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的"贝爷",天朝荒野求生领域第一人朱炜强


发布时间 :2018-01-24
中国版的
  朱炜强是“亚洲荒野求生第一生存狂人”,是从著名的“贝尔魔鬼生存训练营”走出的第一个中国人。他所擅长的的极限运动是“荒野求生”。“荒野求生”要求在荒无人烟的野外无人区,携带极其简单的装备,通过自身的技能,用各种原始的手段,去尽可能地延长自己的生命。而朱炜强正是这项运动的顶尖专家!

  那么,朱炜强是如何接触到这项充满挑战的运动的?他又是如何喜欢上这项运动的?他在“野外生存”乐而忘返之际,又经历了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初识“荒野”,别样的魅力乐此不疲

  今年29岁的朱炜强出生在上海,大学毕业后到英国留学,专门学习国际商务。英国的校园里有许多社团组织,朱炜强在同学的介绍下,参加了一个名叫“情趣户外”的社团。“情趣户外”的主要运动方式是:将团员们困于一处野外目的地,那里经常是游客迷路的地方,然后,团员们要设法利用各种求生手段,逃离险境。

  在“情趣户外”社团,朱炜强遇到了克瑞斯肯老师。克瑞斯肯除了教授电子商务课程,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荒野求生”运动爱好者。

  1个月后,克瑞斯肯带领社团的成员第一次来到郊外。只见他随意从地上抓起一把草,递给朱炜强说:“强,你嚼一嚼草叶,看看是不是类似青苹果?”

  朱炜强咀嚼了两下,还真有点儿青苹果的味道。见到朱炜强微微点头之后,克瑞斯肯又抓起一把草,并把草叶全部除掉,让朱炜强将草根煮一煮。草根煮好之后,克瑞斯肯让朱炜强尝尝里面的汤汁,并告诉他:“这就是‘荒野运动’的咖啡,不信你尝尝!”朱炜强将信将疑地喝了一小口,还真的有一种苦咖啡的味道!

  看到大家都兴致盎然的样子,克瑞斯肯又从包里拿出一根空心钎子,往旁边的树干上一扎,接着他拿出了一个杯子,很快就接出了半杯“水”来,并悠然地喝了起来。眼前的精彩场景,让朱炜强不由感慨:“这‘荒野求生’也太有意思、太神奇了!”

  从那以后,朱炜强积极地跟随老师进行“荒野”体验。有一次,他与其他3名成员进行野外捕鱼体验。朱炜强从小在河道中抓过鱼,来到老师指定的河段,他四处看了看,立即选择了一处有着小小的涡流、外表看来较为平缓的河段。果然,朱炜强两钩下去,便捕获了两条鱼。其他3名学员因为选址不对,最后一无所获。

  就在朱炜强有些得意之际,老师对他说:“生存是一种分享,如果现在真的是在野外生存,其他3名成员很可能难以存活,这种情况下,两条鱼应该分成4份,你觉得对吗?”老师的话顿时让朱炜强深有感悟,他也从“荒野求生”这项运动中体味到一种正能量。

  从那以后,朱炜强完全被这项运动迷住了,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这上面。假期闲暇时,他不再像其他同学那样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而是独自一人到荒野进行绝地生存的体验。最长的一次,他曾经在一处没有人烟的峡谷中生存了7天。

  不过,“野外生存”也意味着风险。一次,朱炜强在一处山坡下滑时,脚下突然出现了一处巨大的草洞,他整个人一下子掉了进去,摔得差点儿没有了知觉。好在他还拴在一根绳子上,在草洞中喘息了几分钟后,他顺着绳子慢慢地爬了上来。

  还有一次,他冒雨在树林中穿行,一棵大树因为大雨造成土质疏松,迎着他前进的方向倒了下来。朱炜强一直低头快步前进,并没有注意到倾倒过来的大树。不过“哗啦哗啦”的异响,让他的脚步一下停了下来。电光火石之间,他感到眼前一阵发凉,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大树的树梢仅仅距离他1米的距离,轰然倒地。可是,即使是这样,朱炜强仍然对“荒野求生”乐此不疲……

  成功入选,突围“贝尔魔鬼训练营”

  2012年初,朱炜强回到国内的一家大型跨国公司工作。业余时间,他将全部精力都用在推广这项运动方面。渐渐地,他在国内的各大户外网站有了很高的名气,成为圈里有名的“小强”。

  2013年3月,“贝尔生存训练营”在全球招收新一期学员。“贝尔生存训练营”是由英国的退役军人贝尔·格里尔斯创立。他是世界著名的求生专家,曾经在英国皇家陆战队服役,由于在非洲的一次跳伞中发生意外,背部3处遭受重创,不得不停止了部队生涯。可即便是这样,伤愈之后的他还是去爬了一次珠穆朗玛峰,贝尔成为英国最年轻的成功登顶并且活着下来的运动员,并入选了吉尼斯世界纪录。此后的他更加酷爱冒险,曾在海拔26000英尺的英国死亡地带野外生存过19天。他还为世界探索发现频道录制过一系列野外生存专题节目,被冠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朱炜强早就听说过贝尔·格里尔斯的经历,十分佩服。这次有机会能进他的训练营学习,他觉得太难得了,立即报了名。让他没想到,自己最终从全球10万个报名者中脱颖而出,被贝尔确定为最终的入选人员之一。“贝尔训练营”是全球公认的难度最高的训练营,这次入选,自然让朱炜强热血沸腾。这次入选的10人,有专业的体能教练,有潜水运动员,还有一名来自澳洲的女警察,他们都是所在国家荒野生存的高手,朱炜强则成了最不知名的一个。

  7月28日,朱炜强正式从国内启程,前往营地所在的英国苏格兰高地。苏格兰高地一向以狂风肆虐闻名于世,最高风速可达每小时274英里,让人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彻骨式的寒冷”。

  训练营的两名教官都是皇家陆战队的退役军官,有着30多年荒野生存训练经历,训练的各个科目十分严格。进入训练营之后的朱炜强立即尝到了厉害:体能训练是每天的必修课。高海拔和寒冷的天气是对体能最大的考验,每天他要负重20公斤慢跑5公里山路,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星十字跳,而这些仅仅只是常规的训练!

  两位教官要求,每隔一天,学员都要在河水中野渡一回。河水中野渡看起来难度不是很大,但站在桥上才知道,风力极大,极难站稳,温度也只有三四度左右,而且桥面距离下面的冰河有40米左右高度,对恐高的人是极大的挑战。

  更重要的是,英格兰高地一眼望去便是无尽的草原与连绵的山川,可供选择的食物更是十分有限。进入生存训练“穿越丛林”环节,每天的早餐是高地盛产的苔藓,午餐与晚餐常常是面包虫与蛆虫。由于每天下午还要在悬崖峭壁上完成各种“索降”训练,忍受不了极端的艰苦,3名成员陆续放弃了。

  朱炜强的身体与心理也几乎达到了极限,他也快坚持不下去了。可是,一想到队伍里还有一名澳洲女警,朱炜强心里想:“我总不能输给一个女人吧,如果她退出了,我再放弃也不迟啊!”就这样,朱炜强一天天地坚持着。结果,那名澳洲女警察最终通过了10天的训练,朱炜强也“附带”着坚持下来了。

  2013年11月,朱炜强成功地从“贝尔魔鬼训练营”中结业,并成为训练营成立以来,成功结业的唯一亚洲人。朱炜强的获胜,让贝尔这位全球知名的荒野救生大师很高兴,特别送给他一件专门的礼物。这件礼物是英国皇家陆战队的制式设备:一只针线包、几根风暴火柴、口哨、线锯、放大镜、净水药片等。这简直是一个琳琅满目的“百宝箱”!朱炜强对老师充满了感激。而这次训练,也让朱炜强的运动水平一跃达到国际水准!

  生存狂人,我的生命我做主

  2014年7月,朱炜强成为不折不扣的国内“荒野求生第一人”。为了全面推广这项运动,朱炜强与多家媒体合作,准备前往黑竹沟录制大型“荒野求生”节目《绝境求生》。黑竹沟位于四川省西南部,面积为575平方公里,那里山势险要,地形复杂,暗河、深谷、峭壁横生,并且常年云雾缭绕,诡异莫测,因此被当地人称为“斯豁”,意即“死亡之谷”,是国内著名的无人区之一。

  朱炜强在这里所要做的挑战就是:在不携带任何食物的情况下,只使用小刀、打火石、绳子、水壶4件东西,在三天两夜的时间穿过这片让人毛骨悚然的无人区。为了增加此行的趣味性,他还要携带一名搭档——名模孟鹭。23岁的孟鹭来自河北,有着长达7年的T台经验,是享誉世界的时尚模特。她一直是户外运动的热衷者,虽然对“荒野求生”这项运动知之甚少,但是为了配合朱炜强完成这部国内纪录片的拍摄,她还是很痛快地接受了节目组的邀请。

  进入黑竹沟的第一天,朱炜强便告诉孟鹭:“荒野生存中,蚯蚓、蛇、蝎子等生物,都是野外生存中的食物。”孟鹭迟疑地问道:“那么这些东西上面,是不是有寄生虫或细菌?”“当然有一定的风险,可是你要知道这是野外生存,这种情况下,你不吃这些,就无法活命!野外的情况下,即便是一点点的蛋白质,你也要摄入,生吃这些食物当然有些不洁,但是与你的命相比孰轻孰重,自然清楚了!”朱炜强还打了一个比方,一个人因饥饿只剩下10分钟的生命,但是摄入这些蛋白之后,就会活11分钟,而这1分钟的宝贵时间,很可能就会有救援人员到来。所以,野外的“食谱”不容置疑,也十分重要。

  黑竹沟内有很多眼镜王蛇,朱炜强将过去吃过的眼镜王蛇的照片,还有眼镜王蛇的习性一一讲解给孟鹭:“眼镜王蛇是世界上最大的毒蛇,它们反应灵敏且非常容易受到刺激,所以即便没有受到威胁,还是有可能攻击动物或是人类。它们受到挑衅时,颈部会昂扬扩张成扁平状,希望能够吓退对手,这个时候,也是它最脆弱的时候……”朱炜强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孟鹭却听得毛骨悚然。

  在云雾缭绕的黑竹沟里,四处是巨大的阔叶树与毛竹。在一处枯叶堆前,行进了4个多小时的两人停了下来,因为朱炜强决定在这里“补充能量”。很快,他便用小刀挖出了一把蚯蚓。朱炜强用手指一捊,蚯蚓肚子里的脏东西便全部弄了出来。接着,他将一根“处理”过的蚯蚓递到孟鹭面前说:“好了,这就是‘蚯蚓刺身’,吃吧!”

  孟鹭差点儿惊叫起来,可是想到以前朱炜强说过的话,她闭起眼睛,真的将这条“蚯蚓刺身”吃了下去。

  看到她眉头紧皱的样子,朱炜强问:“吃下去是什么感觉?”孟鹭都要哭出来了:“冷冷的,苦苦的,很有韧劲儿与嚼头,又有点儿像海蜇皮,脆脆的。”看到孟鹭被折磨得辞不达意,朱炜强哈哈笑了起来。

  宿营的第一天晚上,两人遇到意外的危险。本来睡得好好的,突然之间,朱炜强听到“哞”的一声,荒郊野岭的这一声怪响,让惊醒过来的朱炜强顿时睡意全无。打开帐篷一看,原来,是一只四五百磅的小野牛正在用犄角顶着他的“庇护所”,外层的围布全部变形了。这时,另一处帐篷内的孟鹭也钻了出来,朱炜强连忙示意她别动,因为朱炜强深知,黑竹沟里的野牛具备危险的攻击能力,一个男人即便再健硕,也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就这样,朱炜强与孟鹭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野牛。这只小野牛见两人没有发起“挑战”,过了几分钟慢慢走开了。野牛离去的那一刻,孟鹭才察觉到双脚酸软。

  第二天清晨,两人原本设定好的一条路线,突然中途出现了山体塌方。朱炜强只好放弃了这条路线,从旁边的一座桥上“桥降”下去。朱炜强三下五除二地固定好绳索,然后利落地从桥上降了下去。看到朱炜强先下去了,孟鹭吃了一惊,她原来以为朱炜强会将两个人绑在一起共同“桥降”。朱炜强落到底部,大声地叫她快点儿下来,孟鹭只好一边流泪,一边完成了“桥降”的动作……

  在黑竹沟里穿行的第三天,朱炜强与孟鹭的身上起了很多红色小疹子,朱炜强猜测,可能是他们在路上接触到荨麻一类的植物。这些小伤口在潮湿的情况下,极易产生重度感染。

  朱炜强立即带着孟鹭采集来一些车前草,这种草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是野外常用的应急草药。在一处河滩简单地清洗之后,两人大口地生吃了起来……

  傍晚时分,朱炜强与孟鹭准备“安营扎寨”,没想到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了密集的阵雨。1个小时后,雨停了,可是两人的衣服全都湿透了。阴凉潮湿的环境下,朱炜强在一棵大树下勉强将“庇护所”搭了起来。接着,他取出了包里的打火石,再找来一些箭竹,用小刀把上面的绒穗都刮了下来。可是不管他怎样努力,都无法将箭竹的绒穗点着。点不起火堆,意味着两人无法取暖,更无法将身上的湿衣服烘干,这怎么办呢?

  孟鹭站在旁边,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一切,对朱炜强说:“真是太糟了,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上上下下打量了孟鹭好几眼,朱炜强突然有了灵感:“你还真有可能帮上忙呢!因为你的身上有一处地方还没有湿透。”孟鹭有些惊讶:“是哪里啊?”蹲在地上的朱炜强用手向上指了指:“就是你的头发。”果然,孟鹭割下一小撮“三千烦恼丝”,点着后,火苗一下蹿了起来。原来,头发里含有一定的磷与油脂,很容易点着……

  黑竹沟探险活动结束后,朱炜强对孟鹭说:“你是不是觉得很累,有些体力透支的感觉?”孟鹭却说:“很奇怪,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的惊险,我现在既不饿也不累,反而有一种极其亢奋的感觉。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野外生存竟有这样大的魅力!”孟鹭激动地表示,等到心情完全平复下来,她要将这次非常的生存经历写成一本书。孟鹭对朱炜强说:“这种户外的经历非常珍贵,我相信对一些人的生活将起到很大的启示和励志作用!”

  2015年5月,朱炜强被世界权威户外运动组织授予“全球顶级探险家”称号,成为“荒野生存”运动的亚洲第一人。近日,朱炜强接受了笔者的采访,他表示自己并没有超越人体的极限,只是不断地克服挑战,为了梦想而生存,并将“野外生存”作为一种信仰来奉献给大家。朱炜强说:“荒野中求生让人不断地超越自我,激发出你都想象不到的能量与激情,在这项运动中,你可以深刻地体味到,我的生命我做主……荒野求生乐趣无穷”