这根接骨木树枝真的很綑长,这让我能够用完全不同的方法生火,这个晚点会用到,刮下最后一点点刨屑,加到这堆引火物,这是生火的必备材料,我要好好拉扯这个,弄得轻软蓬松,最后要把燃屑弄进这个来点火,重头戏就是设法用燃屑点燃这个,我只用从接骨木摘来的小树枝,必须生火烤熟它,还有一小块木头基座,钻木取火一向需要大量耐心,要做燃屑,磨擦力必须足以令接骨术树枝变热,要达到华氏800度,像这样,冒烟后我要再多转两下钻杵,然后试着生火,你看燃屑从凹洞落下来了,行了,在冒烟,把燃屑放进引火物,好,再把引火物放进去。

现在准备料理兔子,但我担心讨厌鬼不请自来打扰我的烤肉野餐,肉开始熟了,香喷喷的,但不是只有我能闻到香味,本地黑熊能从25哩外闻到香气,其实我有个朋方在优胜美地一处峡谷露营,他睡觉时裤袋里有一颗苹果,他用长裤当枕头,半夜醒来,黑熊正在拉扯他头底下的长裤,想拿苹果,幸好他没事,可见你真的得小心烹煮料理食物,要紧的是睡前要将用不着的剩余食品丢掉。看来熟了,我一直坐在这里流口水,该来嚐嚐了,真鲜美,营火烤肉好好吃,就像在烤肉架上刚烤好的,夜色真是美得出奇,星星看得好清楚,可以看到北极星就在那里,它虽不是最亮的星,却是天上唯一能指引方向的恒星,北极星不会移动位子。

趁着看得见北极星,我要做记号,我来到了山区里称为”查帕拉尔”的地区,这是西班牙语的乾热灌丛区,少有动物能生存,这是内华达山脉西麓最极端的地区,这里也有致命的蝎子以及会咬痛人的蚂蚁,但蚂蚁却也是美昧点心,这就是一定得抓蚂蚁头部的原因,你看,如果我让牠咬我舌头,牠会咬着不放,所以你得吃另一边,最困难的部分是捕捉牠们,你看腹部在那里,那可以吃,味道真的有点呛又甜,但出奇好吃。

吃过美昧的木蚁,我继续赶路,我要加快脚步在天真正变热之前多多赶路,但在热地区有一个新威胁那就是蛇,这一带是蛇类出没的地区,有响尾蛇,牛蛇和王蛇,真正要小心提防的是响尾蛇,你知道这其实是蛇最多的地方,尤其是在烈日当空的时刻,蛇会寻找阴凉处,躲到下面去,所以跨越树干前务必站在上面查看另一边,然后才能走过去,看来我还有漫漫长路要走,越来越热了.我需要水。

就在5年前,有个独自健行的人在这附近迷路,搜救队搜寻9天却一无所获,当他终於蹒跚地下了山他严重脱水,其实这里有一种植物能够帮助他,这种灌木最好用了,这不能给我一顿大餐,这是二棵小的熊果树,其实字面意思就是小果子,你可以看到这些玩意儿,诺印地安人大量食用这种果实制成果乾,你只要嚼食外面的果肉,吐掉硬籽,某实富含维他命C,很棒。他们也拿来做饮料,他们会摘很多这种莓果捣烂加,用篮子过滤做成很像柠檬汁的可口饮料,我要摘一些带走,这种树还有一项妙用,现在我真的很想清洁牙齿,熊果树被美国原住民当成牙刷,我正在刷牙,这种树真的很有用,效果虽有限。

午后的阳光简直让人受不了,光穿过没有遮盖的灌丛照下来减慢我的速度。哇,太神奇了,有一个好大的湖在那里,太棒了,湖面有半哩宽,若你得游那麽远,我来示范如何利用长裤浮在水面,只需要抓住裤脚打个结,我小时候这麽做做咸伐子之类的东西来渡河,你只要打结将空气困在里面,然后抡过你的头甩向后面就能有小救生衣的作用,我的临时救生衣不太可靠,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一边重灌空气一边踩水,但那可不容易。

终于横越湖面了,对我来说.这是一趟非凡之旅,经历了一连串不同的环境,从高海拔雪线到酷热地区一应俱全,也就是说我必须随时变换求生技巧来生存,诺印地安人的很多求生技巧都派上用场,可见他们真的很能应付这种地形,我历尽子辛万苦,但在离开这里时,对美国原住民及其卓越的求生技巧有了全新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