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居荒野制造炸弹,是新卢德分子还是工业社会高度文明的悲哀?


发布时间 :2018-01-30
隐居荒野制造炸弹,是新卢德分子还是工业社会高度文明的悲哀?
  Theodore Kaczynski希尔多·卡辛斯基(又译:泰德·卡辛斯基),16岁读哈佛的神童,曾经的伯克利大学数学系助理教授,蒙大拿州的隐士。他还有另外三重身份,17年连环爆炸案的主谋,恐怖份子,反科技“斗士”。
  自从1978年他自制的第一颗炸弹被西北大学的一位保安引爆,多年来,他一直孜孜不倦地向大学中高科技领域的研究者寄送炸弹,因为讨厌飞机,他也不忘给航空公司送去两颗自制的蹩脚货。所以,联邦调查局管他叫“大学航空炸弹怪客 ”——Unabomber(意为 University+Airline+Bomber)。其实他也炸过电脑商铺的老板和公关公司的总裁,而且,把他们炸死了。

联邦调查局追踪了他17年,一无所获,卡辛斯基说,“联邦调查局是个笑话。”对于一个智商170的数学家而言,这话算不得轻蔑。

  隐居者
  卡辛斯基自称,在20岁那年,完成了自我对世界观的塑造。当时他正在哈佛大学数学系读大四,他意识到“人类对机器的依赖,使人类失去了自治的能力,剥夺了人类的自由。”于是渐渐生出了对科技—工业体制的幻灭感。
由于性格本身的孤僻加上对工业文明社会的幻灭,卡辛斯基在30岁时远离人群,成了一名隐士。隐居之前,他是伯克利大学一名数学系助理教授。
1972年,他在蒙大拿州林肯镇买下一块地,自己动手搭建了一个木头房子。屋子里没有电灯、电话、自来水。平日里他吃自己种的菜、猎的食,晚上点蜡烛看书,砍柴做饭取暖。
“我放弃工业文明社会的原因是我发现了其他的生活方式,具体而言,就是原始人的生活方式。我11岁的时候读了一本关于史前人类的书,我觉得那种生活太棒了。”在他隐居的第一个10年,他学会了成为一个原始人所必备的各种生存技巧。
如果工业文明的触角没有延伸到卡辛斯基所居住的小屋周围的话,大概他一辈子都会安静地这么过下去。“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政治的人。如果没有人在这里砍树铺路的话,我会一直这么住下去,周围的一切也会各安其位。”但是在卡辛斯基隐居的第11个年头,游客们来到他小屋周围,彻底打破了他的宁静,“我非常地失望。从这时候开始,我决定回归(工业文明 )社会。我要报仇。”

  联邦调查局和报社领受了卡辛斯基的威胁,他的宣言《工业社会及其未来》被《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两家美国大报以手册的形式分发给民众。但是联邦调查局并不是可笑得离谱,他们要求手册中原封不动地影印卡辛斯基的笔迹,让公众分辨字迹的主人。这就为卡辛斯基随后被他弟弟大卫大义灭亲埋下伏笔。
在《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中,卡辛斯基断言,工业化时代的人类,如果不是直接被高智能化的机器控制,就是被机器背后的少数精英所控制。如果是前者,那么就是人类亲手制造出自己的克星;如果是后者,那就意味着工业化社会的机器终端,只掌握在少数精英的手中。
卡辛斯基认为,精英控制会导致两种结果:一种,由于机器的高度智能化,人类的工作不再是必需的,人类就变成这个系统的负担。如果精英们是残酷的,他们就会直接消灭大部分人类,如果他们仁慈,他们就会利用宣传手段或者生物学技术,降低人口出生率,直到大部分人类灭绝,无论使用哪一种方法,地球都会归于精英之手。另一种结果,如果精英中有一些心软的自由主义者,他们就会成为人类的牧羊人。他们会用科技改造人类的生理和心理结构,“治疗”他们的问题,使他们变得完美。这些被改造的人类也许是快乐的,但绝不是自由的,他们更像是精英们饲养的家畜。

  人物评价
  那些对人类传统生活具有颠覆性的电脑、网络、纳米技术以及能够再造人类的基因工程,都被他们视为邪恶。为了捍卫自己的价值观,他们著书立说乃至隐居山林。新卢德分子虽不是一个团体,却广泛地存在于欧美社会的各个阶层。比起19世纪一味泄愤砸机器的工人卢德分子,他们有政治手腕和头脑,并试图依靠政治手段来左右国家政策,改变科技发展的走向。卡辛斯基只能算是新卢德分子中的一个极端案例。
作为一个新卢德分子,卡辛斯基捍卫价值观的手段是如此极端,然而,当人们回过头来再看他的宣言《工业社会及其未来》之时,却不得不被他的洞察力所折服。阳光微系统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比利乔伊,曾在《连线》杂志上撰文《为什么未来不需要我们》,他在文中大量援引卡辛斯基“宣言”中的段落以此说明科技的危险。虽然,他的老朋友,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大卫·加勒特,被卡辛斯基的炸弹重伤,但他却承认,卡辛斯基的推断不无道理,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未来,也许真的险恶重重。


  改编美剧

  Discovery探索频道最新出品了原创FBI罪案调查剧《炸弹追凶》(Manhunt: Unabomber),尽管没有铺天盖地的宣传,但该剧却获得了评论家的普遍好评,截至8月20日烂番茄评分7.86分,新鲜度89%,观众好评率86%;Metacritic基于17条评论取得71分,打入近3个月美国电视剧排行榜前十,在8月开播的众多新剧中遥遥领先。

  该剧根据美国著名的“校航炸弹客”事件改编,人物原型希欧多尔·约翰·泰德·卡辛斯基是智商167的美国数学家。由于其周围环境因各种开发不断遭到破坏,使他无法平静地在天地自然中生活,因此逐渐产生了抵抗心理。在阅读了雅克·埃吕尔等关于反政府主义的政治哲学与社会学的书籍后,他得出结论——只有暴力手段才是解决这些工业文明固有问题的唯一方案。1978—1995期间,他开始了全国性的投放炸弹行动,将16枚炸弹寄往不同大学及航空公司,造成3死23伤。卡辛斯基在1996年被逮捕,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鉴于其作案手法,联邦调查局将此连环爆炸案命名为“UNABOM”(University & Airline Bomber),他“Unabomber”(校航炸弹客)的绰号,也是本剧副标题的由来。

  导演采用了双线叙事的架构,交错推进故事发展。一边是FBI调查员、法医语言学家吉姆·菲茨用“非传统”的方法重新追查卡辛斯基制造的一系列爆炸案件;另一边则是已经被捕入狱的卡辛斯基表示他只愿意与抓住他的探员,也就是吉姆·菲茨进行对话。为了能让观众清楚地区分两条时间线索,导演在画面、背景色调和人物造型上都做了明显的调整。在剧情设计上,本剧也发扬了探索频道的优良传统——以吉姆·菲茨的视角,根据每一个细节剖析和探索罪犯的犯罪心理,揭开案件背后的真相。值得玩味的是,这是一个“猫和老鼠”的历史性游戏,这位法医语言学家通过细微的文字语言密码,逐一解开罪犯扑朔迷离的犯罪行为,可以说是一场高智商的对决。

  首集中,吉姆有一段独白很值得玩味——“做人的唯一方式、自由的唯一途径,就是反叛。他们会想要击垮你,他们会用尽一切计谋让你俯首称臣、言听计从,但是你不能让他们得逞。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你一定要做自己的主人。宁可作为人类死,也不在他们的机器里活成一个毫无意义的齿轮。”往往对手也是朋友,两位主角尽管立场对立,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之间也存在着意识形态的共通点——吉姆要与位于高位的FBI“左派人士”抗争,而卡辛斯基要与现代科技文明抗争。也许正因为如此,吉姆才能破解出卡辛斯基的文字语言,最终将其抓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